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你在北京的早上挤地铁:当优雅变得狼狈不堪时

时间:2017-03-17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陈小琛  阅读:

1.

昨天下午的时候,薛晨收到一条短信,显示9500元已经到账。

月薪12000,扣掉各种钱,还剩这么多。这是薛晨加薪升职后,第一次拿到这么多薪水。来京三年了,从月薪2500到5000,到7000,到8000,历经几次跳槽,终于迎来了自己月薪过万的日子。

这点薪水在北京不值一提,但对于她来说,算是迈向了人生新阶段。然后朝着月入两万,五万……更高的目标前进。

从月初她就决定,要对自己的生活进行升级,做个精致的女人,活得有质量。之前的她,就是个土妞,过得很随意,吃穿用都不讲究。所以她搬离之前的合租房,独自租了间两居室,花去了5000元,还把手机和电脑都换成了苹果的,并逛了几次商场,买了很多的衣服、化妆品。都是很贵的,她的同事赵莹说,女人就应该贵一点。

赵莹是公司里最爱打扮自己的姑娘,衣服不重样,从来都不愿亏待自己,不便宜自己。大家都猜测她是富二代,或者傍大款,毕竟她薪水一般。有人说,她是个网红,有其他赚钱渠道,所以舍得花钱。还有人说,她穿的其实都是A货。

名字控

当买完这些东西,已经欠银行很多钱了,薛晨算了算,工资到账后还掉信用卡的钱,还剩3000元。想想以后的房租,以及维持体面一点的生活,自己并不轻松。该省的时候,还得省,你还很穷,她对自己说。

到了晚上,薛晨收到陈总微信,明天去国贸一起见重要的客户,还嘱咐一定要体面一些,你代表着公司的形象。这是她升职后的,第一次代表公司去谈业务,十分的重视和小心。有了这个月的形象升级,她多了份自信。

2.

早晨薛晨精心把自己打扮了一番,这一身行头,至少几万块,镜子中的自己,相比过去已经蜕变成一个优雅精致端庄的职业女性,她笑了笑,对自己很满意。拿上包,又把macbook塞进去,匆匆出门了。

她想打车去,看了看路程和价钱后,又放弃了,目前来说的,能省就省吧。于是她就奔向了地铁。郭公庄是个始发车站,同时也是个换成车站,走进去每个门都沾满了人,大家都焦急等待着,做好了冲锋准备,等车门一开,原本斯文的他们立刻就会快步疾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占仅有的两排座位,抢到的坐上去又恢复先前的斯文。还有一批人,明明还能进去,却“钉在”门口一样低头刷手机,挡着后面的路,不用说,他们在等待下一趟车的冲锋。

在高峰的北京,能有一个座,简直比什么都幸运。

在拥挤的始发站,要想有一个座,你要丢掉前一秒的优雅和斯文,跑得快才行。

薛晨平时也是其中的一员,但今天她想优雅一些,自从穿上这身行头,这么精致的妆容,整个人都不敢太随意了。在别人蜂拥而进后,她才走了进去,在里面找了个位置站好,整理了衣服,看到了玻璃种的自己,自恋地欣赏了一会。

丰台科技园上了一批人,薛晨往里挪了挪。

科怡路又上来一批人,车厢里已经没什么空地了,空气变得浑浊起来。一个眼镜男被挤到了她的跟前,两人正好面对面,薛晨看了他一眼,眼镜男似乎有些尴尬,努力转向另一边。

丰台东大街又上来一批人,连空隙都不多了,而外边的人似乎并不考虑里面人的情绪和感受,依然往里挤,拼命挤,他们知道,不挤就要等下一辆,而下一辆同样如此,所以能挤得上,一定要拼命往上挤,还谈什么优雅,早已顾不上了。

薛晨感觉自己要被挤变形了,并随着车的惯性摇摆,但不用担心会摔倒,周围人这堵人肉墙很结实。她只是担心白色新衣服被挤变形,脏掉,担心精致的妆容已经出汗而毁于一旦。怨谁呢,人家又不是故意要挤你,谁让你想要精致又来挤高峰时的地铁。

3.

“往里走呀,再挤挤嘛。”

“挤什么挤,再挤都要飞起来了。”

名字控

在六里桥,下了一批人,薛晨以为要轻松了点,准备补妆,没想到重新挤进来更多的人,门口的人为小小的领地似乎要争吵起来,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刚才那个眼镜男又被挤到了她的面对面,她用余光看着他,能感到到,他时而会偷偷地看自己,又很克制,没什么让她感到不礼貌的地方。

他们的皮肤贴着,被拥挤挤走了最后的一丝距离,带着温度和汗水的湿度,没办法,只能忍受这样的异性亲密接触,于是,假装低头看手机,只希望下一阵能够轻松一些。可通往北京西站的那段路,车开得慢慢悠悠的,让人心情急躁。里面的人不断有人说,下吗,让让吧,于是薛晨在被极度压缩的空间,再次被挤到要变形,那刻她好想骂人呀。

彼时,不远处的一个门口倒是“爆炸”了。

“你烦不烦,不要挤我好吗?衣服都弄脏了,很贵的。”一个姑娘嚷道。

“我是故意的吗,这么人。再说,穿这么好,急什么地铁,装!”一个大叔不甘示弱。

薛晨觉得声音很熟悉,循声望去,发现居然是同事赵莹,她正在和一个不修边幅的大叔吵。赵莹怎么会在这里,她每天也是挤地铁上班。薛晨原本以为,像她这么注重生活品质的姑娘人,一定有自己的车,或者打车上班。薛晨也去打招呼,或者劝架,可能这个时候出现,才最让对方感到尴尬。只能假装没看见。

“市井小民,坐一趟地铁,真他妈的受罪,”一个油头粉面的家伙,在旁边插话。

“你说谁呢。”那位大叔怒火转向他。

“我说你们呢,没素质,都是穷鬼。”

“装什么有钱人。”赵莹像是被侮辱了一般。

“我若不是,算了,没时间和你们见识。”那人说了半句停住了,耸耸肩,也不在乎周围的目光。

北京西站到了,广播响起。一大波人往外冲,没几秒后,又一大波人往里挤,有很多拿着包裹的民工,大家的领地又重新划分,薛晨却死死站在靠近左侧的车门,因为她下一站要车了,到时必须使用洪荒之力估计才能出得去。

拥挤中,她不幸被谁踩了一脚,漂亮的鞋子上斑斑点点。她有些懊恼。

4.

他叫张小白,此刻在拥挤的9号线挤地铁。

张小白是个单身狗,在家宅了几个月后,他要去一家新公司报道。算起来,自从上次辞职后,已经两个月没上班了,有点小积蓄,但没什么大钱。别人都是找到了下家才辞职,他每次都是裸辞再找。他习惯了无拘无束的自由,不想一直处于上班的压力中,想有一段缓冲的时间。就像他一直单身,是怕害怕目前的状态没办法谈一场有质量的恋爱,当然更多的时候,是自卑成为了惯性,怕被拒绝。

越是这样,越是很难走向人生巅峰。优秀的人,会给自己压力,不断进行人生升级。

越是这样,越单身,越找不到女朋友。优秀的人,自信满满,勇于追求喜欢的姑娘。

有段时间,他特别渴望爱情,特别想亲近姑娘。可只是想想罢了,什么都没做,谁也没去追,继续过自己的单身生活。然而内心却波澜不惊,走在大街上,公交上,火车上,地铁里,每每看到有感觉的姑娘,就开始各种幻想,小鹿乱撞,幻想着各种邂逅,幻想那是自己女朋友,甚至艳遇一场,啪啪啪。

不过,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平静如水,无异于任何路人。他在自己的世界里,与这个城市的很多姑娘,进行着一场场情感和身体的碰撞,然后转瞬即逝,忘记了模样。

就在刚才,他在地铁里看到一个很有感觉的姑娘,是他理想女朋友的样子。他们离得是那么近,近到伸手可以拥抱,近到能感受对方的呼吸,近到一度亲密接触,身体位贴在一起。这若是在大街上,一定是性骚扰,可这是在地铁里,他无意冒犯谁。他静静地站在不动,内心却来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想象。有那么一刻,他真的想在她漂亮的脸庞上,亲上一口。很快,他们就被人流冲开了距离,他有点小失落。

张小白开始想,如果有一天,他们能够在生活里相遇,并且追求她,有可能吗?他注意到,她穿得很精致,猜测一定是个活得有质量的姑娘,他的自卑又开始占据了自己的想象,变得更加的失落。

他想,是时候逼自己一把了,是时候谈场恋爱了。

5.

她叫赵莹,刚才在拥挤的地铁里与别人吵了一架,不对,是两架。

今天她也够倒霉的,搬家后早上挤地铁,没想到这么拥挤,还遇到两个奇葩。之前她住在三环以内,与一个同学合租了一个高档小区小单间,房租不便宜,但不整租也不算贵,还能享受优越的环境和便利的交通。

可她们撕逼了,对方怀疑赵莹偷了自己的衣服。她感觉自己的人格被侮辱了,虽然她看上很物质,喜欢名牌包包和衣服,但她从来就没偷过别人东西。

一气之下,赵莹就自己搬了出来。可是,在市区一个人租房子,她真觉得贵,何况她月薪才8000元,不想在租房这块支出太多,要留出大部分钱供自己消费,维持体面的生活。但一时找不到合租的人,只好搬到了接近五环的郊区租房子,每天要挤地铁上班。

有人说她富二代,如果真是,那就不用这么苦逼了。

有人见她花钱大手大脚,过得很精致,就猜测她傍大款。其实她没有,一个女权主义者,只是实力还没配得上自己期待的生活,只能维持一半的体面。

名字控

有人说她是网红,月入10万+,可惜没网红命呀,谁不想红呀。

她很穷的,根本买不起那么多贵的衣服,除了化妆品,她有不少衣服包包其实是与别人共享,她加入一个共享群,大家的衣服包包可以互相交换穿。这样就可以花很少的钱,享受高价的生活体验,绝对不是A货。

但她真的很累,明明很穷,还得把最好的一面给大家,不得不在另一方面过得狼狈不堪。就在刚才,她与两个人因为拥挤吵架,一个生活精致的女人,怎么会挤地铁,可事实上,她又和那些人有什么区别。

她累了,想过一些真实的生活。听说薛晨整租了个两居室,很想问问她合租吗。

 

你在北京的早上挤地铁:当优雅变得狼狈不堪时_www.haiyawenxue.com

 

6.

他叫赵小伟,刚刚与两个人吵了一架。

他觉得,坐地铁的都是穷鬼,有钱又体面的人,绝对不会坐这么糟糕的交通工具。简直一点尊严都没有,跌份儿。刚才那句没说完的半句话是:如果不是刚才被抢,老子也不至于落得这般地步。

昨天晚上他和朋友飙车,早晨把车停在路边去上厕所,一个飞车贼把他的包抢走了,里面有手机、现金、身份证和车钥匙,他全身摸了摸,一毛钱都没有了。车就在旁边,却开不走,想打电话求助,没手机,想回家没钱打车。

满大街都是人,随便找个人借手机都能打电话。可他放不下自己的脸面,跌份儿,他想走回去,那么远呢。最后没办法,向路人借手机打电话,可能态度不那么温和,很多人都懒得理他,一个小朋友想借他,却被一旁的奶奶拉走了。

他有一种身无分文要流落街头的感觉。不过,在口袋里摸出一个公交卡来,可能是刚才小偷良心发现,留给他的。于是,他就拿着公交卡坐地铁回家,算起来,他已经有很多年没坐过地铁了,从小都是车接车送,长大了就自己开车。

没想到这地铁是这么挤呀,什么人都一拥而上,仿佛使劲儿往自己身上贴一样,让他好讨厌。在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风光掉进了泥土里,没有人奉承他,讨好他,更不会有人给他腾出地方。

他想忍半小时就好了。

可不曾想到,他以后就要过这样的生活了。几个月后,他爸爸的公司破产,欠了很多债,那辆车也拿出抵债了,他往那张公交卡里冲了100元钱。

7.

拥挤让每个人在这一刻,没了尊严和体面,变得世俗和狼狈不堪。

拥挤,又让这个城市的每一个人,在这一刻都平等了。穷的,富的,漂亮的,丑的,领导,下属,官员,明星,他们在其他地方所享有的特权,享受崇拜的,耀武扬威的,现在都变得一文不值,《北京折叠》里的多层社会,在这里变成了一层。

8.

军事博物馆薛晨终于松了口气,下车转一号线。她就像刚刚从牢笼里挣脱一般,感觉整个人已经凌乱了,出门前的那份精致少了很多。好不容易赶到了国贸,找了半天才,迟到了几分钟,陈总有些不悦,说昨天就提醒你,好好准备下,你还是那么随意。

薛晨感觉好冤呀,也不好解释什么。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努力赚钱,过有更尊严和体面的生活,争取年底月入两万,然后明年买辆代步车。

第二天上班,她发现那个眼镜男成为了自己同事,在策划部做文案。后来,张小白加她微信,有想追她的念头,她有些冷淡,薛晨不讨厌他,只是她在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包括爱情。

赵莹某天和她说,想不想合租呀,薛晨想了想,婉拒了。

本文已获作者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简介:陈小琛(读chen),作家经纪,出版合集《每一个认真生活的人,都值得被认真对待》。微博:陈同学-作家经纪 公众号:借你碾压庸碌的鲜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