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敢爱不敢当注定心碎

时间:2013-07-31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邓笛  阅读:

  乐极生悲

  卡罗琳是默斯图市房地产大亨的女儿,不但身份高贵,人也长得漂亮,追求她的人多如过江之鲫。这些追求者要么是成功人士,要么是名门望族的子弟,因为那些草根们压根儿就不敢去想这等美事。然而,就像一个吃惯山珍海味的人看不上大鱼大肉一样,卡罗琳对这些高富帅毫无感觉,她看上了一个出身普通家庭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名叫约翰,是她父亲公司一个职员的儿子。约翰不仅家庭出身普通,长相也很一般,而且没有远大的志向,据说他只是希望将来能有一份像他父亲一样的工作。卡罗琳能爱上约翰除掉前面说的因素,可能还受到一件事情的激发:有一个乡下的女孩子疯狂地爱上了约翰,而约翰就像一个天天吃粗茶淡饭的人一样,对绿色蔬菜也没有什么感觉。一个被别人爱得死去活来的人,当然就引起了卡罗琳的注意。

  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就一见如故,相见恨晚,交往不久便如胶似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可是,卡罗琳的父母绝不同意这桩婚姻,而卡罗琳又不想公然冒犯父母的意愿。于是,他们决定秘密结婚,明里互相视若路人,暗里做夫妻才该做的事。

  每天天黑以后,约翰就悄悄潜入卡罗琳的房间。他们每次在一起两三个小时,然后约翰又悄悄溜走。

  有一天,夫妻恩爱正浓,约翰突然闷哼一声,趴在卡罗琳身上不动了。卡罗琳觉得奇怪,扶起约翰的头,却发现他已经停止了呼吸。卡罗琳这才想起,以前曾听人家说过,约翰有先天性心脏病,早晚会猝然丧命的。

名字控

  卡罗琳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她最初的感觉是失去爱人的悲伤,但很快就想到了自己的名誉和地位。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中,向母亲求助是最好的选择。可是,这时候去叫醒母亲而不惊动家里的佣人,是不可能的事情。要想做到人不知,只有自己动手了。她背着约翰走出房间,溜出家门,往约翰家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她一会儿背着他走,一会儿又拖着他走,费了好大的气力,才到了约翰家的门口。她整理了一下约翰的衣服,然后离开。整个过程,对于她这样一个娇生惯养的女孩子来说,可谓是历尽艰辛。还好,三更半夜,她没有碰到任何人。

  移花接木

  第二天,约翰倒毙在家门口的事儿就传得沸沸扬扬了。因为大家都知道约翰有心脏病,基本上没有人对约翰的死生疑。但约翰安葬后不久,还是有人发现了蛛丝马迹,说约翰不是在家门口倒毙的,而是死后被人转移过来的,而且,转移尸体的人是一个女人。

  卡罗琳惶恐不安起来。她没有想到会惹上如此麻烦,开始有点儿后悔与约翰相恋了。她想是不是要说出事实。但是,她转而又想,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而且并没有人直接怀疑与她有关,还是尽可能地掩饰吧。她急中生智,想到了那个患单相思的乡下女孩。那个女孩叫美勒,她父亲是一个木匠,在卡罗琳父亲的公司里打工。

  卡罗琳想办法秘密约见了美勒。一见到美勒,卡罗琳就觉得,自己的计划有实现的可能。美勒面色苍白,神情忧伤,身穿一身黑袍,表示着对约翰去世的哀伤。虽然约翰并不爱她,而她仍然深爱着约翰。

  “有一个秘密我要告诉你,”卡罗琳对美勒说,“但是,事关约翰的名誉,你能替他保密吗?”美勒正陷入对约翰的哀悼之中,没想到竟有人有关于约翰的事要委托她,于是就一口答应了。

  卡罗琳把她与约翰的事一五一十地全都告诉了美勒。她说,她爱上约翰是一时冲动,而美勒才是真正爱约翰的人。接着,她说出了她的计划,那就是,让美勒到处张扬这件事情,只不过将与约翰秘密结婚的人换成美勒,将约翰的死亡地点换成美勒的家。

  “但是,我怎样才能证明这一切呢?”痴情的美勒对这一计划并不反感。卡罗琳告诉她,必要的时候可以说,是在巴兹城的圣米基尔教堂冒用卡罗琳的名字和约翰结婚的。卡罗琳说:“约翰活着的时候,你没有得到他;但是死了的他,你可以得到。而且,你也可以堵住那些笑你单相思的人的嘴,让他们觉得你其实在约翰生前就得到了他。”见美勒迟疑不决,卡罗琳又说,“如果你愿意这样做,我会永远关照你的父亲;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

  美勒同意了卡罗琳的计划。人们也似乎都相信了这个计划所想表达的一切。毕竟,美勒的确一直对约翰的死表现出哀伤;毕竟,许多人曾见过她曾那么疯狂地爱恋约翰;毕竟,这确实让许多疑点得到了合理的解释,比如约翰在与卡罗琳秘密结婚之后,就不再约朋友们晚上见面了,现在人们知道他这是与美勒在一起呢。

  美勒对于约翰的情是真的,所以她表现出的哀伤也是真的,再加上经过卡罗琳计划的强化,她心中认为自己就是约翰的遗孀。她买了一身寡妇穿的衣服,公然穿在身上,出现在各种场合。她还以妻子的身份在约翰的坟头上竖立了一块新石碑。她每天都会去约翰的坟上看看,在约翰的坟前走来走去,某种程度上成了她的一种享受。她在他的坟上献上鲜花的时候,完全把约翰当成了自己的亡夫。

  有一天下午,美勒正在坟前忙着这种爱情的工作时,刚好卡罗琳和几位朋友从那儿路过,她望着美勒的举动,忽然心中一阵酸楚,好像突然羡慕起她当初那么急于推让出去的这个寡妇的地位来。很明显,她对约翰的爱仍然活在心里,不过为了名誉和地位,她不得不压抑着。

  否极泰来

  有一天,美勒像往常一样来到约翰的坟前,竟意外地看到了卡罗琳。更意外的是,卡罗琳竟然要求她向公众还原真相。原来,卡罗琳发现自己怀孕了,是约翰的孩子,她想与其让别人猜测,还不如说出真相,因此她要求美勒对外还原事情的本来面貌。

  美勒愤怒地拒绝了卡罗琳的要求。但是,卡罗琳说她是在巴兹城的圣米基尔教堂和约翰结婚的,结婚登记簿上有她的签名,笔迹是可以验证的。于是,可怜的美勒软了下来。她们一起商量有无更好的办法。于是,事情这样发展:卡罗琳回家后,向她的母亲坦白自己秘密的婚事。然后,过了不久,她们母女二人便离开了默斯图市到伦敦疗养去了,与她们同行的还有美勒,理由是去照料这对母女的生活。

  第二年春天,美勒抱着一个婴儿回来了,说是她和约翰的孩子。她还对人说,卡罗琳和她的母亲到国外旅行了,要到秋天才能回来。这样,美勒和卡罗琳又顺利地做成了第二次交换。

名字控

  卡罗琳秋天回来,冬天就嫁了人。这个人是一位侯爵,有钱有势,就是老了一点。一开始,卡罗琳总是不忘给美勒抚养儿子的费用,但是日子久了,就淡忘了。

  美勒尽心尽力抚养着孩子,毕竟这是约翰的骨肉,同时她也从孩子那儿得到了应得的安慰,在他的身上,她越来越多地看到了获得她少女之心的那个男人的影子。美勒对孩子的前途抱着无限的希望,省吃俭用让他受最好的教育。孩子也很争气,上了军校,当了军官。当他成了一名上校团长时,还十分年轻。

  卡罗琳看到儿子功成名就,母性的本能被唤醒了,心里充满了骄傲。她对亲生儿子又有了兴趣,年纪越大越想再见见他。当侯爵去世后,卡罗琳成了无儿无女的孤孀,她想见儿子——不,应该说,她想得到儿子的想法就更强烈了。

  她的这种想法是如此强烈,以至她最后觉得如果她再不宣布自己是亲生母亲,她便无法活下去了。她开始怀恨美勒,因为美勒代替了她的位置,做了她唯一儿子的母亲。她觉得这次交换仍有可能成功,因为她相信,她的儿子,能由一个乡下女人换一位贵妇做母亲,一定是十分乐意的。

  “他是我的儿子,”卡罗琳一见到美勒便说,“你必须还给我,我现在已经老了,不必在乎别人的议论了。”

  “太太,这次不应该只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了。别忘了,孩子已经大了。”

  她们约定,把这件事情交由孩子来决定。

  军官儿子听说他的生母是侯爵夫人,并不十分惊讶,因为多少年来,他就听说他的出生有点儿神秘,等到把选择一个母亲的问题提出来时,他的回答简直把卡罗琳惊呆了。他说:“太太,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仍愿意维持原状,因为在我弱小无助时,你并不关心我。”说完后,他亲切地吻了美勒一下。

  故事说到这儿就要结束了,因为故事的女一号卡罗琳从此以后就没有什么故事可说了,如果一定要交代一下她的后半生,用一句话就能精确概括,那就是:“她的心碎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