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忆君故

时间:2013-08-07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笙妆  阅读:

  [壹]

  灰茫茫的天,雨丝织成的帷幕缓缓落下。

  只见远处一个打着油纸伞的素衣女子踱步在桥边。

  “子衿。”

  一个呼唤,女子这才回神,微微抬高油纸伞,缓缓开口:“萧然…”

  男子搔了搔脸腮,犹豫的拿出一个玉镯,支支吾吾道:“那个…这个玉镯是给你的…”

名字控

  声音越来越轻,脸别过去,不让人看到脸上的绯红,但是细心的子衿察觉到了。

  子衿抿了抿嘴角:“谢谢…我很喜欢呢。”

  然后淡淡的笑道,释然。

  恩…那就好。萧然在心中默默。

  [贰]

  “萧然…有件事我要跟你说一下…”子衿抬眸望着萧然。

  “什么事?说吧。”萧然看着子衿的表情,有一丝忧虑在心中蔓延。

  “希望你听了不要伤心…”

  萧然听了这话,似乎心中所有防备全部崩塌。

  我爹爹他给我订了婚事…和黎家二少爷黎半云。

  从此,子衿再也看不到萧然的笑脸和阳光。

  [叁]

  清晨起床,丫鬟青衣冲进来气喘吁吁的说道:“小姐,老爷…老爷叫您过去呢。”

  子衿听了这话,匆匆更衣洗漱然后快步来到大堂。

  见到众人坐在大堂,行礼:“给老爷,大太太姨太太请安。”

名字控

  “子衿,快起来坐着。今日我有事要跟你说。”

  子衿坐下,问道:“不知爹爹有何事情?”

  “黎家与我林家是生意上的好友,如今你已经16了,和黎家二少爷相称。于是…”

  “爹爹,你的意思是让我嫁给他是吗?”

  “二小姐果然聪慧,如今大小姐子黛已经嫁入宫中作妃,三小姐子菀还年幼,只得让二小姐您去了。”姨太太笑着附和老爷的话。

  子衿深呼吸一口气,泪水在眼眶打转。

  [肆]

  离开青梅竹马的萧然,嫁给不相识的黎半云。

  婚期将至,子衿呆呆的望着天空,如果是空中的鸟儿就好了,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

  如今,连哭是什么都已经忘却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萧然…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还是迎来了那个悲伤的婚礼,僵硬的欢喜。

  [伍]

  轻抿红纸,青丝细绾,凤钗斜簪,凤冠红装,红妆胭脂。

  看着镜中不真实的自己,苍白的自己。

  颤抖着把一个小刀塞入袖中。

  辰时已到,青衣扶着子衿坐上轿子,喇叭吹着愉快的节奏,四处丫鬟奴才撒着花瓣。

  子衿却并无感到一丝喜悦。

  不知何时,轿子已经停下了,我搀着青衣下轿,红盖头阻挡了子衿所有的视线,这时,青衣松开了手,一个手握住了子衿的手往前走。

  子衿希望是萧然,但是却是黎半云。

  [陆]

  完成了所有琐事,黎半云走进洞房,拿起喜秤掀开红盖头。

  “你就是林子衿?”

  子衿微微点头。

  “本少爷素来听闻林家三位小姐风姿卓越,知书达礼,如今一见果真不假。本少爷听说你有一个青梅竹马?”

  子衿依旧不开口,点点头。

  “好一个美人儿。如今你是我的少奶奶,你便是我的人,我们黎家的二少奶奶。知道吗?”

  子衿猛地抬头:“我知道。我不需要你的提醒,我自然知道。”

  黎半云扯了一下嘴角:“脾气挺大的。”

  子衿垂下头,坐在床头,看着那张白帕,冷笑。

名字控

  我堂堂林家二小姐也会落得如此下场,真是前世作孽。

  [柒]

  子衿坐在床头坐了一会儿,拿出小刀,准备割腕。

  “你疯了吗?”黎半云早就察觉到子衿的意图,便装睡等待时机阻止。

  “我没疯。”

  看着手中的小刀笑着。

  笑着笑着,泪哗哗的流下。

  萧然,我该怎么办?

  [八]

  在黎府呆了已有两周,但是却迟迟并未与二少爷同房,于是林家老爷便派人送信过来,让她为了林家上下委屈自己。

  子衿看着手中被自己握得稀巴烂的纸轻笑出声。

  原来,还在乎有林子衿这个人。

  子衿回到卧房,呆滞的过完一天,直到晚上。

  见到丫鬟婷儿把白帕放在床上,无奈悲痛集结于一身。

  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等待黎半云回来。

  黎半云回来时以为子衿已经睡熟,缓缓开口:“你难道不知道儿时灯火会第一次遇见你,我便喜欢上你了吗?你却会喜欢萧然…”

  子衿睁开眼,坐起来:“什么?你难道是墨池?”

  [九]

  6年前的灯火会。

  子衿摆脱了青衣,然后坐在亭边,无聊的看着远方寂静的月色。

  “你是谁?”

  子衿转头,看到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男孩,笑道:“我是林子衿啊,你呢?”

  只看见男孩想了想:“我是墨池,你在干嘛?”

  “我在看月亮啊,听说有嫦娥在上面呢。”

  子衿把男孩拉过来,指着远处的月亮:“你看,是不是很漂亮。”

  “嗯…嗯,很漂亮。”

  男孩抬头看向月亮,释然的笑道。

  为什么和这个女孩在一起变得快乐?

  [拾]

  子衿捂着头,蜷缩在一旁,不敢相信。

  黎半云躺下去,安慰着子衿,开口:“林老爷让你和我同房对吗?”

  子衿不敢相信黎半云怎么知道,后来听黎半云一说才了解原来老爷的晚霜是黎半云送给林府的丫鬟。

  早晨,子衿看着白帕上沾有处子血,呆呆的发愣。

  [拾壹]

  “二少奶奶生了!二少奶奶生了!是个男孩!”

  子衿无力的躺在床上,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醒来时,发现大家都急切的问候子衿如何,又说男孩的名字该取什么。

  子衿突然想起萧然,泪硕硕的落下,开口:“漠尘…”

  “好好好,就叫漠尘!”

  漠尘,漠然对待尘世,才能安稳度过一世,与相爱之人相依。

  [拾贰]

  子衿在后天清晨,看到手上的玉镯,鼻子一酸。

  子衿换上萧然给自己玉镯那天穿的衣裳,一点也没有错漏。

  腕上套上玉镯,念道:“如今,我只为,与你在来世续前缘。”

  子衿深知,自己已经走在死亡的边缘,受了风寒并未医治,不久就会撒手人寰。

  看着手中那张求来休书,释然的笑道:“真好。”

  子衿硬吞吞下一块金子,往嘴里灌了一口水,躺在榻上。

  窗外风雪纷飞,借走了佳人一缕幽魂。

  若来世,君是否可再为我套上玉镯,与我相伴雨中。

  —魂飞魄散,佳人亡。一缕幽魂,谁凄凄。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