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血河 三十五

时间:2018-07-16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任明真  阅读:

刘唤弟回家的时候,看到奶奶的白发又多了一些。眼睛也开始变得浑浊。她发现今年奶奶老得特别快,像一棵秋天的老杨树,风一吹就能掉下很多叶子。

大姐刘小娟自从上了大学就没有回来过,自己住校也是一个月才能回来一次,奶奶一个人在家真是太不容易了,虽然只能在家两天,她也想尽量帮奶奶多干些活。

屋里屋外到处打扫了一遍,喂好了猪,又做好了饭,她先给奶奶盛了一碗。

人老了话也就多了,更何况家里很少有人回来,碗里的饭刚吃了一半,她的话就已经说了一箩筐。

唤弟记得小时候奶奶是反对吃饭时说话的,说什么吃饭不言,睡觉不语,可是她现在好像早就忘了这个规定,唠叨起来没完没了。

名字控

“一会吃了饭,你把家里那几斤豆饼给你老蔫大爷送去,一年两季总用人家的马车拉庄稼,也过意不去,给他的马添点饲料长长膘,虽然是给畜牲吃的,长的是人情。”停顿了一下她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对了,你巧云姐回来有一阵子了……”

“巧云姐回来了?”听到巧云回家的消息,唤弟眼里闪过一丝亮光,胡乱扒了几口碗里的饭,把碗往桌子上一放“奶奶,我去看看巧云姐,一会儿回来再洗碗。”

“你把口袋里的豆饼带上……”

奶奶在后面叫着,可是唤弟早已出了大门,跑的没影了。听到巧云姐回来的消息,她恨不得能像一只燕子那样一扇翅膀就到了巧云家里。

刘老蔫这两年给砖厂拉砖挣下了不少钱,盖起了五间新瓦房,修起了新门楼,可是房子和门楼是新的,院子里却总是脏兮兮的,去他家的人一不小心就能踩到鸡屎,马粪,不过现在变了,院子里突然打扫得干干净净,收拾的利利索索,邻居有时来串门会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

巧云娘正在院子东南角的菜地里拔草,她还是那千年不变的鸡窝头,只是身上的衣服整洁了不少。

“大娘,巧云姐回来了吗?”

抬起头看是唤弟,巧云娘脸上露出了笑容:“是唤弟呀!,回来了!在屋里呢,她现在就像地主家的小姐,大门都不愿意出……”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巧云已经站在了屋门口。

“唤弟!”

“巧云姐!”

刘唤弟不知道当时的她就像一只小鸟一样扑了上去,两个人的手紧紧地拉在一起,眼角都有些湿润。这对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姐妹,已经分别了五年,这五年里,都有了很大的变化,唯一没有变的就是心里那份牵挂。

巧云已出落的亭亭玉立,修长的身材穿着一件米白色的上衣,乌黑的头发,简单的扎在脑后,细细的弯月眉下,有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面容清秀,只是雪白的肌肤似乎少了点血色,让人看一眼就会心疼。

“巧云姐,你终于回来啦!”

“她姑死了,不回来也得回来了。”巧云娘在一边接过了话茬“唉,我那可怜的哑巴兄弟啊!以后可怎么把三个孩子拉扯成人……”

名字控

巧云的姑姑死了,唤弟听了心里咯噔一下,突然觉得生命是如此脆弱,好好一个人突然就能说没了就没了,人生真是无常,因为有了死亡,一切都是悲剧。

巧云把她拉回了自己住的房间,她住在西套间,除了一张床和一个衣柜,一套桌椅之外,没有别的摆设,洁白的墙壁上连一幅画都没有,显得有些空旷。床上铺着粉红色的床单,上面是牡丹花的图案,空气里飘着淡淡地香皂气息,两人挨着一起坐在了床边。

“巧云姐,这么多年我都想死你了,你怎么也不回来?”

巧云轻轻咬了咬嘴唇:“这不是回来了吗?俺娘说你现在都读高中了,成绩怎么样?还像以前一样好吧!”

“高中差点就没念成。”唤弟把升高中时遇到的事情向巧云说了一遍。

“现在不是好了吗,都过去了。”

“可是高三我还是会遇到相同的问题,而且更难解决……”

“别发愁,过年等大旺叔回来了,让他想办法把户口给你报了不就行了。”

话说起来是容易,可现实哪有那么简单。唤弟突然觉得刚见面就说这些烦恼的事太不应该,赶紧换话题。

“巧云姐,你送我的那个泥人我还好好保存着呢!很久没看过你捏泥人了,以前我也没学会,以后你再教我吧?”

“行,那也得等你有空的时候,你现在上高中功课太多,耽误不得。”

“放假的时候就会有空了,那时我们还像小时候一样,天天在一起玩。”

提到小时候,巧云也很高兴,连连点头。

“好”

“你还记得林大叔的儿子林淼不?他现在长得可高了,都比他爸还高了。”

唤弟想起小时候他们三个人在一起捏过小兔子。

“记得,就是很久没见过了。”

“他现在跟我一个班,还有村长的儿子,别人是往高处长,他却往宽里长,现在比以前还胖了。”

“他家有钱吃的好,想不胖也难,他们一家不都是胖子吗?”巧云也笑了,笑得很好看。

“我看主要问题是他懒,不爱活动,缺少锻炼。”

“人家娇生惯养又不用干活,不过也有的人啊喝凉水都能长胖,好像气球一样,一不小心就能吹大了。”

“他啊就是懒的,在学校早操都常常偷懒不做。”

“他家的楼盖的真漂亮,几年的时间咱们村的变化也真大,那么多人家盖起了楼房。”

要不是巧云提起,唤弟还真的从来没有在意,现在想想还真是,刘庄几十户人家,已经有十几家盖起了楼房,而且好像都在较着劲儿似的,一家比一家的盖得漂亮,盖得气派,都想把别人比下去。

两个小姐妹正在屋子里叽叽喳喳亲热说话的时候,大门外有人来了。

“有人吗?”

刘唤弟顺着声音望去,只见村里的刘媒婆,一身喜庆打扮,头发梳理的光亮不乱,兴冲冲地走进院里。她眉眼轻挑,目光先四下网罗了一番,没等巧云娘开口,把能夸的不能夸的全夸了一遍。别看她已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身材却不胖不瘦,完全颠覆了传统媒婆的形象。

“谁啊!”巧云娘在院子里应了一声。

“是我啊,大妹子!”

“是刘大姐啊!你可有空来了,前几天跟你说的事儿怎么样啊!有了着落没有?”

名字控

“没着落的话我有脸来见你吗?”

刘媒婆习惯性地拍了拍自己的衣襟,虽然上面没有一点灰尘。

巧云娘赶紧放下手里的活,把刘媒婆让到了堂屋,让座以后又给倒了一碗糖水。

刘媒婆也不客气,端起碗一气喝了一半,这才抹了抹嘴打开了话匣子。

“要说你这事可真难住了我,本来是件大好事,一提起咱巧云的长相那是没说的,可是一说到是谁家闺女,那脸当时就拉得像马脸似的,好像和我有八辈子的仇,就差把我赶出来了,也有那小伙子图咱巧云的长得俊不在乎那桩事的,可是人家爹娘又说什么也不愿意,说这还没娶过门就伤风败俗,真娶了这样的媳妇以后怎么抬头见人?唉,你说本来吧!这家丑不可外扬,可说来说去毕竟纸包不住火,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这人多嘴杂,添油加醋说什么的都有,事情都过这么多年了,还就没消停下来,这记性咋就都这么好呢!”

“巧云姐,这是要给你找婆家吧?”唤弟推了巧云一下。

“别管她,前几天就来过一次,烦人,我才不要找人家。”巧云的脸上说不清是害羞还是别的什么。

巧云娘又给添满了水。

“这可怎么办呢?”

巧云娘露出一丝惶恐的神色,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村妇女与人相处从来就没有一点心机,常常是人家说什么她就听什么。

“你别急啊,大妹子!”刘媒婆拍了一下自己的膝盖。

“这能不急吗?孩子今年都二十了,再加上以前那窝心事,这往后越大越不好找人家啊!”

“你看,这我也没白跑不是,这几天下来,还真的找到了个合适的人家。”

“真的?”

巧云娘脸上的阴云顿时散去了。

“给你我还能说假吗大妹子。”

“是哪村的人家?”

“还哪村呢!这说来也是无巧不成书,就是我娘家的一个本家侄子,今年三十八了,这不前年老婆死了,撇下一个十三岁的小子,怕随随便便给孩子找个后妈会虐待孩子,就想找个知根知底儿的,我一说咱家巧云的事啊,人家也不嫌弃,我这一合计啊!这一对儿要是真能在一起,那可真是天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合适的很。”

巧云娘一听说对方那么大了,还带着个孩子,心里就有些犹豫了。

刘媒婆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思:“我这本家侄子除了人长得黑了点,那赚钱可是一把好手,自己买了个拖拉机跑运输,一年怎么也能弄个几万块钱,再说了,这男人大点有什么不好?岁数大点的男人才知冷知热会疼人呢!你看那些毛头小子,哪个不是只顾着自己,哪有一个会疼媳妇的?”

“要说这话倒也在理儿,她爹就比我大十几岁,家里什么事还真是都得听我的。”

“我说就是吧,这女人一辈子啊!就得找个会疼自己的男人,我侄子你放心,不光巧云过了门儿享福,你这个做丈母娘的以后不也是跟着吃香的喝辣的。”

“这人脾气咋样呢?”

“这你就放心了,自己的侄子我心里比谁可都清楚,心眼儿好的很,不抽烟,就是有时喝点酒,别的是一点毛病也没有。”

“可是我总觉得巧云过了门儿就当后妈,闺女这心里也不舒坦。”

“大妹子咋能这么说呢!巧云这闺女心眼儿好,她对孩子好,孩子能往她身上使坏吗?”刘媒婆又压低了声音“人家可还说了,只要这亲事能定下来,先送两万块钱彩礼过来。”

两万块钱可不是个小数目,巧云娘动心了:“那这可就拜托大姐你了,往后怎么着,你安排吧!”

刘媒婆也很高兴。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事要成了以后咱们就是亲戚了,再说了,十里八村谁不知道大妹子你和老蔫是出了名的老实人,为这事就是给你跑断腿,我也乐意,我是一心给你帮忙,也不图个什么,俗话说得好人行好事,莫问前程,老蔫回来你们两口子商量下,要是能成就给我个准信儿。”

“行,那就多麻烦你了,让你跑来跑去的。”

“麻烦什么,我生来就这跑腿的命,一天不跑还不舒坦呢!咱就这么定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巧云娘把刘媒婆送出了院子,又去菜地里拔草了,她满脑子全是两万块钱彩礼飘来飘去,把发芽不久的白菜苗都拔了几颗。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