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了整个下午的肖鹏,临到快下班时,连喝口水的机会都没有。

“肖鹏,下班没?”

“没呢?马上!”

“那你下班后,直接到儿童医院来,咱娃发热呢!”

医院,这两个字眼,把他刚才接电话时的还爱理不理的态度,一下子端正了三分,脑门立刻也不发胀了。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像散架似的,瞬间变的好像连接起来了,立刻从坐在凳子上站了起来。

名字控

“啊,咱娃咋了嘛,咋可生病了!”

“刚才医生说,是孩子肚子的积食引起的发热,要住院打吊瓶呢!”

“哦,那我马上就过来!”

“住院费我交过了,咱爸咱妈都在这儿呢,我马上要上夜班去!”

“行,你先走!”

他挂断电话,顺势瞄了一眼手机,时间已经六点都过了。背上包,急匆匆下楼向公交车站走去。

心里越是犯着嘀咕,让他脚下的步子越是加快。鞋子里的双脚就像踩在稀泥里一样,不停地打滑。

长宁路上很是热闹,下班晚高峰期,公交站牌下的人尤其多。马路上,白腾腾的热浪直往上涌,透过白浪,行走的路人,就像看3D电影没戴眼镜似的,虚的看不清楚。自行车,电动车,三轮车,汽车,行人,在街道上不停地穿行。小孩背着书包跟着大人,或三三两两结伴同行,走着蹦着,说着笑着,吓得司机不停地按响喇叭。

等着急于回家的人们,焦虑的心情挂在脸上。有的像老鹳一样伸长脖子四目凝望,有的嘴里嘟嘟囔囔,埋怨等了好久,咋还不见公交车来。

肖鹏夹在人群中,像四面墙体一样,聚拢而来的热量把他都快蒸熟了。想到孩子在医院的事,让他心里更是毛躁不安。在万般焦虑地等待中,不远处驶来了公交车,隐隐约约地看见还空有几个座位,大家一窝蜂似的向“蜂门”拥挤而去。

肖鹏一个健步,在司机还没打开车门前,已经挤到了跟前。后边人群中发出了急促的声音,“把人都能挤死,快成肉夹馍了!”你喊归你喊,没一个人搭理他。

过了数秒,上车门打开了。这时,半路杀出一个黑衣男子。只见他身高五尺有余,黝黑的肤色中略发暗黄,嘴边叼着还未燃尽的香烟,两只胳膊上纹身两条龙,看着还有点黑社会的那股杀气。他一只手拉着上车的扶手,另外一只脚搭在上车的台阶上,对司机说到:

“观音庙到不?”

“不到!”司机说。

“不去!那你站牌上明明写着呢,咋能不到呢?”

名字控

“你看准,你把车坐反了!”

“那咋办,我把一元钱的车票都投进去了呀!”

“要么你上车,要么你去马路对面坐车!”司机大声的说。

紧跟黑衣男子身后的肖鹏,看着和司机争论不休,他用身子靠了一下,对他说:

“乡党,你上不上车!”

在司机那儿受了委屈的黑衣男子,肚子里的窝火气没处撒,他拧过头,对肖鹏说:

“我上不上车,关你毛事!”

“不关我事,你堵在门口,影响我和他人上车呢?”

“我就是不上,你把我能咋!”说完,他猛抽一口闷烟,然后向肖鹏的脸上吹去。

曾经当了两年武警的他,练就了一身擒拿格斗的防身术,复员后等待就业之余,在当地派出所干了一年多时间。年轻气盛,怎能容忍敢在我面前撒野。他瞪大眼睛,生气的对黑衣男子说:

“我给你说,你让开!”

“我就不让,你能把我咋样!”

肖鹏此时失去了耐心,他抓住黑衣男子的后领,猛力将他从前门子拉到了人群的身后,一个勾拳将他打翻在地。走到跟前气愤地说:

“我看你是欠揍!”

“你把我打了,我也让你不得好过,你等着,一会儿我的弟兄也要找到你家后门算帐!”黑衣男子爬在地上哭着说。

听了黑衣男子这么一说,他更是心里来气,一个健步跨到他跟前,对着他又是两个巴掌,然后说:

“嘴还硬的不行,是个硬汉。我就是把你打了,你能把我咋样?”

“我看你就是自找的,去叫你伙计来,我等你!”肖鹏接着说。

公交车司机见状,关上车门子走了。人群中有的说肖鹏打人不对,有的说黑衣男子该挨打,一时间熙熙攘攘众说纷纭,大家都在指责两个年轻人,耽搁了他们乘车。其中一位中年妇女,拿出了电话报了警。

一位长者走到了肖鹏跟前,对他说:

“小伙子,你还不赶快走,都有人报警了,你等着警察来抓你!”

听了长者这么一说,肖鹏如梦初醒,他冷静地思考了一下,然后手拍了一下头,心里想:哦,把大事都给忘了!拧身一路小跑,消失在了天际边。

“哎呀,咋不见我的钱包呢!”

“那咋不见我的手机了!”

听了一声接着一声丢失财物的嘶吼声,黑衣男子一毂辘爬起来,慢慢地遛到车站跟前的商场里了。

此时,闪着警灯的警车停在路边。从车上下来两位警官,其中一位说:

“刚才谁报警了!”

“我报的!”站在一旁的中年妇你走到警察面前说。

“打架的人呢?”

所有人拧过身一看,刚才打架斗殴的两个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名字控

刚才那帮还指手划脚的人,纷纷向警察诉说,自己把财物丢了。

警察做了简单的询问笔录,丢失钱财的乘客分别在上面签字。然后说道:

“你们上当了,那名黑衣男子,实际上是充当了一个掩护者的角色,吸引众多目光,只有这样,埋伏在他们周围扒手才能得手。”

听了警察这么一说,所有人似乎就像篮球被扎了一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恍然大悟一脸茫然。

没过多久,在便衣警察的周密策划下,端掉了这个猖獗的偷窃团伙。

看着报纸上的严打专题报道,刊登在醒目位置上的黑衣男子照片,肖鹏一眼就认出了他。

他沉思了半天,热血瞬间涌上心头。几天前,长宁路上公交车站发生的一切,在他脑海里不停地浮现…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  
友情链接:秒速赛车官网  秒速赛车  秒速赛车官网  秒速赛车登陆  秒速赛车投注  秒速赛车下注  秒速赛车官网  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