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吹开了乌云见太阳

时间:2019-01-29    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timbernerslee  阅读:

前些时间,晚辈们为了让我体验时新的休闲方式,一大早就带我来到了名为“永春泉”的洗浴中心。在公司的迎客大厅门口,一位模特身材的美女,弯腰鞠躬,口中说着:“欢迎光临!”。进大楼时,玻璃大门自动打开,在大堂的门口,又是一位美女同样说着:“欢迎光临!”并鞠躬,颇让人感到自己比平时尊贵了许多。

 

经过一番热情的引导和安排,在更衣室换上了统一式样的桑拿服。虽然已是寒冬时节,强大的空调仿佛使人觉得暖春已经到来,穿着这身短袖套头衫和短裤,丝毫没有寒意,反而觉得舒适宜人。

 

接着,先到三楼的餐厅吃早点。餐厅装潢得极为漂亮,一个十来平米的彩色显示屏十分醒目,不停的播放着各种广告。实行自助餐,各种中西式点心和水果应有尽有,任人选用。如果想要吃特色煮品,只需按一下桌子上的无线呼叫器,服务员会很快来到身旁,介绍品种,恭候选择。无需久等,煮品就会送到面前。

haiyawenxue

 

早餐后,来到洗浴大厅,里面有三个各有约50平米大的浴池,水温分别是37-38,39-40,41-42度,一个约十平米大的电视屏对着洗浴池,不停的播放着新闻和文艺节目。厅外有一个露天泡池,热气腾腾,四周的墙壁装修成花岗岩的悬崖峭壁,形成了一个人造的天然的温泉。客人们可以坐在鹅卵石上,享受在大自然中泡温泉的乐趣。

 

泡够以后,来到温水游泳池大厅游泳。泳池四周还有玫瑰鲜花池,柠檬池和用花岗岩巨石建成的三级瀑布式热水泡池,任人选择浸泡。此外还有一个特别的泡脚池,里面有许多黑灰色的亲亲鱼,最大的不过4-5厘米长。当把脚放入池中时,鱼儿们就会簇拥到脚边,啄食老化的表皮,让人甚感惬意和新奇。

 

午餐时,美味佳肴更是让人眼花缭乱,还真有点不好选择,因为没有足够大的食量来品尝所有的品种。

 

饭后,可以到地热室躺在温暖的硬地板上午休,或是到偌大的休息厅,在舒适的沙发躺椅上睡觉,或者观看供个人使用的闭路电视。躺椅的头和脚的高度可以用按钮来调节,服务员不时的送来饮料。

 

午休后,可以到电脑室上网聊天,玩电子游戏,看新闻,也可以到健身房使用各种器械健身,或是到游戏室玩游戏。还有儿童乐园供家长带孩子们去嬉戏游玩。另外,有阅览室供喜欢看书的人去消遣,结伴而来的朋友们可以到中央音乐厅小聚,或是到棋牌室博弈。客人们亦可到餐厅品尝咖啡,或喝茶吃糕点。

 

晚饭后,演出厅里有民族歌舞表演,搞笑的小品会让人笑破肚皮。演出结束时,总经理致词:“……‘永春泉’让各位享受共产主义式的服务,谢谢光临!”他的这番讲话,使我不禁想起了数十年来关于“共产主义”的演变,让人感慨万分。

 

1950年代,考入初中时,与小学课程最大的差异就是增加了政治课。记得老师引导着学生们学习马克思主义,讲授社会发展史,工人阶级的伟大和大公无私,以及人类社会最终都要进入共产主义,等等。那时,多数同学们都只是些12岁大小的娃娃,还带着红领巾,根本就听不懂这些大道理。不过当老师描绘共产主义的美好生活时,大家还是充满了好奇心和丰富的想象力。老师说:“到了共产主义社会,物质像洪水般的流出,极大的丰富,想要啥就有啥,想吃啥就吃啥,实行‘各取所需’。”有个同学天真的问:“老师,到那时我想天天吃鸡蛋,可以吗?”老师答:“可以呀,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各种美食任你享用!”同学们兴奋得“哦,哦”直叫。老师得意的调侃说:“你现在要好好学习做广播体操哟,到那时,如果你吃得太多,才能够做广播操来帮助消化呀!”引得同学们哄堂大笑。

 

haiyawenxue

念高中的时候,又学习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学说。此时,分配原则变成了“按需分配”。有个同学问:“老师,以前学的是‘各取所需’,怎么变成了‘按需分配’呢?”老师严肃的说:“那是错误的说法!怎么能各取所需呢?!你不是医生,难道你也要拥有一个听诊器吗?只有医生才需要,所以听诊器只能分配给医生。”高中生已经有一定的思辨能力了,那位同学不服气,继续问:“人人都想环球旅行,到了共产主义,谁才需要旅游,谁不需要旅游呢?”老师被难住了,无法解释。为了维护他个人的尊严和面子,他严厉的训斥:“吃喝玩乐是资产阶级思想,共产主义不允许有资产阶级思想,人们也不会有资产阶级思想,人人都只会自觉的为社会奉献,不会追求个人的享乐。”进而威胁说:“你在讲歪道理,你的思想有问题,你这是诋毁马克思主义!提醒你注意,马克思主义也是关于专政的学说,主张对敌人实行镇压!”天堂般的共产主义,被他阐述成了违反人性的暴力乌托邦,而且还如此淋漓尽致。这个原先教数学的老师,因为讲课时经常出错,教科书上的许多习题他都做不出来,被迫改行教政治。教数学不给力,挥舞政治棍子倒是得心应手。

 

1958年全国大跃进,口号是“跑步进入共产主义”。那时俄语老师教大家唱的一首歌这样形容:

 

Хорошаякоммунамоя(我的公社好),

 

Хорошаякоммунамоя(我的公社好).

 

Онамоствнебо(她是通往天堂的桥梁),

 

Онамоствнебо(她是通向天堂的桥梁).

 

Ялюблюсвоюкоммуну(我爱自己的公社).

 

大家真的以为共产主义很快就要实现了。

 

有一次我和一些同学被指派到学校附近的农村协助搬运粮食。中午,大家要回学校吃饭,生产队长说:“别回去了,就在我们的食堂吃。”有个同学对他说:“我们没有带粮票。”队长惊诧的回应:“都已经进入共产主义了,哪里还要粮票?!随便吃就是了。”可是,除了香喷喷的新米饭和米汤外,没有佐餐的菜蔬。此时才知道,在农民的心目中,只要能在公共食堂吃上不花钱的饭,那就是共产主义了。

 

1959年春耕前,老师安排我和同学去一个示范村,观摩学习建造沼气池的技术,也在生产队的食堂吃中饭。那时农村已经青黄不接了,大米早已吃光,为了饱肚子,社员们把还未完全成熟的小麦提前收割,来不及让麦子风干或是晒干后磨成面粉,而是直接把麦粒蒸煮后食用。尽管每个社员只能分到很少的一份被称为“麦拉饭”的主食,可是人们早已经在打饭的窗口前,排成了长长的队伍,等待领取。这一次我们要交钱和粮票了。第二天大便里满是消化不掉的麦粒。农村共产主义竟然变成了一齐饿肚子。

 

进大学以后,又再一次的学习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学说。那时的理论提出,共产主义要经过一个漫长的历史时期才能实现,不仅要艰苦奋斗,还要坚持阶级斗争。进而指出,全世界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我们有责任和义务支援他们革命,只有全世界都解放了,全人类才能进入共产主义。这无异于告诫,别想过上好日子,勒紧裤带充当救世主才有意义。

 

工作以后,在一次全县干部的大会上,为了激励大家憧憬美好的未来,县领导这样解读:“共产主义就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就是说,能住上楼房,用上电灯,还拥有私人电话,那就是最美好的共产主义生活了。并且强调:“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一旦被亿万人民群众所掌握,就要变成无穷无尽的力量,共产主义一定会很快实现。”

 

经历1960年前后的全民大饥荒和文革的大动乱以后,几经折腾的中国人发现,世界并没有发生全球大革命,我们自己却因为不断的阶级斗争而越来越穷,生活远远不如水深火热中的台湾和香港同胞,那些丧尽天良的家伙于人民的死活不顾,还在叫嚣“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激进的普通百姓终于抑制不住满腔的怒火,在天安门前呐喊:“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洒泪祭雄杰,扬眉剑出鞘。中国已经不是过去的中国,人民也不是愚不可及,秦皇的封建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敲响了封建法西斯王朝的丧钟。

 

“四人帮”倒台以后,胆大的农民冒着杀头和坐牢的风险,分田到户,实行单干,从此吃上了饱饭,百姓允许经商办企业,渐渐富了起来。中国人用自己的实践,证明了所谓“小农经济是产生资本主义的温床”,只不过是恫吓民众的歪理邪说,“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则是煽动仇恨、制造冤案和践踏人权的乱世理论,只有不信神、不信邪,大胆的走创新的特色道路,才能过上好日子。

 

亿万人民一旦砸碎了精神枷锁而重获自由,就会迸发出无穷无尽的力量。如今,亿万家庭实现了“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许多人家的彩电、冰箱和轿车已经更新换代,出国旅游成了普通人休闲度假的方式,根本算不上新鲜事。人们的生活,远远超过了以往政治课中所描绘的“共产主义”的水平。

 

haiyawenxue

实干兴邦,空谈误国,乱干则祸国殃民。毋庸置疑,彻底抛弃了暴力乌托邦的中国人,生活将会越来越好,越来越幸福。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