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心冷

时间:2017-04-05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不规则的白色  阅读:

四月一日,一位女子不幸的去世了,她死了,她是离婚后半年病死的,他是他的前任丈夫,她后来再也没找其他人,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难过,他只知道这是他第一位妻子,也是最后一位妻子。

“有一次吵架时,你说自己心冷,我可能真的体验到了,你让我知道这世上没有后悔药,也没有第二个淑芳……”

他跪在她的墓碑面前,哭了,他放下了男人的尊严,哭的像孩子般。

这是她在世的准备离婚的晚上。

夜色当头,外面已是及其安静。

名字控

当骗人小姐回到家中,昏暗的客厅,悄无声息的,冰冷到窒息,连呼吸都那样难受。疲惫的她先是‘用力‘的推开了门口,在别人看来这个门口轻巧一戳就缓缓推开了,但在骗人小姐眼里却无比沉重,她随意把红色精美的皮包甩的到一边,包里的体检表和辞职表掉了出来,她立马充满力气,把它们快速装进包里,像是见不得人似的。

接着把自己稳稳的摔到沙发上,瘫软在凹陷柔软的沙发,然后不知是不是骗人小姐意识到了什么,坐了起来,突然拿起遥控器,点开了电视剧,她其实并没有想看的的意思,只是这样开或许能让家里热闹一点,这个家是太冷清了。

究竟什么时候心脏才不冷?

接着,一个随意穿着,胡子拉碴的,带着黑框眼镜的男子从最偏僻的房门开门而出,因为是在最里面,任谁都不会发现,他就是繁忙先生,他步子沉重的走出来,走到冰箱熟练的拿了一碟冒着冷气的食物,把那碟菜放到锅里一放,扭开油哒哒的煤气和焦黑的开关,他再一次像没发生一样返回的了房间,可这次他很快注意到了在昏暗客厅的骗人小姐,“啊,你回来了。”

果然,回来那么早,那么迫不及待想和我分开吗?明明她妈都这样了……

很简短的一句,但对于骗人小姐已经不算什么了,因为有种东西叫麻木,那是一种来自心的麻木。她知道他们早已玩完了,他根本不爱她,她只是可笑的奢求他罢了。

“嗯。”她嗓子里像是有只小手在挠着,不自觉咳了几声。

平淡,没有感情的回应,让他有些不耐烦。

繁忙先生终于扯出了一丝有些尴尬的笑容,走了过来,随便拿了桌子上的水杯,快速的装好了一杯和这个家相反的冒着热气的水“不用加班?”

“嗯。”她捧起水杯,呼了口白色的雾气,苦笑道。

难道真的希望自己加班?呵。

“你饿吗?”她再找话题,她的挽留显得男无力。

“我吃了一包泡面。”

“是嘛,我最近吃的很好,过得不错,就想问一下你。”很好吗?其实自己已经只剩下不到一百的钱了。

“还可以吧。”

名字控

“你工作做完了吗?能稍微陪我一会,我们已经很久没……”她想和他在陪他一下,可这只是想着。她第一次这样央求着,眼角泛着水汽,鼻子夹杂酸酸的痛感,刺激着脑皮神经,这让她十分不舒服。

“还没有,你以为我工作很闲吗?”他以为只是她的一时任性。

“……”她觉得自己是傻瓜,是天底下最傻的大傻瓜。

“…嗯,额,早点睡。”他问候一声,又回到了房间。

他进了房间,背靠着冰凉的门口,闭着双眼,不敢看桌上放的绿本。他再也不敢面对她了,他怕,他会就此回心转意,可这段感情还能继续吗?这显然不可能,在这几年不停的争吵和不满中早已把我们的心伤的伤痕累累,累了,乏了,困了,就想找片净土休息。

他已经没有当年的精力再继续维持下去,他厌倦她的行为和新鲜感,厌倦生活带给他的一切,他这时候,没有了大学时的激情,通常感情对他来说再也没什么,时间已经把感情冲淡了。

客厅又只剩下骗人小姐孤单一人了,和一盏微弱的灯亮,一杯被遗忘在那的水杯,她只是看着看着,迷离的眯了眯,望了一下外面,可能民政局离婚就是他们最后的结局。有人说女人是水做的,一旦爱上一个人,比他还要情深,就此陷入里面,这句话终于在我身上见识了。

到底我逝去的温暖在哪呢?

其实,

她不叫骗人小姐,她的真名的淑芳,而他也不叫繁忙先生,他叫宋朝,至于他们为什么这么叫,其原因是,淑芳有个‘缺点‘是,她从不把自己的内心告诉别人,不喜欢外人轻易的了解她的内心世界,她只是默默承受着一切一切,而他,便是整天繁忙在自己的世界里,他想得很多,只能靠工作麻痹自己,才能让他不再胡思乱想。

他们的结局不是童话般辛福在一起,却是生活中冷心的拍打,但这是真实的,不是虚无缥缈,生活让他们曾经在一起过,给他们的爱情加了个保质期,于是保质期到了,他们分开了,然后它的作用就是在你的生活里铭记这段感情。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