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阴阳眼

时间:2013-09-07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枕石里的凌子月  阅读:

  1.

  陈佳觉得最近有些诸事不顺。

  出门的时候赶不上公车,硬是穿着高跟鞋追了十几米,那鞋跟居然断了,这双还是她刚买的达芙妮新款碎钻细跟鞋,赶不上公车,为了全勤奖,她咬咬牙花钱打了的士,打完卡进了办公室正好八点半。

  陈佳心想,今天真是够倒霉的,气还没喘顺,从她后面进来的主任居然告诉她,小佳,今天迟到了?这个月全勤没了。

  陈佳抚额,只差说一句主任放过我吧,最终只是哦了一句,才继续打手上的文件。她内心是呕的够呛的,他们公司的打卡器间接性失灵了,然后她就中招了。下班回家,陈佳拖着乏累的身子赶公车,抓着车栏杆遥遥摆摆,脚下的高跟鞋一只断了跟,一只带着个十厘米的细跟,她不得不在这样拥挤的环境下倾斜了身子,差一点就挨到身边的男人身上了,她只能低着头,低声说几句对不起,那男人倒是没说什么,陈佳觉得自己的脸大概都红了。公车一个转弯,陈佳不小心倒在了男人身上,那人伸手扶了她一把,把她的身子稳住,然后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她,说是在下站刚好下车,陈佳觉得这大概是她今天遇到的唯一一件好事了,只是待那男人下了车,她习惯性地摸摸手提袋,发现那里面的手机丢了,上个月刚忙的诺基亚,连袋子都破了一个口,她呼救都来不及了,那人早就下站了,陈佳把袋子挪了挪位置,抱在前面,虽说钱她向来是放在衣服内的口袋的,可新买的手提袋和手机却都遭了劫,感觉真的是乌云压顶,诸事不顺了。

  陈佳下了车,忍耐住不和谐的步伐,新鞋本来就有些磨脚,现在一高一低的步调更是把全身的重量集中在一只脚上,她也顾不了形象什么的了,把脚上的鞋子脱下来,忍耐着地面那种凹凸不平的触感,慢慢地走着,这时候已经是快要十点了,陈佳和朋友合租的小公寓是在巷子里的,巷子只有一盏阴暗的路灯,陈佳顾不上脚下被石子硌得生疼,加快了步伐。

名字控

  她觉得害怕了,昏暗的澄黄色灯火把她的影子拉成一道细长的扭曲的黑影,陈佳本来就是个胆子小的人,这下越发不敢向后望了,她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看着她似的,生生吓出了一头冷汗,只差跑起来了,她低着头不敢看身后,终于到了自己的小公寓,她抖着手从抱在怀里的破了口子的手提袋里掏出钥匙来,抬头就着澄黄的灯火找钥匙孔,发现除却她自己的影子外还重叠着另一道身影,一条细长的尾巴晃动,陈佳禁不住呀的一声惊叫出来,她抖着手开了门,房子里的白炽灯一亮,她就觉得不那么恐惧了,门口蹲着一只猫,尾巴晃动,一脸悠闲的样子,慵懒的圆眼微眯,瞥了她一眼,绵长的喵了一声。

  又是黑猫,陈佳低咒,把猫赶了出去,倒了一杯水喝下,才觉得好受了些。

  小公寓并不大,两室一厅,加一间小浴室,两个人的时候还显得温馨,一个人在这就安静得有些悚人了,陈佳于是不敢一个人待在客厅里看电视,早早地爬进了被窝睡觉。

  夜里,陈佳又梦见那双眸子,一只蓝色,一只绿色,发亮的大眼,凄厉地朝她嘶吼…

  陈佳醒来,发现是周六,天还没有亮的彻底,她的头脑还没有特别清醒,本来就有些低血糖,现在更是难受得有点想吐,她把放在床头的杯子拿过来,倒满喝下,那股凉意就把她冻醒了,她终于下定决心请个假回一次乡下。

  2.

  陈佳的乡下在外郊的一个小村庄,和大多数人一样,村里的人大多落后而迷信,相对的也朴实善良。

  前年过年的时候是她男朋友陪她去的,去年分手后她就不太想回家了,她记得她的姥姥总要拉着她的手,问她,囡囡啊,什么时候要结婚啊,以前她还能羞红着脸说,等他工作稳定了我们就结婚了,可现在她只能微笑着不太言语。

  去年母亲曾拉着她去算命,那是村里出了名准的算命先生,瞎眼,住在一家黑屋子里,边上绑着一只黑猫,据说那只猫能够看清人身上的脏东西,母亲说这话时是一脸严肃,可陈佳只觉得可笑,她觉得这人就是个神棍,不值得花钱。母亲却拉着她的手说,花钱买个平安,值。

  陈佳不太记得那个算命先生的脸,那黑屋子的灯火有些昏暗,他的脸被黯淡的灯火笼罩得更加模糊,陈佳只记得那只猫,据说能看见鬼怪的黑猫。

  那只猫被绑在桌脚边,样子很是清瘦,一身毛发黑里透着脏乱,长尾巴环绕着身子,蜷作了一团,一双圆亮的猫眼看起来倒不显得慵懒,反而很是警惕,看到陈佳进来时,它忽然立了起来,嘶哑着声音朝它低吼,一双不同色泽的眼睛澄亮吓人,陈佳看见那双阴阳眼,一只是蓝色的,一只是绿色的。

  陈佳反而被惊吓到了,她母亲有点害怕地问那算命先生是怎么回事,那男人左手轻扣桌面,抚了抚多了一只手指的右手,低声说道,这位小姐最近怕是经常遇见倒霉的事吧…

  她的母亲连连点头,也不管对方是个瞎子看不见,那人又继续说道,我看你印堂发黑,双目无神,怕是被什么缠身了。

  陈佳看母亲一脸惶恐,冷笑了一声,拉着母亲走人,这样的开头一听就是个骗子,她倒是不在意那人在她身后低声咒念般的言语,她根本就不信他,只有母亲不安地问她,这样好吗?

  没事,她安抚着母亲,心中难免对那只阴阳眼的黑猫莫名的嘶吼有些恐惧,但是也真没怎么当一回事。

名字控

  过完年乘车回家的时候,她在车上就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只黑猫,一双圆眼瞪着她,她甚至能从那双眼中看到怨恨,惊醒时额上都是冷汗,然后也没当多大一回事,只觉得大概是被那只猫给吓到了,就无所谓地回了公司。

  3.

  陈佳养过一只黑猫,是林生送的,林生是陈佳的前男朋友,高瘦斯文,那只黑猫就是他送的。

  林生家里有一只母猫,白色的,又胖又懒,看起来特别招人喜欢,林生和陈佳是大学同学,从大一开始就在一起了。

  陈佳本来就喜欢猫,特别是黑猫,那种黑亮的绸缎似的毛发总让她忍不住想要抚摸。林生把黑猫送给她时正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年,林生家的白猫生了五只小猫,其中居然有一只是纯黑的。林生知道陈佳喜欢猫,忍不住就把那只猫先预订了下来,他伸手想要摸摸小猫居然还被护崽的白猫赏了一爪子,血珠都渗出来,还被他母亲取笑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可是等林生看见陈佳抱着猫,笑出了两个浅浅的酒窝时,他就觉得什么都满足了。

  那只黑猫几乎可以说是陈佳带大的,刚刚断了奶就被林生带给了她,陈佳时常把黑猫抱在怀里,抚摸着它细密的毛发,也总把它抱进被窝里,偎依着它暖而软的皮毛,只觉得满足而温暖,黑猫的名字叫阿生,陈佳总是想,最初那么喜欢的黑猫大概只是因为那是林生送的吧。

  林生和陈佳几乎说得上是公认的情侣,可是他们后来还是分手了。

  林生学的是工程设计,说不上是顶好的职业,有机会的话,也是很不错的。

  林生毕业的时候陈佳还在读研,为了方便两人的见面,她甚至和朋友在外面租了一套小公寓,林生总说要娶她回家藏起来,只让他一人看,只给他一人微笑,可是这样的林生却还是和她分手了。

  陈佳都不敢相信,居然就这么分手了,她从始至终都很平静,看林生清瘦的左脸,看他低下头时露出的细长好看的颈,听他低沉微哑的声音说,对不起,陈佳,我们分了吧,她甚至忘了要痛哭,要咆哮,要问他,这些年的感情你要怎么赔?

  只僵硬地点了点头。

  林生走的时候买了单,陈佳只是拽紧了手提袋不知如何言语,回到她的小公寓里,眼泪才开始流,安安静静地一滴一滴溅落,她也没有发出声响,只生生地咬紧牙根,她打开灯,脚边缠上了一抹黑色的身影,她的黑猫,亲昵地蹭着她的脚。

  也许那是陈佳做过的最为后悔的事了,陈佳把对林生的恨意转移到了黑猫的身上。

  那只圆胖油亮的黑猫是被她关进笼中摁在装满冷水的浴池里活活溺死的,也可能是冻死的吧,那样冷的冬天。

  陈佳看着她的猫凄厉地嘶吼,一边哭,一边看着它挣扎,却没想要放它出来,那样哭了一夜,疲累得睡着了,梦里不断地循环出现黑猫的脸,林生的脸,她喊着阿生,一遍一遍地喊,却是谁也没有回头…

  陈佳是被额头的凉意惊醒了,醒来才察觉她原是哭累了在浴室的地板上睡着了,陈佳看着浴池里的笼子,那只黑猫已经没了气,挣扎过度的四肢僵硬,眼睛睁得很大,陈佳几乎是从那里面看到了悲伤和恨意的,她害怕极了,把黑猫连同笼子一齐装在黑色塑料袋中丢到了路边的垃圾车,就快步地回了公寓。

  她的室友第二天回来时,看她一个人环抱着自己窝在被子里,才知道她分手了,而那只黑猫,陈佳只说是跑掉了。

  室友气愤地说那只猫和林生一样没良心,陈佳只是哭,眼泪落在棉被上溅成了水花,她的手指紧紧地拽住被子,勉强自己不许哭出声来。

  和林生分手后,陈佳再没有心思考研,找了一个文职,就出来工作了。

  4.

  陈佳坐的是直通车,从她工作的城市到乡下正好是18个小时,她下车时正好是早上八点,村里还觉得很平静,陈佳不断地想起那只黑猫,那双闪着光的阴阳眼使她泛起了一阵凉意,她觉得她是必定要找到它,否则她是不会安心的。

  陈佳想了想还是决定让母亲带自己去,她先是回了家,跟她的母亲提了提上次那个算命先生。

  母亲惊讶地看了她,说道,那人被警(jin)察抓走了,囡啊,还是你说得对,那一伙都是骗子啊。

  听母亲这么一说,陈佳才知道那伙人真的是骗人的,一个扮演算命的,一个躲在暗处吓那只阴阳眼的黑猫,再骗钱。听那个被捕的骗子说,他们平时总是毒打它,那只猫每次看见他们都会生气地嘶吼,陈佳觉得那只猫其实是很可怜的,她发觉这么多天来不安的心思忽然就安定了,她问道,那只猫呢?

  母亲忙碌着手上的活,回道,不知道,跑了吧。

  是呢,谁又会在意一只猫呢?

  陈佳是吃了午饭再走了,买的是下午两点的票。

  陈佳是在一点五十分的时候先上的车,冬天的正午,连阳光都是温和的,陈佳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好,就开始打盹,好几天没睡好,一放松下来就感觉疲倦。

  车上的人慢慢地坐满了,陈佳还未察觉,睡得有些熟过了头。

  快车依旧途驶回,车上的人有聊有笑,显得很是安逸。

名字控

  只那么一瞬间,从道路转口逆道行驶的卡车开了过来,超载的车辆停不住,和直通车撞到了一起,陈佳本来就坐得前,又靠着窗口,也没注意绑安全带,巨大的冲撞力把她带出了窗口,她身上有被玻璃碎片扎穿的疼痛,又是在山路上行驶的,车上的人还来不及救她起来,她已经滚落了山崖。

  陈佳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模模糊糊地有什么东西润湿了她的脸,她以为是疼的落了泪,然后便真的失了意识…

  摔落的陈佳安静地躺在崖底,天慢慢地暗了,陈佳没有看到,一只黑猫轻轻地舔了添她的脸,细长的尾巴轻晃,一只蓝色眼睛,一只绿色眼睛,澄圆透亮,空旷的崖底,它嘶哑着嗓子咪呜地喊了一声,便安静地蹲在陈佳的脚边。

  诡异而平静地等着她死去,仿佛冥冥之中,早注定了结局。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