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夺命的金马驹

时间:2017-05-03    来源:原创    作者:宝塔山人  阅读:

夺命的金马驹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某年四月的一天上午,一个二十来岁的同乡冯毛来找我,想要我帮他借几套警服。一听他要借警服,立马引起我的警觉。他是一个农民,借警服干什么呢?我感到不解,于是就直接问他:“你借警服有什么用呢?”

因为他是我们邻村的,又因他大姐嫁到我们村,所以他与我从小就认识,而且关系处的一直还不错。当我问他时,他也就如实地告诉了我他的想法。

“哥,我实话告诉你,我姐夫他二爸何二家里有一个金马驹,我想找两个人冒充警察去他家把那个金马驹弄到手。你看能不能帮忙借几套警服?”

我当即告诉他:“这警服我不能帮你借,而且这事你也不能做。因为你这样做是犯法的,犯法的事是不能做的。如果你这样做了,你是要坐牢的。”

他看我态度坚决,不肯帮他,然后就非常生气地转身走了。

名字控

不久后的一个星期天,我回村里去看望父母。回到家,我听父母讲何二家被人抢了,而且何二因此丢了命。据父母讲,抢劫事件发生在四月下旬的一个夜晚。

那天晚上半夜时分,天阴沉沉的,夜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两辆三轮摩托车趁着夜黑冲进了村里。摩托车发动机的声音打破了沉寂的夜,惊动了小山村的狗。听到狗叫,村里人家的灯一个接一个地亮了起来。有的人干脆穿起了衣服,打开窑门,把头探出院墙,想看个究竟。只见两辆摩托车直接开到了何二家的院子里。摩托车停住,从车上下来四个穿着警服的人。

他们四个一下车,径直来到何二家门口,敲响了门。

何二和老伴都七十来岁。老伴听到有人敲门,便问:“谁啊?深更半夜的,有什么事?”“公安局的。”敲门人回答。

黑暗中,何二的老伴爬起来,摸索着拉开了灯,慢慢腾腾地穿上了衣裳,颤颤巍巍地下了炕,摇摇晃晃地挪到了门前,打开了门。

门一开,那四个穿着警服,自称警察的人就闯了进去。然后,他们四个中两人守在门口,两个直接来到炕沿前,把何二从被窝里拉了起来。其中的一个“警察”对着吓懵了的何二厉声道:“我们是公安局的,有人举报你私藏国家文物,赶快把文物交出来吧。”

“什么文物?我没有拿国家的东西啊!”何二答道。

“实话告诉你,就是你家私藏的那个金马驹。那不是国家文物吗?赶快交出来,否则的话我们就不客气了。”冯毛大声喊叫着。

何二还是不愿意把那金马驹拿出来。四个“警察”担心时间拖得长了会假象败露,然后其中一个彪形大汉的“警察”把瘦弱的何二一把从炕上提了下来,悬在空中,大声地对着他喊道“老东西,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赶快把东西交出来,否则的话,小心你的老命。”

然后,他顺手把何二从空中抛落下来,何二重重地落到了地上。这时,冯毛又弯下腰,抓着何二的衣领,把何二从地上提了起来,狠狠地扇了何二两个耳光。嘴里还恶狠狠地骂道:“老东西,如果今天不把东西拿出来,就要了你的命。”

何二的老伴见此阵势,吓得连哭带叫地对老伴说:“老头子,你就把那东西给他们吧!不然,你会没命的。”

何二对着这两个大骂他的“警察”怒目而视,在昏暗的灯光下,他似乎认出了小个子

“警察”就是冯毛,这不是大儿媳妇的小弟吗? 这时,冯毛对着何二的肚子又狠狠地踢了几脚,同时凶狠地骂个不停。何二被冯毛几脚踢得躺在地上,嘴里吐出不少的血。鲜血染红了衣服,染红了地面。

当老伴再次央求何二把东西给他们时,何二无奈地点点头。何二的老伴这时给“警察”指了指水缸下面,那个冯毛已经明白那东西就被埋在水缸下面的地里。

这时,冯毛指使那个大个子把水缸挪开。大个子一弯腰,双手把水缸一抱,便挪开了。这时,冯毛立即爬在地上开始用手刨水缸下的土。刚刨了几下,就发现里面有一个塑料袋。他把塑料袋拉了出来,打开一看,里面有一个红布包裹。他慢慢地把包裹打开,昏暗的窑里顿时金光闪闪。何二和老伴无奈地闭上了眼睛,一脸苦相,而四个“警察”的眼睛顿时睁得像电灯泡似得,目瞪口呆,惊叹不已。沉醉良久之后,他们把到手的金马驹装起来,立马就骑上摩托消失在黑暗中。

名字控

四个“警察”逃走后,何二的老伴摸着黑来到大儿子家的门上,把大儿子喊了起来。这一喊,大儿子全家人都起来了。很快一家人都来到了何二家里,一看父亲被打得鼻青脸肿,浑身是血,儿子立马背起父亲,把父亲放到拖拉机上就送往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给何二做了检查,何二的脾脏破裂大量出血,而且伴有脑溢血。当警察来到医院向何二了解情况时,何二正躺在病床上。警察让陪护人员都出去,仅留下何二和老伴。此时,何二告诉警察来他家的四个“警察”中,其中一个是他大媳妇的小弟弟,叫冯毛。警察走后,何二的病情时好时坏,有时清醒有时昏迷。根据病情,医院给何二做了手术。可是,手术后地三天的时候,何二还是死了。

何二死后,家里人隔三差五地去公安局了解案子进展情况。立案后,警察根据何二提供的情况,顺藤摸瓜,没出一个月案子就破了,犯罪嫌疑人被捉拿归案。抢劫案的主犯就是何二媳妇的小弟冯毛。

在最后公开审判的时候,主犯冯毛因组织抢劫、打人致死、冒充警察,数罪并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他三人,分别被判处十年、六年的徒刑。

在冯毛被押赴刑场时,众人都在拍手称快,而何二家大媳妇则躲藏在人群后面的一个树下偷偷地流泪。当听到一声清脆的枪响,何家大媳妇被惊呆了,过了很久才醒悟过来,嚎啕大哭起来。当刑场上的人都散去的时候,何家大媳妇才跑过去,抱起弟弟,把他紧紧地搂在自己的怀里,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这悲惨的声音,传向了远方。人们仿佛听到:“钱啊,你是勾命的鬼......”

何二死了,冯毛被枪毙了。金马驹最终又回到了何家人的手中。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