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贼心不死别说爱

时间:2013-07-31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石童  阅读:

  旧案

  两个年轻人,一人持着双管猎,枪,一人拿着长柄尖刀,冲进滨江县城的一间储蓄所。

  储蓄所只有一男一女两个职员。女的面色煞白,浑身颤抖;男的还算镇定,收拾好手边的钱,准备交给两位歹徒。

  这时,意外发生了,手持猎,枪的歹徒,因紧张过度,把枪管杵到了女孩的脸上。女孩吓得一声尖叫,顿时晕眩,栽倒在地。男职员立马跳起来,挥拳砸向歹徒。被打了脸的歹徒恼羞成怒,挥刀一捅。男职员以身殉职。

  抢劫银行的两名歹徒很快落网,一人判了死刑,一人判了无期。

  这是三十年前的事。

名字控

  黄昏热恋

  厨师阿良今年四十八岁,每个星期六下午都要去市郊的教堂做礼拜。他全白的头发,走起路来缓缓的,举手投足也慢慢的,见谁都憨憨地笑。谁也想不到,这个不起眼的老头,就是三十年前抢劫银行的歹徒之一,被判处无期徒刑的阿良。

  阿良在服刑十五年后,趁外出采办年货的机会,打昏狱警潜逃。其实他在监狱里表现良好,已由无期减刑至二十年,再熬个两三年,他就能假释了。但那一天他走出监狱大门,看到外面的花花世界,呼吸到自由清新的空气,就一天也不想在监狱里待了。他逃亡五六千里,隐藏在大西北河西走廊的回民聚居区,为人屠宰牛羊。几年下来,他练就了一身绝技,能在一个小时内,用一把上下飞舞的宰牛刀,将一头九百斤重的牛,放血、扒头、劈胸、扯皮、剔骨。

  在大西北待了十年之后,阿良决定回故乡,回到江南那桃红柳绿的故乡。阿良在家乡已没有亲人,但他还是止不住地想家。他想,这么多年过去了,人们应该已经淡忘他这个越狱潜逃犯。

  当然,不能回滨江县城。阿良来到了管辖滨江县的那座城市,在一家餐馆做了厨师。现在他不再宰杀牛羊,只宰杀鸡鸭了。干着杀气腾腾的工作,但阿良性格平和温良,从不跟人争吵,很多吃亏受欺负的事都能默默忍受。

  人们都说阿良是个好人。

  唐妍是在教堂认识好人阿良的。两人从彼此的祷告声中,听到了乡音,原来是同乡。他们从开始搭话到后来无拘无束地谈心,渐渐成了好朋友。一来二往,竟然擦出了爱情的火花。

  唐妍是个老姑娘,大阿良两岁。黄昏恋,犹如老房子着火,没得救。阿良把他的一头白发染黑,唐妍穿起鲜艳的衣裳。就像热恋中的年轻人,卿卿我我,情意绵绵。

  一次,阿良做点好吃的送去唐妍家。两人越聊越有感觉,阿良就留下不走了。长夜漫漫,唐妍说起了自己的故事

  唐妍曾有过一段美好的爱情,谈婚论嫁之际,未婚夫大伟却意外身亡。送走大伟,唐妍发现自己怀孕了。那时候,未婚生子,是伤风败俗的事儿。亲友劝唐妍把孩子拿掉,唐妍不听,一个人来到现在居住的城市,把孩子生了下来。更不幸的是,孩子三岁的时候,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夭折了。

  于是,唐妍独身至今。

  阿良没有多问具体的细节,只是紧紧地搂住了唐妍,发誓将来一定要好好珍爱她,保护她。冲动之下,他也想坦白自己的过去,但最后阿良还是忍住了。

  有些事,打死也不能说的。

  暗藏杀机

  恩爱一年,阿良和唐妍决定结婚。他们不想大张旗鼓,只想请几位至亲好友,小范围热闹一下。

名字控

  唐妍说一定要邀请她的表妹赵楠。因为年轻时,她们是无话不说宛如一体的好姊妹。唐妍最痛苦的那几年,表妹更是给了她无尽的精神安慰。

  当听到赵楠曾经的工作单位时,阿良猛然打了个寒战。

  上世纪八十年代,赵楠曾在××监狱医院工作过五年,那正是阿良服刑并越狱逃出的监狱。在十五年漫长的服刑过程中,阿良当然生过病去过监狱医院。有一年,他得了急性阑尾炎做手术,还在医院住过一段时间。赵楠见过阿良吗?

  那几晚,阿良怎么也睡不着,眼前显现出十五年监狱中失去自由的痛苦经历,他是怎么也不想再进去了!

  现在他是多么幸运啊!这么个老朽,后来认为就这样孤苦伶仃,终老一生。没想到上帝赐福,竟让他认识了天使一般的唐妍。而且,阿良清楚地知道,唐妍已亡故的父母,留给唐妍二十几间老宅,以前一直出租,唐妍就以此为生。去年,老宅拆迁,政府一次就补偿唐妍上千万。这笔钱,能让阿良下半辈子衣食无忧,能让他这个表面温良,内心仍贪婪的越狱逃犯再次杀人越货。

  无论如何,在结婚仪式之前,阿良要去见一下赵楠。当然他要带着刀。那把刀,是他在一直用来宰杀牛羊的。

  阿良跟唐妍说,老板要他去赵楠所在的城市进货,他想顺便去看看她。

  那天晚上,阿良来到赵楠家,很谦恭,手足无措地像才进城的乡下老伯,只是憨憨地笑。但不时地,还可以从他的眼神中读出几分锐利。他在观察赵楠,看她是否认出了自己。赵楠的老公在外地出差,儿子在外地读书,家里只有她一个。她要真认出了阿良,阿良就准备结果了她。

  好在,一个多小时里,老护士赵楠只是不停地和阿良说,表姐如何如何,没有认出眼前这个饱经风霜的糟老头,是潜逃多年的越狱犯。

  阿良很高兴,告辞。临出门的时候,赵楠问了一句:“我们以前见过吗?”

  阿良一阵痉挛,右手本能地伸向左手拿着的包,那里包裹着一把刀。

  但随即赵楠说了一句自嘲的话:“也许,我们这些老头老太太,长得都差不多。”

  阿良赔着笑,告辞离开了。下楼的时候,心中隐隐有了一丝不安。

  在劫难逃

  阿良与唐妍的婚礼很简朴,却又很洋气。

  下午,在十几位亲朋好友的见证下,由牧师主持,两人在教堂举行了婚礼。

  晚上在饭店的时候,一桌人兴奋地喝了整整一箱红酒,大家都真诚地为这对历经磨难的夫妻感到高兴。一直以来低调从不喝酒的阿良,竟也灌了一瓶。他飘飘然,陶醉了,恍惚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