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007追捕斯诺德

时间:2013-08-28    来源:故事会 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徐建纲  阅读:

  2018年的时候,美俄由于斯诺德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可是这家伙不识好歹,居然连续在“危机解密”网站曝光了“世纪谎言阿波罗登月造假”“美国51区藏有飞碟和外星人尸体”和“美国2020年出兵伊朗派兵计划”等机密文件资料——

  世界舆论对美国进行了无数责问和抨击,迫于局势压力,美国政府公布了当年登月机密档案,并同意两名记者进入51区,记者证实里面正设计、试飞新型飞行器,没有发现飞碟和外星人——可是还是无数的质疑,毕竟还有绝密情报不可能公开!

  美国政府有口难辩,总统奥巴巴忍无可忍,他气得双脚跳,怒气冲冲打电话给俄罗斯总统普尔西道:“普尔西,诺斯德这家伙又在瞎搞,你到底是咋个看人的,肯定是你们俄罗斯在幕后捣鬼——”

  普尔西一脸无奈,他说道:“别诬陷我们,我们问过斯诺德,他发誓是别人假冒他名义瞎捣乱——”

  “跟你说过了好多次了,我们追捕斯诺德——要知道不听招呼的在全世界还没有几个,当年为了追捕斯诺德,老哥连别国总统专机都是查过的哦!”

名字控

  “奥巴巴,你想来威胁咱们俄罗斯,可以说你的确是打错了算盘!”普尔西不甘示弱。

  奥巴巴挂了电话,他眼珠子咕噜一转,拨通了英国总统奇士任的电话。

  在伦敦的奇士任正睡得香,手机却响了,他心里相当不爽。

  奥巴巴大声说道:“奇兄,你起床没有——我们都中午了,你家伙该不会还在睡懒觉吧!太阳都晒屁股了——”

  “你不知道有时差吗?你有啥子事情?”

  “普尔西太不识抬举——斯诺德太可恶了!”奥巴巴说道。

  “你老兄的心病我还不清楚?可惜了你们六个优秀的特工,居然被扣留了起来——”

  “你们的007詹姆斯邦德,我是最佩服的了——风流潇洒、聪明机智——”

  “你们不是有蝙蝠侠、钢铁侠的嘛,干嘛不派去?”奇士任笑道。

  “他们就知道‘天上飞、地上爬’莽撞得很,一点绅士风度都没得——可不可以把詹姆斯邦德借给我,帮我去追捕斯诺德?”

  “我找人和007邦德商量一下,哎,不晓得这家伙又到哪里去泡妞去了?”

  一周以后,詹姆斯邦德以旅游的名义进入了俄罗斯,很快认识了几个街头小混混!

  一天早上,他带着俄罗斯小弟在喀秋莎宾咖啡厅里喝着咖啡——

  在窗户边坐台边上有一个金发美女在操作笔记本电脑,他端着咖啡来到美女旁边。

  邦德偷偷望了她的电脑屏幕一眼,故作惊奇地说道:“你就是全岛电视台的记者阿瑟斯?”

名字控

  美女随即明白了,自己正在往电视台传送采访资料,资料上有自己的署名。

  “我就是大名鼎鼎的英国特工007詹姆斯邦德!”邦德得意地说道。

  “别逗了,我还是008特工阿瑟斯呢,比你大一级!”阿瑟斯笑着说道。

  闲聊了一阵,阿瑟斯起身离开,发现自己皮包不见了——

  邦德说道:“我可没有拿你的皮包?”

  “你怎么知道我在找皮包?”

  “我亲眼看见有个小混混拿走了你的皮包!”

  “那你为什么不说?”

  “你没有钱包,我可以为你付钱,并把你送回酒店,我是不是机会多多——难道我帮你抓住小偷,使自己失去这个天赐良机!”

  阿瑟斯苦笑了一下,收好笔记本电脑离开了。

  看着金发妹妹离开了,那个小弟走了过来,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皮包——邦德笑了笑,递给这家伙几张美钞!

  邦德回到房间,打开了皮包,他找到一把房间的房卡。他拿着房卡直接打开了阿瑟斯的房间——阿瑟斯正在打电话汇报工作。

  “我的皮包难道就是你拿走的?”阿瑟斯生气地说道。

  “这个小偷我是认识的,准确地说就是我让他来偷你的——当然是为了我们这一次见面!”

  这时房间被猛地推开了,五个俄罗斯大汉冲进了房间,一个严肃说道:“阿瑟斯,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什么走一趟?我是全岛电视台记者——”阿瑟斯说道。

  “打着记者旗号来刺探情报的可不只有你一个人——”一个特工大声说道。

  阿瑟斯将电脑装入挎包,猛地推开窗户窜了出去——邦德知道窗外有逃生线路,他也跳上窗台,低头看见了绳索,毫不犹豫地沿着绳索滑落到地面!

  邦德跑了过去,他们一起跑入茫茫人海,消失在莫斯科的夕阳黄昏之中。

  在俄罗斯繁华街区的一个咖啡厅里,邦德吹嘘这些年闯遍了世界各地,阿瑟斯说了句:“我到美国五角大楼和51区去过,前几天到克里姆林宫去转了几圈——”

  顿时邦德就傻了,我靠,这是一个怎样的人物,自己号称世界顶级特工,从来也没有到过白宫——

  阿瑟斯笑了笑说道:“我是电视台记者,要进白宫也不是没有可能?”

  邦德笑道:“哎呀,你就是特许进入51区采访的记者?”

  “是啊,是不是感到很荣幸?”阿瑟斯笑道。

  邦德上下认真打量阿瑟斯,他问了句:“你在51区,有没有看见什么特别的东西?这太让人惊奇了——”

  “这个问题已有许多人都问过了,只看到许许多多忙碌的人群和一些奇异造型的飞机,再说我也不懂——”

  “你把采访51区的经历写成书,绝对轰动全球——有没有看见外星人和飞碟?”

  “我们是签过保密协定的——我们有许多地方没有去过,即便是有,也不可能让我们看见!”

  “这倒也是——”

  邦德恍然大悟,原来记者身份如此好使,他笑着说道:“我是英国EBC电视台记者,没想到我们还是同行——”

名字控

  回到自己房间,邦德和英国情报部门联系,让他们为自己办理EBC电视台的证件资料。

  在阿瑟斯的介绍之下,邦德认识了中国的记者徐卓然——这家伙也是特别佩服阿瑟斯的经历,我靠,全世界只有两个记者才有这样的殊荣啊!

  邦德跟着阿瑟斯和徐卓然到处去采访,后来成了扛摄像机的帮工!

  过了几天,他们在酒店里商量采访计划——

  徐卓然说道:“詹姆斯,你没有采访计划?你这EBC记者当得可是比较假哦!”

  “对不起,我才入行,请把你们采访内容借给我抄一遍,我发回去交差!”

  过了一段时间,大家都混熟了,邦德在闲聊的时候说道:“斯诺德是全世界的热门人物,要是能搞到他的新闻就好了,绝对引起世界轰动!”

  “詹姆斯兄弟,我看出来了,你的确另有目的的——”徐卓然笑道。

  “那能不能把斯诺德找出来,美国人特别想得到他——”邦德说道。

  “想必这就是詹姆斯兄的目的了——办法肯定是有的,必须给俄罗斯政府相当大的压力,要让社会公认斯诺德是个罪恶的公敌!”

  “你说给斯诺德造谣?”邦德诧异地问道。

  “什么造谣?这是‘无中生有’,三十六计里面有的,你英国人懂不懂兵法,兵者诡道也——”

  “不懂,请教徐兄——”

  “只要关于斯诺德的恶言广泛传播,到时候他有口难辩,俄罗斯知道斯诺德成了烫手山芋,也就不敢再庇护他!”

  “果然是好计策——”邦德佩服道。

  “可是这要进行几个大动作,你的后台能不能摆平哦?”

  “放心绝对没有问题,因为我是007嘛——”邦德笑道。

  “只要你这007是真的,明天采访俄罗斯杜马的时候就我们直接问他,听说斯诺德加入了俄罗斯特工,看他怎么说?只要采访一播放,斯诺德加入特工传言就会大量流传——不要忘了我们就有三个现成的国际媒体,EBC是英国最大的电视台,全岛电视台是中东最有影

  响力的媒体,我们《亚洲政坛》发行量也有十万本,只要我们联合起来煽风点火,这斯诺德绝对无处藏身——”

  果然经过电视台一放,全世界都在转播,关于斯诺德已经加入俄罗斯特工的传言风起云涌地涌现出来了——徐卓然所在的杂志也特卖了好几期!

  经过媒体的大肆炒作,斯诺德可就又火了!

  俄罗斯有关部门出来证实这纯属谣言,还让斯诺德到电视台亲自辟谣——美国通过间谍卫星和特工追踪斯诺德的车辆路线,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斯诺德藏身的山涧别墅!

  邦德和徐卓然偷偷潜入别墅周围查看地形,很快卫星红外线地图传过来了,上面标绘出了俄罗斯特工布置状况——徐卓然一看知道这邦德的确是个神秘的大人物,我靠,这家伙不会就是大名鼎鼎的007詹姆斯邦德吧?虽然詹姆斯说过几次自己就是007,可是谁有敢相

  信没有人假冒!

  邦德让英国情报部门要美国散布斯诺德带领俄罗斯特工秘密窃取美国军事机密的传言,果然不久后有美国官员传出斯诺德窃取机密文件,并怀疑斯诺德将窃取的机密转手卖给基地组织——

  世界人们对斯诺德看法有了明显改变,以前他曝光美国中情局监视民众,是大众英雄,可自从到了俄罗斯之后,蜕化叛变成了一命出卖美国利益的叛徒,声讨斯诺德的声浪一阵盖过一阵——

  美国政府趁机强烈要求俄罗斯遣返“叛国者”斯诺德,面对国际舆论压力,俄罗斯不好再说什么,总不能庇护世界上公认的“叛国者”,这个麻烦谁都不敢去惹!

  普尔西迫于外界压力,允许几名记者深入斯诺德的住所进行采访——英国安排邦德跟随EBC电视台人员进入斯诺德的房间采访,经过俄罗斯特工的层层检查,他在斯诺德的住处邦德看见了一脸颓废的斯诺德。

  斯诺德对着镜头解释道,自从到达俄罗斯之后基本没有出过门,自己一直失业在家,没有任何经济收入,多亏妻子伊贝尔收入贴补家用,自己好多年没有使用电脑了,自己一个中等教育的水平怎么可能窃取到美国国防部、航天局的机密文件,这明显有人在诬陷,并

  希望外界不要毫无根据的猜测!

  邦德看着眼前斯诺德无奈的眼神,心里不是滋味——

  全世界电视台播放了斯诺德生活片段之后,不少人开始同情和理解斯诺德的处境!

  普尔西终于松了口气,自己压力也轻了不少!

  还是一些美国政要还在猜忌,评论说采访斯诺德是在俄罗斯政府安排下的一场表演,不过戏弄国际舆论博取世界同情而已!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