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在黄土地里奔跑的爱情

时间:2016-11-10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王飞  阅读:

  追风筝的人

  我看见一列火车穿过渭南的心脏,冰冷的铁轨那边,有稀疏的风筝在天上飞,它们被各自的绳索所牵绊,不远处,有几个孩童在麦地里奔跑着、追逐着。

  傍晚,透过窗户,我看见了火车车厢里外泄的灯光,在黑夜中那么亮,那么耀眼,就像曾经遇到过的那位春光外泄的女子,在记忆的海洋中一闪而过,留给年轻的我们无限的遐想。今夜,我不知道这列火车将开往哪儿,我也不知道那列火车上有没有我认识的人。

  那年,我也在我的麦地里追逐着我的风筝,记得朋友曾给我们的爱下过一个定义。那时的我们是在拿爱情做实验。话虽难听,但后来发生的很多事情确实得以验证那个精辟的结论。

  曾一度幼稚地把爱情当作生命的全部,多年以后,当那年追逐的风筝已经飞离的时候,才恍然大悟。那年,那个追逐风筝的人,或许只是对彼此的迷恋,抑或青春期的躁动、对异性的渴望。那年的爱情像一只风筝,飘摇不定,永恒不变的只有那个在蓝天下追逐风筝的人,以及那颗对风筝钟情的心。

  那年,那个人

名字控

  那些年,我一个人。或许是因过惯了我行我素的日子吧,在将要告别一段空白记忆的时候,我竟然没有丝毫的失落感。然而,也就在那年,那段在学校最艰难的日子里,我过了一段春天般的日子,那就是我的初恋。我坚信,那年,那个女孩,那段恋爱,这不是一件小事,虽然谈不上山盟海誓,但也足以刻骨铭心。

  曾记得,那年,我们玩着一些欢乐的小情调,和一些无资本的小浪漫,简单而又单纯地维持着一份纯真的爱。像两个憨厚的农夫,精心地打理着自己的田地,呵护着田地里的麦苗,等待着一场收获。

  那年,那个人,那些陈旧的时光,像是一阵风,吹过我的心田,吹绿了麦田,吹绿了春天。

  火车上流浪的爱情

  爱情就像两个人坐火车,带着欢快的心情进站接受检阅。然后,在拥挤的火车上流浪,享受一段漫长的旅途。

  那年,我们乘坐在一辆由成都开往古都西安的火车上,我知道我们只是一个过客,或者说是火车里的一道“风景”,我们从半路匆匆赶来,踏上了这列火车。这一切就像夏日里的风,来得快,没有任何征兆,去得也急。没有任何痕迹。

  我确定我们只是一个过客,无论与谁,终点站不是我们的目的地,那段在火车上流浪的爱情,注定会在列车的广播声中各奔东西。你和我,在东西两个候车室,各自等待着自己的下一趟列车和下一站。

  仰望延安

  曾去过一趟延安,宝塔山,杨家岭,路遥墓,枣园,王家坪,还有一个陕南的女子,这些名字在脑海中深深地扎下了根,任时光反复打磨,依旧清晰可见。

  那年,我们在宝塔山上留下了一对深深的脚印,我曾多次在睡梦中梦见多年以后我们再次相遇在宝塔山上,黄土地里的脚印依旧清晰可辨,只是我们的身边已不再是彼此,不再是曾经那两个在火车上流浪的恋人。黄土地依旧,宝塔山依旧,只是人已非。

  记忆中,渭南的天空很少是蔚蓝的,不知道是何故,也不想去知道是何故,只是习惯了一个人在犯痴的时候,一个人站在310国道上,或者高速公路旁,一个人傻傻地朝着遥远的北方仰望,仿佛延安就在眼前,就在渭南的天空下。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