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无处安放的爱情

时间:2014-06-27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谢道春  阅读:

  列车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小站,难得的要停留10分钟,安然揉了揉仍有些发胀的头,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眼前一望无际的绿草地让她心情大好,感觉头疼也好了许多。安然这两天状态非常不好,一向身体健康、喜欢运动的她好几年都没有头疼脑热了,没想到这几天忽然感冒、发烧,原本在家休养,可是这次有个重要会议要开,而接到通知又晚没买到飞机票,索性就坐火车北上了。

  北方春天的清晨还是有些冰凉的,安然拢了拢衣领,在南方生活了几年,原本在北方长大的姑娘竟有些不太适应了,安然有些耻笑自己的矫情。

  列车刚停,一群妇女和小孩呼啦一下就围了上来,推销他们的特产和小吃,吵杂声、叫喊声不断,热闹非凡。好几个小姑娘冲到安然跟前,伸出他们的货物,然后眼巴巴的盯着安然,速来喜欢静的安然被这种热情吓住了,一下不知所措,一个身穿蓝色制服的车站工作人员上来维持秩序。

  “是你,是你吗”?两个人同时问对方。

  这是那个曾经魂牵梦绕,后来不知所踪,这几年逐渐淡忘的那个男人吗?

名字控

  安然从他的眼中抓住了一丝喜悦、一抹苦楚,虽然他掩饰的很好只是一抹而过,但是安然还是扑捉到了。

  他黑了、瘦了,原本坚挺的背也有些伛偻,一向注意仪表的他每天把胡子刮的干干净净此时有些胡子拉碴,看起来有些渗人,不过眼睛依然是那么深邃。看着他,她被社会磨练的无比坚强的内心竟然有了一些心痛。

  她变白了,也变洋气了,不在是那个每天追着他喊哥哥的那个黄毛丫头了,不过依旧是那么好看。

  “你还好吗,你怎么在这里?”说完这话,她望着他竟然有些心虚。

  还可以,复员后就来到这个车站,每天事不是太多,离老家也不远,隔三差五的可以回老家看看老人。他和她聊着天,没有现象中的激动,仿佛只是分开不久的朋友,一切都是那么淡然。

  “听说你专业后去了南方的大都市,当了记者,无冕之王,挺好的,我还没祝贺你”。

  时间好像凝止了,两人回到了过去的青葱岁月,那年在连里的联合会上,两人同样作为文艺骨干相识了,他比她早一年入伍,已经是小有名气的通讯员了,那是她很崇拜他,感觉他的络腮胡很有男人味,同样喜欢写作的她每天虚心向他学习,他交给他写作的各种技巧,她的进步很快,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小姑娘成长成了一名优秀的通讯员,在团里名气越来越大,很快她超过了他。

  那年军里招收通讯员,她脱颖而出,而他不行落榜了,他作为老师、作为引导者很成功,但是他的文采局限了他的上升空间,注定了在文学这条道路上的艰辛。

  留别是她哭了,她扑倒他的怀里,她很喜欢他的男人味,“她说她会想他”。

  他溺爱的拍了拍她的脑袋,祝她取得更大的成就。

  刚开始时他们每天写信,诉说着彼此的思念。后来她的舞台越来越大,结识的人越来越多,每天的信少了,思念也淡了;后来他抽空去看她,她把他领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只是语气淡淡的问候;再后来她不想再见他了,她突然觉得他身上的一切都是那么土气,越看越不顺眼,很长时间两人都没有再见面;在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到了复员的时候他悄悄的回到了老家,等他不经意想起他的时候他已经复员许久了,她忽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像心里最珍贵的东西不见了。

  后来她转业,如愿以偿的去了南方一家大报社,她的名气越来越大,但是生活也越来越空虚,她没有朋友、没有恋人,每天戴着面具演绎自己的生活。人情如纸张张薄,这个城市的冷漠让她的内心坚强如斯也脆弱如斯,她不愿回家听父母的唠叨,不愿看到亲戚虚伪的笑容,她关闭了她的内心世界。渐渐地她长了别人心目里的老姑娘。

  此时看到他,她好想再次扑到他的怀里,闻他身上的气味。

  一个小姑娘蹦蹦跳跳的来到他们跟前,忽闪着可爱的大眼睛看着她,然后乖巧的扑到他的怀里,一声“爸爸”击碎了她的心。原来他已经结婚了,他的妻子跟在后面,虽然不漂亮但是看起来很温柔。

名字控

  她忽然想逃,离开这个不属于她的地方。

  她坐在奔驰的列车里,眼前的一切如倒影般飞去,她觉得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她不想醒,她只想在梦里,因为梦醒了,她将不知何去何从。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