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你是我的春闺梦里人

时间:2018-01-06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七盏灯  阅读:

年轻时,我们都曾偷偷的喜欢过一个人。就是那种最动人的喜欢,无关风月,只关于你。这个道理是洛梨安在读了雪小禅《刺青》后才明白的。洛梨安还没有来得及等到自己的春天时就已经遇到了自己的沈家白。

何书南。

是的。何书南。光是这三个字就足以叫她沦陷了,不顾一切的沦陷。

高二七班的何书南。那个有着褐色头发白皮肤瘦瘦的何书南,两片嘴唇生得那么好看,笑起来的时候如照进古城的阳光,薄薄的在青砖铺就的甬道上铺了一层。是那么的干净,那么的清澈,那么的通透,那么的叫人迷恋。

反正洛梨安是迷恋上了这个白皮肤男孩。白皮肤的男孩对女孩子本身就有一种诱惑力和张力,那是与生俱来的。

名字控

最怕的就是迷恋两个字。迷恋什么都好,但就是不要迷恋上一个人,哪怕你是迷恋上了一棵树。一旦迷上了,恋上了,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时,只剩下疼。硬生生的疼。疼到最后,连呼吸都是疼的。

洛梨安遇到何书南时只有十七岁。十七岁是多么美好的年龄,然而美的东西又总是易碎。那个十七岁的洛梨安,安安静静的,像撒落一地的梨花。孤独。忧伤。

如果不是遇到了何书南,那个简单安静的洛梨安或许会比现在更快乐些。他成了她心底的一个秘密,一段心事。是忧郁,是悲伤,是欢喜,是疼。

到头来,不过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

洛梨安永远不会忘记那个下午,那个看似平淡的下午。要是没有这个下午,何书南不会成为她心底的忧伤。

那个下午一切都井然有序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就在下午四点三十分,一个中年男人响亮严肃的声音几乎灌进了全班同学的耳朵里。年轻的英语女教师扭脸看向窗外,蓝皮课本还被她捧在手中。女教师毕竟太年轻,大学刚毕业,呆望着窗外不知所措。

何书南,是何书南,他上课玩手机游戏被学校查勤的领导给抓住了。那个身体发了福头发稀薄的油腻男人正厉声呵斥着何书南。他叫何书南出来。何书南一言不发,桀骜不驯的站着,遮住了一片光。他就那样站着,仿若一头小兽,对所有的一切都是么不屑。你看,他额前的斜刘海盖住半个额头,也是同样的不屑,斜出好看的弧度。那男人拿走了他的黑色智能手机,背着手走时,斜看了他一眼,叫他下课后去找班主任。

何书南还是那样站着,身体遮挡住一片光,眼里全是不屑啊。

洛梨安的心就这样乱了,跟着何书南全乱了?!世上会有这样冷漠桀骜不驯的人吗?这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呢?皮肤那么好,性子那么烈,笑起来的时候唇齿间全是四月里的风啊!

那节英语课,洛梨安没办法再安心的听课了,她的眼里心里竟都是何书南了。

安安静静静的洛梨安更安静了。下课了,其他的女生都在三三两两的闲谈着,只有她书桌子上摊开一本三毛的《万水千山走遍》,眼神却在何书南身上挪不开,偷偷的观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她多么想走进何书南的心里啊,走遍他心里的万水千山。那里会是怎样的山呢?会有怎样的水呢?她不知道。字是一个也看不进去了,虽然她是一个爱书如命的女孩。

后来是没日没夜的想了,拼尽全力的想,发了疯着了魔般的想。她是多么想跟他说一句话啊!哪怕只是一句寻常的话,短短的几个字,就能够让她丧了魂。何书南会跟自己说话吗?答案是不会的。要是说话,她也没有任何理由去主动跟他说上话啊。洛梨安,多么普通的一个女孩,长相一般,左脸中间长着一颗痣。不像其他那些长得漂亮或者能说会道的女孩子一样,能够讨得男孩子的青睐。

洛梨安是卑微的。

张爱玲能够为了自己心仪的男子低到尘埃里。她亦是。低到尘埃里,那是怎样的卑微啊,也只能是喜欢到极致才能有这样的卑微。心甘情愿。入了骨的喜欢。

何书南。何书南。何书南。洛梨安在心底无数遍的默念这三个字。这三个字是一首激昂的乐曲,响彻她整个青春。喜欢一个人,是想靠近他/她的。洛梨安多希望自己能够靠近何书南,离他近一点,然后再近一点。但她只能远远的看着,飞蛾扑火般,什么都不管了,不顾了。还管什么呢?顾什么呢?那是她心底的朱砂痣啊,是白玫瑰也是红玫瑰啊。

名字控

有一天刚下课,何书南像往常一样从走廊上走过去。洛梨安就跟在他的身后,假装不轻意间的跟着。他走路的样子是那么好看,叫人迷恋;头发柔软,也是那么好看,叫人迷恋;咖啡色鞋子,褪了色的牛仔裤,和一件洗的泛了白的红衫子,一切都那么完美,有着说不清的美感。洛梨安知道了何书南夏天里爱穿白灰红黑四种颜色。于是,她逛商店时全买这四种颜色的衣服,也不管自己适不适合。只要是何书南喜欢的颜色她都买来。

洛梨安闻到了何书南身上散发出来的香烟的味道和衣服上散发出来的肥皂味。她的心又乱了。她知道这是只属于何书南才有的味道了。他抽烟。洛梨安喜欢的三毛也抽烟。抽烟的女人有一种扑朔迷离的优美,那么抽烟的男人呢?

高二结束后就重新分配了新的班级。那个寒假洛梨安过的漫长而又忧愁,她一面想着自己开学的打算,毕竟马上就要高考了。一面想着何书南。她一刻也没能忘记何书南。何书南占据了她所有的回忆。她对着天空祈祷,希望开学后教室里会有那张她熟悉的面孔,那张带着几分颓靡又倔强的面孔。

会吗?

结果是令人难过的。洛梨安想她到底是与何书南无缘。多看他几眼上天都不让。她也以为是与他无缘了。除了繁重的试卷外,她的脑袋里再也装不下其他的事情了。何书南。那个何书南。语文课上,她在A4白纸上一遍遍的写何书南这三个字。她的字是好看的柳体。从前她去收作业本时,她见过何书南的字体,细细的,不那么好看,和他一样,也自带几分颓靡和桀骜不驯。但她就是喜欢,仿佛是光,柔软的打在她的心上。洛梨安见到了何书南。在某个楼梯的拐角处,或者热闹的校园里。她近视,但总能老远就认出何书南,那张面孔和那个背影她是多么多么的熟悉啊。

暗恋是两个人的不动声色。是一个人的惊心动魄。

要是她与他无缘,为什么又叫她总能遇到他呢?

某个黄昏,洛梨安又在进入教室的拐角处碰到了何书南。他正漫不经心的走着。一如往日的干净凛冽。只是头发刚理过。嗨,你好啊。这是何书南对洛梨安说过的第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话。只有四个字,两个标点符号。逗号。句号。刚一开始,就结束了。那一刻的洛梨安,傻傻的洛梨安,痴痴的洛梨安,认真的喜欢了一个人一年的洛梨安。没有人能够体会她此刻的心情。何书南已经走远了,她还是一个人呆在那里,想捕捉何书南留在空气里的温度和味道。猛然想起,忘了回一句什么,连微笑都忘记了。洛梨安在一遍一遍责怪自己。没有人看到她偷偷擦去眼角溢出来的一滴眼泪。是难过,是高兴,是疼。

再过五天就要高考了。也许洛梨安这辈子在高考结束后都见不到何书南了。她曾经偷偷的翻过他的微博,知道了他常听陈奕迅的《孤独患者》。她也就喜欢了,一遍遍的听。成了歌单里的单曲循环。边听边落泪,要不是孤独他会爱上这首歌吗?最后一次见到何书南是在距离高考还有三天的时间。她在校园里看到的。何书南跟着他的其他几个好友向西走。她朝东走,一个人。洛梨安偏着头努力的看着这个她喜欢的男孩,那么好,那么好,白白的脖子,柔软的两片嘴唇。她顾不上卑微了,使劲的看着,多看一秒就离他远一秒……直到看不见了。回过头,风灌进衣领里,洛梨安才知道自己哭了。眼泪抖抖簌簌的往下掉。

何书南消失了。从洛梨安的世界里消失了。青春的时候走散了,哪怕你找遍全城也找不到了。洛梨安再也没有遇到何书南。她心里的疼在时间的伤口上慢慢的结了痂。一片片的脱落,又一片片的长出新的皮肉。何以书南风,洛以梨花安。

再见,何书南。缱绻心事,随风散。这是洛梨安送给自己最好的礼物。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