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山城一幕

时间:2017-04-05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江上晓月  阅读:

一次,在重庆市江北区观音桥等公交车,车到站,我随拥挤的剩客上了车。

奇怪的是上车后,车却迟迟未启动,我顿觉困惑不解。

那时公交车无人售票还不普及,依旧人工售票。女售票扯开喉咙喊道:“没买票的,请自觉买票呀!不然,逃票要罚款呀!”

城市公交车上的售票员有种不同凡响的职业功夫,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记忆力超强。无论上来多少乘客,买票与否,一晃而过,过目不忘,很难有可乘之机或漏网之鱼。

我们上来的乘客早已悉数购票,并无任何遗漏之人有逃票企图啊!但她又不像空穴来风、虚张声势,那她这样咋唬到底说给谁听呢?

名字控

“喂,到底开不开啊?”这时乘客里开始有些人显得不耐烦了,七嘴八舌地嚷道:“不开,退票,我们等下一班!”“我们还等着解放碑上班呢!”

天热难耐,车厢似蒸笼,不一会儿,人就汗流浃背,乘客催着开车,可这个潜藏的逃票者仍然处变不惊,不动声色。

女售票员逼仄无奈,只好直接走到那位小年青乘客前,声色俱厉地说:“已经过了三站,你怎么这么不自觉?还买不买票?”

“你看错人,我早买过了!”小年青先若无其事地回答,“一、二块钱的事,哪个在乎,要占这个便宜?!”

“那好!请你把票根拿出来!”女青年不依不饶,执着得很:“请你麻利点,这么多人在等你呢!”

小青年大概二十岁左右,个子不高,五短身材,并无甚特别之处,类似于我们司空见惯的那种嘴上没毛、做事不牢的楞头青,不过,他却显得很精干。

听售票一说,没办法!只好装模作样地上下左右的衣服袋子掏了遍,可就是找不到票根的踪影!

事至如此,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再补张票不也就结啦!可这家伙偏偏反其道而行之,无理取闹、胡搅蛮缠,摆出一付“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腔调:“票根丢了,你爱咋办咋办,反正我买过票!”

正在这让小伙子百般尶尬、无地之容的时候,手扶方向盘的女司机说了一句,宛如点燃了“炸药包”的导火线:“对这种不买票的无赖,有什么废话好讲!拖到终点罚款!”

这小子一看情况不妙,她们司乘二人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他大概想,一不做、二不休,先下手为强,乘其不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出手仿佛是一道闪电,对着女售票员当胸就是一拳,然后,夺门而逃,不一会儿就在来来往往的人流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女司机一看同伴被打,这还了得!气得七窍生烟,容不得半点犹豫,像训练有素的特警马上纵跳下车,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直向肇事逃逸者拼命追去……

这一拳还真利害,被打倒在地的售票员,倏然面如纸色,双眉紧蹙,半晌没缓过神来,几乎昏死过去。

车上的两个女乘客将售票员扶到坐椅上,一会儿掐“人中”,一会儿轻揉胸脯,好不容易才将她体征调整正常。

看样子,这班车子短时间是开不走了,我与很多乘客沮丧地三三两两纷纷选择下车,准备乘下一班,抵达目的地。

“看哪,司机回来啦!”突然不知谁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嚷道:“噢!身手不凡,还把小青年抓回来了!”我抬头一瞧:可不!只见公交女司机英姿飒爽,威风凛凛,押着刚才车上造次的“俘虜”胜利凱旋,这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名字控

而“楞头青”则像脱了毛的公鸡,狼狈不堪,耷拉着个脑袋,不时乜斜地偷窥周围的人群。

可我心中却有一个解不开的谜:为了一张车票,何至于大打出手吗?

“你们可晓得?这就是常在公交车上扒窃的惯偷!”经司机介绍,我才弄清了这里边的来龙去脉:

原来楞头靑常在这一路的公交车上行窃,几次被这个售票员发现,功亏一篑、没有得手,从此於怀芥蒂,怀恨在心,产生了“嫌隙”,一直伺机报复。

今天“楞头青”根本就没买票,想不到冤家路窄,又落到她手里,恼羞成怒的他,新仇旧恨纠结在心,一时性起,便打出了这凶狠的一拳。

当然,“恶有恶报”,这一拳也将他自已送进了拘留所。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