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儿子一起“战斗”系列之六十二:

 

  回家的日期迫近,心里总免不了激动。为了做好明天一早离开的准备,7月10日晚饭后,我和妻子一直忙活到将近12点。

  我们先是将所有的行包打好,然后就是彻底的大扫除。我和儿子已经在这间房子里生活了整整三个月,尽管我们一直很注意卫生,也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生活习惯,但我们毕竟在房子里面做了三个月的饭,权作灶台的大飘窗已然给油烟迸溅熏染的有些糟糕。

  其实,作为已经到期的租房客,我们是完全可以不顾房间的卫生,一拍屁股溜之大吉的,因为打扫房间卫生并不是我们必尽的义务。但妻子不这么认为,她说:“咱们干干净净的给人家留个好印象不好吗?最起码不会让人家认为咱是没素质的人。”

名字控

  妻子说的在理,就为了“素质”这两个字,我们用抹布、钢丝球、洗洁精认认真真的将大理石窗台、不锈钢栏杆、窗框窗玻璃来来回回的清洁了好几遍,又拿来扫帚拖把把地面清扫了,又把所有的桌面抹干净了,临到末了又将所有的垃圾送到楼下垃圾桶里。这时,已近夜里12点。

  第二天(11日),按照我的设想,我们全家五点钟准时吃饭,五点半之前确保走出房间踏上回家之路。

  女儿对此表达了强烈的不满。女儿去北京是十点前后的车,我们回家的车是八点多一些。女儿说用不着那么早起身,去北戴河火车站乘公交也就半小时时间,打的的话用时会更少,去的早了在车站上也是空等着实在没必要。我则不是这么认为,我说与其在房间里坐等不如到候车室等着准头,掐着时间点往车站赶万一路上遇上拥堵或其他不可测因素将会带来很大麻烦。女儿说我脑子有病,哪有那么多不可测给我们赶上?

  但女儿是拗不过我的,我四点半就起了床,洗涮已毕就忙着做早餐。早餐很简单,煮面条、煮鸡蛋,榨菜。面条煮好的时候,妻子、女儿、儿子都已经围坐在餐桌周围等着就餐,我则将饭菜端上桌后把相机安装在小三脚架上拍摄下我们一家胜利凯旋前的最后一顿大“会餐”。

  照片拍摄得很成功,照片上,我们一家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无比的幸福和快乐,我的脸上更是充满了胜利的微笑。

  啊,7月11日,这注定是一个对于我们全家人都有着特别纪念意义的日子。它既是我们全家在秦皇岛这座滨海小城欢聚的日子,也是我们一家人分手各奔东西的日子。就在今天,我将最终结束与儿子一起“战斗”的日子和妻子一同回到我的家乡去;也是今天,女儿将真正走向社会踏上她漫漫人生征途的新起点;同样是今天,儿子将开始他生病后真正意义的完全的独立生活。

  我们一家四口离开房间时还不到预定的五点半,我们行李特多,宛如大搬家,最后走出房门的时候,我不禁又回头扫视了一下已被我们“洗劫”一空的房间,心底不由泛起莫名的留恋和感伤:就这么与它作别了吗?

  我向房间挥一下手做最后的道别。

  妻子儿女都已等候在电梯门口。

  我们很快来到燕宏桥,这是我们跟儿子分手的地方,妻子和我分别叮嘱了儿子几句,儿子答应着,骑上自行车走了。

  我们就在原地等出租车,并不继续前走。

  站在燕宏桥头,无意间瞥见桥下已经废弃的京秦铁路,我又一次意识到我陪伴儿子一起“战斗”的使命已经真实的结束,就像桥下的这条废弃铁路真实的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一样。啊!别了,秦皇岛;别了,燕大;别了,燕宏桥……我再次无由的伤感起来,我不知道这一次与它们的分别是不是最后的分别,因为我不知道今后我还有没有机会再来这座美丽的城市,这座我曾经生活“战斗”了四个多月的美丽的城市……

  一声汽车喇叭响,一辆出租车停在我们近旁。出租车的后备箱已经打开,妻子招呼我往后备箱里搬行李。一阵手忙脚乱之后,我坐到了出租车副驾驶的位置上。

  出租车的马达响起来,车子缓缓启动。

  出租车很快驶过燕宏桥,燕宏桥高高的桥塔出现在了汽车的后视镜里,我心里一震,回眸凝望着渐行渐远的燕宏桥,几句古诗一下子跳进脑海里,正是《渡桑乾》:“客舍并州数十霜,归心日夜忆咸阳。无端又渡桑乾水,却望并州是故乡。”默念一遍,再默念一遍,我的眼泪竟差点流下来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  
友情链接: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注册  秒速赛车玩法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开奖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