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四季走失

时间:2014-09-20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贺湘君  阅读:

  一 城市的上空有灰色的鸟群飞过,悠远的鸽哨划破寂静的晨光。

  薄雾,夹着熟悉的清寒。路上有着太多冗沓的情结,淡淡地擦肩而过。尘俗生活,如陶瓷上掉落的瓯灰,有散不去的苍凉低落,也有一层黯淡里萌发幽光的青花底蕴,给人冥静的幻想。

  纷纷扬扬细碎若油桐花开过的光阴迎着料峭的寒风铺天盖地抵达,记忆在心口趔趄,裹着不被人知的伤痕,安然搁放。如同叶子剥离枝桠的瞬间,迎着不可逆转的背光朝着大地倾倒,以膜拜的姿势接触地面。

  那时候,麦田里一无所有,瑟瑟苍茫,稻草人隐没在薄暮中,与野菊一起枯萎衰落。

  童年的歌谣与稻茬一起卧倒,匍匐在春天的牛背上。我听见牧童在二月深处吹唱旧谣。

名字控

  桃花只是一场旧梦,秋风锁住光阴的真相。冬雪收藏朴素的段落,如古瓷上于执团扇的仕女,若隐若现透出昼夜的肌理,忧伤密不可透。

  二 我穿过古老的巷口,没有带回一把杏花。我只听见在时间的末梢上,往事踮起忧伤的脚尖。风的褶皱带不回泥土的清香,阳光以玻璃为媒介,抵达楼房的某些角落。墙角梅、檐间瓦霜和鸡犬相闻的村路一起失散。

  半坡的陶片,河姆渡的水边,在时间的经纬里,幻灭,入土。曾经星垂平野的春江月明,在焦灼不安的日常里,纸笺荒芜。

  声色犬马的战场依旧烈风凛凛,没有采菊人,满城透着金色质感的忧伤。繁华三千里,未见昨日东篱。风的方向,南来北往,交替而行。

  白昼与黑夜交接的时候,总有亘古的月华,将清辉洒落。于寂静里凝听生命的行走,冬天的擂鼓落满旧时的村庄。

  三 倚河而居,择岸而栖。小城沉静。渡口将岁月驮瘦,故乡在流水中囚成隔夜的殇。

  青松岗,春花锦簇,夏风蛙鼓,秋风落叶,冬雪泥痕。祭祖的牲礼还在,慈祥的面容已没人黄土,我山高水阔地跋涉至他们跟前,山风凛冽,惟有枯槁的蝉嘶、迷路的啼鸟。

  秋霜是亘古的醒者,爬满天,落满江边停泊的孤舟。渔火对愁眠,踏雪饮酒,长歌当哭。暮钟沉沉,等待山外人解说梵音。

  徘徊在记忆和遗忘边缘的,总是浮尘野马般的琐事。趴在光阴的背上不停地赶路,一晃眼青春薄薄地落下。还想着年少轻狂,还记得江湖相忘。时间藏在书页间,倦了递嬗的世事,累了颠沛流离的人情。

  父辈开辟的山栈,杜鹃花等待破土而出。千江与万川朝着同一个方向奔赴,寻找一切可能的答案,千万个水问,于宿命和死亡里拾荒。

  是是非非,既不争辩,也毋庸和解。我只喜欢静坐在喧闹的尘俗里,听流水惊动春天。

  四 那时候爱情坐在岸边,绝美得让人落泪。

  夏天的绝句刻在石碑,蝉声戛然而止,散落一地断简残章。秋风里,将泛黄的情书重新整理,装订成旧时的商籁体。平平仄仄的韵行,无可泄露的秘密,不再喜炊与人铺陈。只想枕着不肯停息的流水老去,黑发飘散成银丝,曲水流殇。

  那时,我依旧会笑吟吟走过来,为你沏满隔夜的茶瓯。什么样的城市不需要灯火?我会在黑暗之中重新抵达你的心湖,与你挑灯伴读。

  季节里走失的花朵,总会追溯雨水的源头,将春天唤醒。半夜。雨忽然而至。隔窗听雨,是在听宋词清唱。喑哑的斑驳的曲调,泛着很老很久远的味道。无处可诉的苦,在屋檐间结成冰花。

名字控

  怀念一个走失的雨季,带走哭泣的骆驼和红尘情事。雨,以一种无奈的落姿,曾经让青春陷于一场兵荒马乱。

  五 春到哪里去了?山川静默。唤你不归,溯回的记忆成茧结痂。洪流乱烟深处,茅茨土屋守护着洁白如雪的孩提;子规泣血,繁花似锦里有你不忍撕毁的盟约。

  满地的落雪和陡峭的冰床合谋算计,封锁着一滩流水负载落花的秘密。春风不肯停下,轻碎的马蹄声踏醒我的晓风残月和相见欢。

  我们如何越过喧哗,静坐岁月的两岸,倾听城市的夜籁呢?我试着把每一个悬念解开,暗昧的歧途一次次把天涯拉得东西南北,支离破碎。

  沉腕拨镫,在素笺上运墨,将四季临摹,墨痕渗透枝叶的纹路。痴狂岁月的景致,是生命里最深远的留白。焦灼寻找出口,恐惧得以释怀。

  我恍惚记得那个美丽的午后,天蓝如洗,十七岁的少年坐在高高的青石台阶上,笑靥如花。

  在西窗下种上几株桃花,等春风招惹它们的怒放,然后人面依旧。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