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梅子、洁雅、老丫是最要好的朋友,我们的友谊始于无忧无虑的学生时代,那时候,我是班干部,她们仨儿是我的兵,梅子和洁雅没有多少心机,基本是我说啥她们是啥,从没有不同意见,是我的死党。老丫鬼机灵,总想跳出来管点事,可因为我们三人总站在一条战线上,好见风使舵的她只好无奈地陪绑。

  高中考大学的战役,我们全军覆没,没一个人跃进龙门。当时我家条件不好,要供我复读难度很大,加上我又是高度近视,我主动向家里提出不念了。这正和我父亲的意,双方一拍即合,我们各取方便。梅子是我们中成绩最好的,离录取分数线只差一点点,如果她父母脑子灵活一点,她完全可以走个能分配工作的市属院校,阴差阳错,比她分少的另一位同学都走了,她却和我们一样成了无业游民。因为身体一直太弱,再搏一年也不现实,辉煌的大学梦就此破灭。洁雅的父亲是某单位的小头头,没怎么地就为她安排好了工作,小女孩念太多的书没用,这是她父亲的看法。这样,我们四个陆续走上了各自的工作岗位。

  都是利手利脚的一个人,每月还有一定的收入,那一阵给我们疯的,结伙买衣服,买化妆品,一拿就是四套,商家都对我们刮目相看。时间有的是,唧唧喳喳够了,我们就向外拓展领地,什么冷饮店,咖啡厅,舞厅,都留下了我们疯狂的足迹。当然近郊的旅游景点也被我们逛了个够。年轻人的虚荣得到极大的满足,没考上大学的失落早已消失殆尽。

  我就是在那时跟洁雅学会了抹化妆品,虽然经常画的跟鬼似的,但仍然觉得很美,头发烫成流行的爆炸式,活脱脱一个怪物。不过,拿洁雅的话说,总算开窍了。就因为我这男孩子性格,洁雅曾断言,我找对象一定困难,要找到也一准儿是个娘娘腔。洁雅很会看相的。梅子象《红楼梦》里的林黛玉,长相秀美,弱不禁风,一看就惹人怜爱,跟林黛玉不同的是,梅子生性淳厚,一点也没有使小性和多愁善感的毛病,是男孩子喜欢的类型。老丫是我们四个中最小的,后来考上了职工大学,在那个环境影响下,一向时髦的她最早挎上了男友。

  老丫和男友浪漫地相处了三年,毕业了却准备甩掉人家,各奔东西,我们都觉得可惜,虽然那小子长得不怎么样,智商和老丫差了一个档次,这不正好满足了老丫好管事的领导天赋?况且那人满热情,我嘴快说老丫,黄了你可不怎么样。老丫知道这相当于我们三个的意见,就又和男友言归于好,后来就结了婚。

名字控

  洁雅是个十足的美人坯子,拾掇拾掇比电影明星还漂亮,给我的一张披着头发的照片让我痴痴地看了半天,我要是男孩,那时我一定追她。洁雅看对象时差点和那半擦肩而过,偶然的回首,帅哥和美女擦出了火花。我迟迟没有那种想法,她们三又都心有所属,我们的四人组合只好作鸟兽散。

  我用这段时间修了一张文凭,还带了十年的工资,直到我被减下岗。曾经是最能张罗的我,本想再干点什么,可老公死活不让,按他的想法,我这十年搞政工,只学会了坐办公室,外边谁家缺政委呢,干啥也不行,那么大岁数了,出去被人管制,也挣不了几个钱,不如在家辅导女儿,省了请家教不说,还不用顾保姆了。这样我就做起了专职太太。

  我的老公是别人介绍认识的,第一面我就对眼了。我想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吧。我以前看过好几个对象,哪个都不错,可哪个我都挑出了不少毛病,这些统统是有缘无份的结果。他长相不是多出奇,我长得就欠水准,他还能算是美男,只是因为他口拙,不爱说话,四方大脸,看起来有股男子汉气,满足了我当时急于否定洁雅迷信的断言,当然在我的私心里,刀条子脸指定不行,太爱说话的呱嗒板子也不行,既然不在不行的圈内,那就是行。那年我已经二十五岁,再晚就要跨入老姑娘的行列。我相看得颇为中意,下楼的时候,介绍人婉转地问我的意思,还要我回家征求老人的意见,我可没有一般女孩子的矜持,当下就告诉介绍人说,行,我看不错。丝毫也没想对方不同意怎么办,会有多尴尬,幸亏对方也一下子相中了我,事后我才知道,他是看中了我的爽快、豁达。真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接下来,各自结婚,再后来,就都有了孩子,做了母亲。我和洁雅生了女孩,梅子和老丫各添了儿子,皆大欢喜。我们一起庆祝添人进口。洁雅的帅哥特满意自己家的两位美女。梅子的老公是家里的老幺,却为传宗接代做出了巨大贡献,抱了家里唯一的男丁。我家老公思想解放,对女儿也是爱护有加。老丫就更不用说了,生了儿子把她婆婆乐得当即甩出一万,至此老丫在家里就更打腰了。巧的是,我们三家都住小房,只有老丫命好,嫁了个有楼房的老公。

  老丫和她老公一样,都有点高高在上的派头说出话来也洋气绑绑,我们只有听的份。其实我的领导地位早成了过眼烟云。在经济基础决定一切的时候,老丫飞扬跋扈我完全赞同,谁让咱没本事呢。咱住小房,人家住楼房,咱好容易买了单室,老丫又搬进了三室一厅,咱有啥不服气呢。好憋暗劲的老公知道我过去的历史,总觉得我是因为他穷才令我矮人一等,发誓让我过上好日子。在各自为战的忙碌中,我们四个聚少离多。偶尔通气也是互报平安,像以前一样狂欢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

  日子说快也快,一晃我们从二十出头奔到三十过半,再聚首,我们都发现岁月在自己和别人身上都或多或少添上了印痕。梅子最显老态,她太瘦了,眉梢眼角都有了深刻的皱纹。洁雅会美,遮盖得很好,仿佛还是从前的样子,老丫原来就比我小两岁,善于保养的她看起来更漂亮了,属于饶有风韵的种类,我的形象是最难的,因为四肢发达,大脑贫乏,过早地发福了,脸更是胖得跟肿起来了似的。

  有人说,女人会为男人改变,也有人说女人能够改变男人,我想这要看女人遇见了什么样的男人。我和洁雅遇见的是自己心仪已久的男人,死心塌地唯恐不足,当然主动寻求改变。变得贴近男人需要的类型,变得面目全非,除了骨子里仅存的个性。梅子的老公老实厚道,待梅子有如兄长对小妹,梅子本来就是贤妻良母的类型,对家庭,对孩子,责任加感情,双重锁链牢不可破。因为经济,性格等的原因,我们都成了家庭型的小妇人,只有老丫高瞻远瞩,还一直站在时代的前端。因为接触面广,老丫对于自己的婚姻,总觉得有那么一点缺憾,主要是老公身上缺点什么,心里有了这么个结,她总说,打碎的碗即使用胶沾得再怎么密实,她也熟知裂口在哪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  
友情链接:秒速赛车网址  秒速赛车开奖直播  秒速赛车网址  秒速赛车网址  秒速赛车官网  秒速赛车  秒速赛车  秒速赛车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