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十世轮回,三生石旁曼珠沙华

时间:2018-07-09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穆先生  阅读:

离孟大娘工作的地方不远,站起身就能看见她,每天围着一口锅转,她怎么不会厌烦,这条路上,每天重复着哀怨,哭喊,以及皮鞭清脆的响声,开始还心惊胆战,后来就麻木了。闲的时候会到孟大娘那里去坐坐,聊会天,有多余的,孟大娘也会给我留一碗,说不上香甜可口,但磬人心脾还是蛮好的,不用担心所谓的记忆,不知在何时已被封存,当然有时趁领导不备,也会带一些不那么优良的曼陀罗给孟大娘,其实效果是一样的,只是看起来不那么艳丽。

孟大娘心其实挺好,遇到一些可怜的人,总会在汤碗里偷偷放些曼陀罗花瓣,也算是对来生的祝愿,当然差人大哥,也就看看而已,没人去打小报告,一来是大娘为人很不错,常常也会给差人大哥几碗汤喝,虽然在这幽幽空间不会那么的口干舌燥,至少在这冰冷的地方可以感受心的温暖,二来大娘的资历很老,不说什么管理层,连最高的统治者都要给几分薄面,他们才不会没事找事。

有时大娘不忙的时候,也会过来看看我,看我把曼陀罗培育的如何,当然我也很喜欢大娘过来,我可以名正言顺的偷会儿懒,头儿也只能看着,还得给大娘赔笑,等大娘走后,才又挂上扭曲的五官,他又不能揍我,他也知道大娘很罩我,所以最多公报私仇,给我加大工作量,已慰藉他幼小的心灵。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来到这,仿佛记忆中就开始在这工作,只是后来大娘偷偷告诉我我的记忆被封存,至于缘由,大娘也未明确告知,看样子这事也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

以前问过头儿,这些曼陀罗的用处,原来是上面有什么活动,比如聚下餐,开开会之类的,老大会带上去相当去贡品,还有些比如老君爷爷炼丹,王母娘娘美容都会用上,看样子曼陀罗还是蛮珍贵的,想着

名字控

最开始把曼陀罗当香皂用来洗澡,还是挺后怕的。

在这只有黑与白的冷清世界,曼陀罗也是唯一安抚我的地方。

不远处,又传来一阵喧闹,开始的熙熙攘攘慢慢转化成哭喊,咆哮,并伴发出清脆响亮的皮鞭声,一群身穿统一的白色服装摇摇摆摆的走了过来,几个不怎么听话的都在空中飞舞的皮鞭下鬼哭狼嚎,又一批到大娘处喝汤的,每天都有三五批,熟悉的哭喊,皮鞭早已习惯。

每天来几批,不像以前那么好奇,站着看半天,也就瞭望一眼,便匆匆干活,头儿很烦人,对我的特殊照顾让我哭笑不得。刚弯下腰,一张有些熟悉的面空出现在脑海。抬头一看,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个姑娘看向我,脸色苍白的让人垂怜,阴风撩着青丝,一张小身板看似摇摇欲坠,无可挑剔的五官,当然除了苍白的脸,是那样楚楚动人,额头中央如花瓣的印记在暗夜下尽有些光亮。

她也看向我這边,点点头,露出一丝浅笑,只是看起来很疲惫,是她,我记起来了,也不知道在多久前,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我趁差人不备,偷偷塞给她几株曼陀罗,希望她在来世过得幸福一点,找一个爱她的人,其实也没别的意思,只是莫名有一些好感,是我喜欢的姑娘类型,当然这只是想想而已。现在又看见她,难道,难道又该转世轮回了,不由得摇摇头,匆匆几十年不过是一瞬间。

姑娘只是站立一会,身后的一个皮鞭便落在她单薄的肩上,巨大的冲击力,一个踉蹡,差点栽倒在地,姑娘咬着泛白的嘴唇,皱着眉,虽然没喊出来,足已见她有多痛。

“还不走,看什么看”差人横眉冷对,大呼一声。

姑娘对着我微微浅笑,点点头,像是打个招呼她该走了。只是刚稳身子,又一条皮鞭落了下来。

我急忙扔掉手中的工具,跑了过去。

“干什么,回来,你想进下面去啊”后面传来头儿的呼喊。

阴朝戒律是相当严格的,像我这种资格的去影响执法者,相当于往那个什么十八里面跳。

“等等,别打。”我来到姑娘身边,把姑娘傍在身后。本来就瘦弱不堪的身板,此时姑娘只能瘫倒在地。

“大胆,竟敢阻扰本官执法,来人啊,抓起来”差人头头勃然大怒。

几个差人围了过来,皮鞭举得老高,看样子是想先暴揍一顿在说。

姑娘拉了拉我的衣角,只是气若游丝的叫我别管她,快走。

名字控

还没反应过来,几根大鞭子劈头盖脸的打了过来,真的是疼的嗤牙咧嘴,即便是这样,也把姑娘抱在怀里。她这样的小身板在我这样的体魄下几乎完全免疫飞舞的皮鞭。

“真是变态,着实是往死里打。”忍着身上传来的剧痛暗想。

其实是打不死的,最多不过是灰飞烟灭,但他们还没有这个资格这样处置我。

皮鞭一遍一遍的落了下来,在好的体魄也扛不住,身上的汗液早已寖透薄薄的衣衫,汗水裹满皮鞭,使皮鞭的力道更重,每一鞭足以皮开肉绽。

在我的包裹下,姑娘几乎没收到伤害,只是姑娘眼角挂满了泪水,不过为了表现特男人的一面,还对着姑娘呲牙咧嘴的笑笑,有可能不那么好看,自我感觉五官扭曲得厉害。

“住手。”扛不住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耳门。

突然安静了,不过背后火辣辣的感觉依旧持续。转头一看,是孟大娘站在身边。

“大娘”差人头头弯腰着礼。

“算了吧,给我个面子,你看可好。”大娘说。

“不是不给大娘面子,您也知道这里的规矩,阻扰执法是什么大罪。”头头刚正不阿的说。

大娘点点头,“我知道,但是你连我的面子都不给么。”

头头愣了一下,他也知道孟大娘的资历,但是如果不严办,崔府君怪罪下来,他又如何担待得起。

这是我的头儿也急慌慌的跑了过来,又是点头,又是哈腰,反正是一些求情的话。

“差人大哥,上面马上要举办大会了,这不,又要贡上很多曼陀罗,我现在人手不够,到时完不成任务,我担不起,到时也会连累你啊。”头儿和颜悦色的一边擦汗一边说。

头头脸一横,“你威胁我。”

“我哪里敢啊,你想啊,如果上贡的事真的耽搁了,我们的差事是小,您的差事可也难保啊。”头儿笑着说,本来就不大的眼睛,此时眯成了一条缝。

头头不语,皱着眉,权衡轻重。

“这样吧,这个事,我和崔府君去交涉,不让你难堪,你觉得如何?”大娘说。

头头想了想,也点点头,这也算折中的办法,既给了孟大娘面子,又不能让崔府君治他失职之罪,还算两全其美。

“也行,不过这丫头我得带走。”头头说。

大娘此时也紧皱眉头,姑娘的手伸上我的额头,轻轻抚去即将落下的汗液,看似那样的心疼。我心一惊,我不知为何会做出那样的举动,而她的的举动我也难以理解,至少她心疼的模样绝不是因为我单纯的挨了几鞭子。

“这姑娘恐怕你最好别动。”大娘的神情突然严峻起来。

“哦,大娘是何意。”头头有些不解的问道。

大娘摇摇头。“这事你不知道最好,只是想告诉你,如果这姑娘有个好歹,不说你的上司崔府君,连阎君也不能轻易的逃脱干系。”

头头身型一震,连阎君都牵连上了,那这丫头的身份绝对不会那么一般,而大娘的表情根本就不像在说谎,如果真如大娘那样所说,他这小小执法官还不够塞牙缝。权衡利弊,为了头纱的乌纱,他可不敢惹上大势力。

头头权衡片刻,“听大娘的,这姑娘也一起走吧”

头头手一挥,这群即将轮回的人群,又开始骚动起来。

大娘点点头。“这姑娘我等下亲自带过来,你们先过去吧。”

头头点头答应,一阵喧闹过后,原地只留下我们四人。

大娘把我两扶起来。

名字控

“姑娘,有些事你也懂,为了他,也为了自己,坚持下去吧。”大娘略叹着气说。

姑娘点点头,只是泪眼婆娑的望着我,我知道我们之间肯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不会告诉我,至少现在不会。

“走吧,姑娘。”大娘拉着姑娘向前走去。

“等等。”

我急忙奔向远处的美艳的曼陀罗花,想采几朵给她。

“小兔崽子,站住。”头儿在后面大骂。

《待续》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