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外史》是清朝的吴敬梓先生的大作。吴先生也是儒林中人,因为考取功名不成才改行写写前朝读书人的事情,搞这种文艺创作对他来说可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其实中国古代的读书人人还是特别受到重视的,特别是读“儒”的读书人都是国家公务员的预备人员。只要家里有读书人就可以免除赋税,可见中国古代重“儒”重教的优良传统。


读书人的圈子也就称为儒林,读书人也是人,纵然前面加了“读书”二字,也是有万千故事可以说的。古代之中国“读书”总是“功名”相联系,翻翻史书,似乎哪张纸都不缺,但是却没有几张讲读书人不登大雅之堂的事情。


“儒家”是正统,读书人都是名门正派,“儒林”本正,哪来“外”乎?如果有人写一部《青楼正史》,肯定没有人相信,因为在广大人民群众的眼中,“青楼”天生就是用“外”、“野”来描述的。不过话说回来,好像元朝时候有“一僧、二道、三官、四吏……八娼、九儒、十丐”之说,读书人的地位还在妓女之下,凭什么读书人非得占正统史书得篇幅,把千百年来那么多才貌双全的的女子挤兑到荒野之地?上天不公,自有人打抱不平,于是乎吴先生拿起如椽大笔写了一部《儒林外史》。当然了,以上文字也都笑谈了。


不管“外史”还是“歪史”,这书也算是让范进之流的那些不值钱的破名得以流传后世。南北朝的时候,有个叫刘义庆的王爷还算看的起那帮不三不四的文人,组织了一帮子人写了一部《世说新语》,此后多少年这帮人都没人理睬。吴敬梓之前有个叫蒲松龄的山东人,考功名也是屡次不中,于是也改行当了作家,他不屑写读书人,就写一些妖狐鬼怪的事情,不过还是改不了读书人的天性,里面有不少读书人与美丽妖精女子的激情戏,不知道蒲先生是否有意淫的嗜好。读书人还是要有人写的,别人不屑,吴先生就担当大任,一部《儒林外史》横空出世。


区区几百来字,也实在谈不了《儒林外史》多少,如果真的有个《儒林外史》的杂谈,我这顶多也就算个“野谈”、“外谈”、“笑谈”、“胡谈”……那么多的“谈”综合起来,也算是某种意义的“杂谈”了。


最后想起余秋雨先生的话:“中国古代,一为文人,便无足观”。似乎说的欠妥,也许相互的理解不同,但是一部《儒林外史》就让现在的文人看着以前的文人哈哈大笑,我不禁想改改余先生的话:“中国古代,一为文人,便太有趣了”,挖哈哈!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  
友情链接:秒速赛车全天计划  秒速赛车登陆  秒速赛车投注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  秒速赛车开户  秒速赛车官网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