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血河 三十七

时间:2018-07-18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任明真  阅读:

三十七

升到高中以后,刘唤弟的英语成绩越来越好,高二开学没多久,市电视台举办了一次“青苗杯”中学生英语演讲大赛,经过层层选拔,林淼和刘唤弟胜出,理所当然代表双龙中学参加演讲比赛。

听说儿子要去市电视台比赛,老林特别高兴,这可是个露脸的事,他还特意去了一趟学校,除了给儿子多带点钱,他觉得有必要嘱咐儿子两句。“这大城市可不比咱双龙镇,车多,人多,你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处处都得当心,虽说有老师带着,小心总是没错。”老林一副经验十足口吻唠叨着。“另外,在路上多照顾照顾唤弟,你是男人!”

“这我知道!”林淼说完冲他爹咧嘴一笑。“臭小子!”老林宠溺的骂了句。

刘唤弟的生活,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不会因为努力取得的成绩而有什么改变,从小到大,她就像一只羽翼还没丰满的小鸟,被无情地推出了巢,所承担的是与自己年龄极不相称的责任,好与坏早已无人问津,这件事奶奶都不知道!她想告诉三婆婆,可又怕比赛的结果会让她失望,也就忍住了。

临上车的时候,唤弟心里还真没底,因为她只坐过刘老蔫的马车和林淼那辆总掉链子的自行车,担心自己路上会不会晕车。

名字控

路上林淼却很开心,前方的一切都很吸引他,“比赛结束后我要带唤弟好好转转。”林淼心里盘算着,忍不住看了看坐在他身边的唤弟。而刘唤弟只是低头看着手里的书,并没有多么兴奋。乘客越来越多,过道上也挤满了人,让坐在外边座位看书的刘唤弟不得不往里倾着身子,书也没法看了。

从双龙镇到市里的客车只有早上一班,车少,人多,挤是难免的。“唤弟,你坐里面!”说完林淼起身示意唤弟坐在里面,刘唤弟也没反对,身子轻轻往里一挪,林淼也顺利的坐在唤弟的位置上。车上人太多,让他们连坐在前面的老师都看不到了,司机的一脚刹车,站在过道的乘客,一个不稳又压了过来,林淼直直地坐着,端起肩膀,双手拄着膝盖,不管过道的人怎么挤压,他都用力撑着。

看着看着,刘唤弟的眼皮就开始打架了,随着客车的颠簸,不住的点着头,还差点磕在了前面的椅背上,林淼瞅了瞅自己的肩膀,又看了看不断打着瞌睡的唤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几次抬起手,停住,又放下。正当林淼纠结不已,刘唤弟靠着后背的头,慢慢地歪向了他的肩膀,似乎是因为找到了舒服的位置,安静地睡着了。看着睡熟的唤弟,林淼坐着一动也不敢动,生怕一不小心惊醒了她。

“终点,终点……”乘务员洪亮的嗓门,把刘唤弟从梦中拉了回来。“到了?”唤弟揉了揉眼睛问。“嗯!”林淼轻声地答应着。”你怎么了?怎么不下车?”刘唤弟疑惑地看着林淼。“没事!”林淼甩了甩发麻的手臂,一脸痛苦的回答。刘唤弟哪里知道,她睡了多久,林淼一动不动地坐了多久……

一下车,林淼和唤弟才知道双龙镇有多小,他们几乎把在书里学过的词都用上了,像什么“车水马龙,人流如潮,高楼林立,摩肩接踵、十里长街、华灯璀璨、川流不息、人声鼎沸、八街九陌……”兴奋归兴奋,当然也不会忘了此行的目的。因为有接待人员,在老师的带领下他们顺利地来到了市电视台。

第一次参加这么大的比赛,刘唤弟多少有点紧张,微微皱着秀气的眉头,相反,林淼倒是轻松很多,看不出有一点紧张。“唤弟!别紧张,正常发挥就行……”他还不忘了安慰刘唤弟。

接下来的比赛确实很残酷,三轮淘汰后,林淼、刘唤弟双双挤进了决赛。带队老师非常的高兴,对于名不见经传的双龙中学,这应该是历史性的飞跃。

决赛是规定题目《Ihaveadream》(我有一个梦想),在主持人宣读完比赛规则后,激烈的比赛就开始了,刘唤弟是第二个上场,刘唤弟不紧不慢地讲述,让很多人湿了眼眶,这其中包括评委老师,也包括准备比赛的林淼,因为他们都听懂了台上这个女孩的梦想就是“希望自己能有一个户口……”因为没有户口,她的求学路一直是磕磕绊绊的,如果在高考前,户口的问题还解决不了,她就会真的被拦在了大学的门外,讲到这里,刘唤弟微微低下了头,这是她的伤心事,可以讲出来,却不想让人看到她眼里的泪水。

看着台上眼里噙着泪水的唤弟,林淼心里隐隐的酸痛,从小到大,他虽然知道唤弟是一个独立、倔强的女孩,不管遇到什么困难,脸上都会带着微笑,却从来不知道她心里真正的想法,到今天他才真正明白,”户口“的问题给唤弟带来多大的伤害,她的伤更是他的伤。

只是片刻的忧伤,林淼马上调整了情绪,因为该他上场了,场上的林淼完全进入了状态,从语感到语法,从激昂到诙谐,他都把握的恰到好处,赢得台下阵阵掌声,就连评委老师也频频点头。这毕竟是英语比赛,刘唤弟的故事确实感人,有些发音的瑕疵还是没有逃过评委们的耳朵。

主持人宣布完比赛结果后,第三名、第二名、第一名陆续站到了台上,林淼站在中间,毋庸置疑,这是第一名站的位置,手里拿着获奖证书和奖品,奖品可是他做梦都想要的一台照相机,可目光偏偏就落在了第二名的奖品上……

一阵热烈的掌声,选手们也开心地走下台。第一名是双龙中学的学生,赛前呼声并不被看好,结果近乎是爆炸性的新闻,怎么逃过记者的采访,带队老师也模仿着别人电视里的样子,为双龙中学做起了广告,这可是一次难得机会。

“唤弟!这个送给你!”刘唤弟坐在台下发呆,都不知道林淼什么时候过来的。《泰戈尔文集》,这不是……”看着林淼递过来的东西,唤弟一头雾水。

“我偷偷找第二名换的,知道你喜欢。”林淼开心地说。“我早就想买了,可是太贵,一直不舍得……”

“我不要,你的奖品应该留给自己。”

名字控

“换都换过了怎么好意思找人家要回来”

林淼把书硬塞她手里。

宿舍里空了一个床铺,爱讲故事的赵笑,依然每天给大家讲故事,可是这天晚上他不再给大家讲鬼故事,而且语调也有些伤感

“兄弟们,今天我不给大家讲鬼故事了,免得以后你们上厕所都不敢,今天,我给大家讲一个很平淡的故事,可生活都是平淡的,平淡的故事才更真实,也许听起来没那么刺激,它就像一杯白开水,没什么味道,可是在你渴的时候它会很解渴!我们活着,也不能只为了寻求刺激。”

“不是吧!故事大王今天要当哲学家。”

刘钢蛋取笑道。

“你就老实的听吧!”林淼翻了个身。

“有个孩子他爸爸是个哑巴,从小常常看到有人取笑,欺负他爸爸,有一次一群孩子在他面前取笑,学他爸爸“啊!啊!”说不了话比划手势的样子,他和那群孩子打了一架,拼命一样,可是他一个人和十来个孩子打怎么占得了便宜,混乱中被人在脸上用小刀刮了一道很深的口子,从此后脸上就永远留下了一道伤痕,后来他上学了,就暗暗下定决心长大了做个医生,希望能治好他爸爸的病,让他开口说话,他也一直很努力学习,可是不管怎么努力,从小学到中学从来没进过前十名,从小学到中学的作文写我的理想,总是要做一个医生。”

林淼觉得他今天讲的故事有些奇怪,想起他的脸上也有那么一道疤,难道……

“那个孩子的母亲是个美丽又善良的女人,对她的哑巴丈夫很好,从来也没瞧不起他,生了三个孩子,对每个孩子都很呵护,也没有一丝的偏心,那孩子的母亲虽然平凡也很伟大,因为她的哑巴丈夫没什么用,她又要顾家里又要顾外面,整日的操劳,可是从来没有过一句怨言,比男人还要坚强,是家里的一根顶梁柱,她对自己的孩子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人要熬,井要淘,好好上学长大了才能有出息”孩子们也都很听话,特别是弟弟和妹妹成绩也都特别好,这样一个平淡的家庭,虽然没钱,可是很和睦,一直也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其实做人就要懂得满足,穷也有穷的快乐,这个时候那个孩子已经读了高中,努力也没有白费,终于到了班里的前十名,离他的梦想也越来越近,可是这个时候天有不测风云,他的母亲死了,虽然生老病死都是自然的规律,每个人都逃脱不了,可是这位母亲真的不该这么早就走了,抛下她的哑巴丈夫和三个孩子,对这个平凡的家庭来说,该是多大的一个打击……”

黑暗中有人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像一个忧伤的音符久久不愿散去。

“母亲死了以后,他的哑巴爸爸一天比一天消瘦,所有人都以为她是想念自己死去的妻子,可是祸不单行,屋漏偏遭连夜雨,没过多久,他的哑巴爸爸又被诊断出了胃癌晚期,那个孩子正在读着高中,本来以为可以读到高三毕业,不再考大学了,可突然又出了这样的意外,别说给他的哑巴爸爸治病,这样的家庭就是三个孩子上学都是很大的问题,三个孩子里老大的成绩最差,上初中的妹妹和上小学的弟弟,一个比一个成绩好,在这种情况下经过再三的考虑,他决定放弃自己的学业,挑起死去的母亲留下的担子,撑起这个家庭的未来,尽力供自己的弟弟和妹妹好好上学,将来能有个好的出路,不再面朝黄土背朝天……”

“你说的该不会就是你自己吧?”

林淼忍不住了,他想起了那个有洁癖的王飞,那个曾经的室友,到现在一直还没有消息,到了这个时候,其他人也都多多少少听出些端倪了。

“赵笑,你怎么了?”

“赵笑,你家里怎么了?”

“不错,兄弟们,那个人就是我,本来我还以为能读完这学期的,现在看来不行了,明天我就要回家了,以后我不在了,也没人折腾你们到那么晚了,要早睡早起,好好学习,别让家里的大人失望。”

“赵笑……”

他们寝室八个人,上学期才走了一个王飞,而现在又要少了一个。

黑暗中大家的心里涌起一阵说不出的感觉,对了,那应该是凄凉,对于他们这个年龄来说,凄凉还应该是很陌生的东西。

“兄弟们,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一直那么多话吗?像个话痨。”停了片刻,赵笑稳定了一下情绪“因为我爸是个哑巴,一辈子从来没能开口说过一句话,我要替他把他想说的话都说出来,我一个人要说两人的话,所以话就多了,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又到了高中,人越长越大,话说的越来越多,虽然都是些废话,可我就是停不了,每天都要不停的说很多话……”

这一夜大家都没有睡好,心情都说不出的沉重。

第二天中午在寝室吃了最后一顿饭,赵笑收拾好了行李,大家把他送到了学校门口。

林淼掏出五十块钱塞到他手里:“拿着,我现在只有这些。”

受到他的启发,其他几个人也都掏出了身上的钱硬塞到赵笑手里,刘钢蛋给了他一百。

赵笑知道大家都是农村的孩子,也都没钱,说什么也不愿意收。

“我们同学一场,又是室友,生活中是好兄弟,虽然帮不上什么大忙,这点心意你一定不能拒绝!”

林淼说话的态度很坚决,其他人也都纷纷点着头,因为心情沉重,很难说出什么。

赵笑紧紧握住了林淼的手,两只手在半空中停很久。

“兄弟们,以后你们有空欢迎到赵树屯做客,我一定好好招待你们。”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