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不要让父母的爱如此卑微

时间:2016-09-19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三三  阅读:

  那一日,我看到这样一幕情景:

  午夜时分,长途汽车站,一位头发花白的中年女人,满脸愁容地拉着她对面的一位高中生模样的女孩儿,嘴里不停地在絮叨着什么。女孩儿一脸冷漠和不耐烦。不知道那女人说了句什么,惹女孩儿不高兴了,女孩儿突然把手一甩,转过身去,背对着女人。女人嗫嚅了几下,没有出声,默默地站在女孩儿身后。

  随着一阵刺耳的喇叭声,汽车进站了。女人浑身哆嗦了一下,正要说点什么,女孩一挥手,消失在滚滚的人流中。

  直到汽车已经走出好远,女人还愣愣地站在黑暗里,一动不动。

  不用猜,这肯定是一位母亲。

  世上,只有那个叫做母亲的人,才会爱得如此卑微。

名字控

  果不其然,和女人的交流中,我了解到:那女孩儿是她女儿。由于高考失利,心情低落,自己一个人出去散心。母亲不放心,想陪着去,她拒绝了。

  就像龙应台在背影里说的,“所谓父母,就是那不断对着背影既欣喜又悲伤,想追回拥抱又不敢声张的人。”

  这让我想起了一位友人。

  他的儿子刚刚上班,就犯了一次大错,给单位造成很大损失,受到领导严厉批评。

  从那以后,她儿子生怕再出什么差错,变得小心翼翼。结果,越害怕,越出错,甚至出现恐惧症。只要领导一给他派任务,他就浑身哆嗦。最后,领导终于失去耐心,把他调到一个可有可无的部门,闲置起来。

  从小学到大学,一路顺风顺水的儿子,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一下子抑郁了。

  过了段时间,当我再看到这位友人时,吓了我一跳。她人不仅瘦了整整一圈,白头发也一下子增加了好多。整个人都变了样。

  后来我才知道,她不放心儿子的状况,但又怕儿子反感。于是,她编造各种谎言,坐几千里的长途,不断地往儿子在的地方跑。只为了看他一眼,给他说句话。

  没人知道,晕车晕到坐几里地都要呕吐的她,是如何克服几千里的长途跋涉的。

  后来,实在编造不出谎言去看儿子了。她就向单位请了假,偷偷跑到儿子工作的地方,在儿子单位的对面,租了一间房子。这样,每天能清楚地看到儿子的细微变化。只要稍有异常,她就第一时间把电话打过去,陪他聊天,听他发泄。

  怕儿子看到,她白天都不敢出门。

  就这样,半年过去,在她的关注下,儿子终于走出了阴霾。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她也终于长出一口气,悄悄打道回府。

  这样的情节,想起史铁生关于母亲的回忆,“我在这园子里呆得太久了,母亲就来找我。她来找我又不想让我发觉,只要见我还好好地在这园子里,她就悄悄转身回去。”

  这又好像在说我的母亲。

  小时候,我体弱多病。每天上学去,母亲总是焦虑地跟在我的后面,走出很远。有几次,被我发现,给她发了脾气。她再跟着我时,就变得小心翼翼,躲躲闪闪。有几次,我一回头,只看到母亲一个悄然转身的背影。

名字控

  我不知道,我的身后,背负了母亲多少不安与忧伤。

  这样的不安,在我长大离家后,还在持续。

  在一次无意中,母亲听到我说检查身体查出了纤维瘤。她立刻慌张起来,“什么叫纤维瘤?”

  “说了你也不知道”

  “没事吧?”

  “没事。”

  “没骗我吧?”母亲依然怀着不安的神情,认真地问我。

  “没有啦。”

  母亲听出了我的不耐烦,不再往下问。

  从那以后,每天凌晨,我都会接到母亲的一个电话,电话的内容永远是这几个字,“三儿,你还好吧?”,“哦,我没事。”然后,就挂断。

  这样的对话,持续了好长时间。许多次,母亲拿起电话,听到我朦胧的睡意,就很歉疚地说,“我没事,你接着睡吧!”

  当时,我只是认为母亲年龄大了,睡眠少了。后来我才知道,这电话里面,隐藏着一个母亲多少的焦虑与不安。

  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像父母一样,爱我们如生命。他们密切关注着我们。我们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们的眼睛。他们会因我们笑而笑,因我们哭而哭,因我们病而病。他们希望走进我们的世界,分担我们的痛苦与忧伤。只是,长大后,我们的世界,早已对他们关闭。

  看不懂我们所思所想,又怕不停地追问,给我们带来纷扰。于是,当我们遇到问题时,他们只好躲在我们生活外的一角,妄自猜测、焦虑与忧伤。

  其实,只要我们稍微有点耐心,回过头来,给身后的父母一个安心的解释,一个温情的拥抱,他们就会如释重负,安然入眠。

  让父母安心,是我们最大的责任。让父母的爱变得不再卑微,也只欠一个回身的距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