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考驾照

时间:2018-09-06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宝塔山人  阅读:

开车对当今人来说是一项必须掌握的基本技术。小马也不甘落后,就去大顺驾校报名去学车。这大顺驾校在当地可是驾校圈里的一霸,牛皮混混的。因为这个驾校是有背景的,所以驾校的工作人员都特别张狂,飞扬跋扈,一般人是惹不起的。

小马,三十岁出头,一米七五的个头,身材壮实,浓眉大眼,四方脸,为人实诚,做事认真,往日也不愿低三下四地有求于人,一看就是一个正直的人。报名后,他就老老实实地去驾校学习开车。在学习过程中,他认为他交了学费,教练就应该好好地给他教,没想到教练总是找着差批评他、训他,甚至辱骂他。对此,他很是不解。他还以为这是教练敬业,对学员要求严格,他相信严师出高徒,所以他依然照旧,也不与教练发生冲突,只是默默地忍着,耐心地学着。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他的一个朋友的教练对朋友和颜悦色的,而且教他时也是非常耐心。他就问朋友:“你的教练怎么对你如此之好呢?而我的教练每次等我一上车就横挑鼻子,竖调脸的。”

朋友听后,耻笑他道:“你这瓷锤,你不给教练点好处,他能给你好好教吗?”

小马这才恍然大悟。可他是个不愿求人的人,他认为交了学费,再给教练好处费,这是不正之风,他不能助长这种不良风气。因此,他每次一上车,教练依旧对他拉着脸。每次当他练车的时候,结果总是窝一肚子的气。

haiyawenxue

过了一段时间,小马像盼星星盼月亮一样,总算盼到考试了。他想只要抓紧考过了,拿到驾照,就不用看这教练的猪肝脸了,也不用受这贪心教练的气了。

第一次考科目二这天,小马自信满满地去考试。轮到考试的时候,他兴冲冲地上了车,严格按照要求操作,结果第一个动作刚完,他就被考官给撵下了车。小马莫名其妙地举起右手摸了摸头,一脸惊愕。看到其他学员一个个兴高采烈地离开考点,而小马只好灰溜溜地像霜打了的茄子似地离开。

过了一段时间,驾校通知他去补考。小马想凭他的技术,这次补考肯定能过,因此,他还是想凭着自己的实力去考。

来到驾校,他交了练考费、考试费,便去候考。轮到他的时候,他没有给考官任何表示,考官一脸的不高兴,结果他只倒了一次车,就又被考官给撵下了车。他只好再次看着别人高高兴兴地离开,而自己又是恢悻悻地离开。

又过了一段时间,驾校又通知他去最后一次补考。这次去补考前,小马的妻子对他说:“呆子,你就不能给考官点好处,一次就过了?免得一次次地出那些补考费,还得浪费时间。”

小马闷声闷气地说:“我就不愿意给他们好处费,看他们能让我补考多少次。”

这次去补考,小马上车后,按照考官的要求熟练地操作着每一个动作,很快完成了所有程序。考官一脸不悦,小马心想,看来这次又过不了了。等他准备下车时,考官极不高兴地,以鄙夷的口气道:“算了,勉强让你通过。”考官说这话的时候,眼巴巴地瞅着小马,看小马有什么表示。结果,小马只是对考官说了声“谢谢”,然后,便扬长而去。考官望着离开的小马道:“哎,真是瓷锤一个!”

又过了三个月,驾校通知小马参加科目三的考试。考试的前一天晚上,妻子提醒小马道:“哎,我说老公,你明天去考试时,不如趁早给考官塞点钱,保证一次通过算了。”

小马是个犟脾气,气愤地对妻子说:“我还偏不信这个邪!现在国家上下都在反腐,纠正行业不正之风,我就不信他们胆敢故意勒索、受贿。他们想吃贿赂,我还偏不给他们这个机会,看他们能怎样。”

第二天一大早,小马信心满怀地离家去应试。等他听到点名者叫到他的名字时,他兴高采烈地上了车。当他上车后,考官一直瞅着小马,看小马有什么表示。可是小马一坐在驾驶位上,就只顾系安全带,发动车,然后静候考官的口令。

考官看着小马,见小马毫无表示之意,就没好气地说:“谁让你发动车的?熄火!重来。”

小马像是个听话的孩子,乖乖地将车熄火,然后静静地坐着等考官发令。而考官则故意找茬,冷冷地道:“怎么还不发动?瓷眉楞眼地坐着等什么呢?”

此时的小马才恍然大悟,如梦初醒,“哦,哦,发动。我还在等您的指令呢。”

小马被考官折腾得有些紧张兮兮的。当考官让他起步时,由于过于紧张,油门踩的太重,车“呼”的一声冲出了起点,跑出了二三十米。这一“冲”把小马吓得出了一身汗,脸红的像猴屁股似的。他这一“冲”把考官也吓得够呛,连忙大喊:“刹车,快刹车。”

慌乱之中,小马又把油门当刹车踩了,一脚踩到底,车飞也似地横冲乱撞。最后,考官见情势紧急,便启动了制动,车“吱”地叫了一声,转了半个圈,横停在车道上。考官惊魂初定,然后冲着小马吼道:“你这笨怂是怎么搞的?你想要老子的命吗?赶快下车,滚蛋!”

haiyawenxue

此时的小马还真成了个“瓷怂”了。他呆呆地坐在驾驶位上,半天没有反应,直到考官再次喊叫着让他“滚”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木讷地下了车。然后,他像被老师训着回去请家长的淘气学生一样,蔫头搭脑地离开了考试场地。

回家后,小马想他这下可能连补考的机会也没了,再也没主动去联系考试。可是,过了两个多月后,驾校又通知他去补考。

到了驾校,他到指定地点去交了练考费和补考费,然后就在场地外转悠着,等着人叫他。在转悠的过程中,他听到有人在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在这里考驾照的事情。

学员A说:“这个驾校,如果你不给考官好处费,一般情况下你就别想考过。如果你给的少了都不行,不给的话,门都没有。我给了五千元,人家才答应保我每科顺利通过。”

学员B大声嚷嚷道:“哎呀,那你给的不多啊,我给我的考官七千元,人家才勉强答应保我每科顺利通过。”

学员C唉声叹气道:“唉,***的,我找的一个考官,人家开口就要每科三千元,连商量的余地也没有。坑得我三科给了九千元,就这样,人家还不高兴。现在党和政府每天大张旗鼓地反腐,驾校这帮龟孙子就明目张胆地索要。你不给,就别想过。你就慢慢地补考去,啥时候补考费出的差不多了,再勉强让你过。”

小马听了这些议论后,心想:“想让我出钱,门都没有。哪怕我考两年三年,我也偏不给你们这帮家伙送钱,我就不助长你们这种坏风气!”

正当他这样想的时候,有人在叫他。寻声而去,他来到点名处,正好该他入场应考了。他通过入口,仰着头,大义凌然地来到车旁。他猫着腰,向车内瞅了瞅,见车里坐着一个瘦弱猴子的考官。“猴子”在车内朝着他微笑着,并示意他上车。他打开车门,也面带微笑向考官示意了一下,就一屁股坐在驾驶位上。此时,“猴子”眼巴巴地望着他,并发指令,让他系上安全带,发动车,他如是照做。之后,“猴子”不再说话了,只是一眼瞅着小马。瞅了半天,见小马毫无反应,没有一点进贡的意思。无奈之下,他只好发出一连串的指令。最后总算在半坡起步时,把小马折腾的有点慌乱,车熄火了。“猴子”见机,态度和蔼地、和颜悦色地、温柔地告诉小马不能通过。最后,他还客气地说了句:“请下车吧。”

考官如此“客气”,小马也对他实在无可指责,只好无奈地长叹一声离开考场。

当小马闷闷不乐地回到家时,妻子见状便问:“怎么不高兴?难道又没考过?”

小马一声不啃,只是一味地唉声叹气。最后,从他的嘴里蹦出一句话:“唉,这是什么世道啊!”

妻子听到他的这句话,非常无奈地责备道:“现在的人就那样,谁会跟你一样实在。人家手里有那点权力不用,等着作废吗?我早就给你说了,让你给人家送点钱,你就不听,这样折腾来折腾去,时间浪费了,最后还不是把钱花了?你图个啥呀?真是个犟驴。你气死我了!”

又过了近三个月,小马又接到了驾校打来的电话,让他继续来补考科目三。他没有激动,也没有气愤,而是心情平静地离家出门,雄赳赳,气昂昂地去了驾校。临出门前,妻子硬给他的包里塞了五千块钱,千安万顿让他给考官进贡,以便早点考过,但他始终没有吭声。

来到驾校,小马的两条腿自然而然地就迈向了补考交费处,然后来到点名处排队等候点名。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轮到他了。他通过了入口,依然跟上次一样来到车旁,向车内看了看,发现考官还是上次的那个“瘦猴”。“瘦猴”坐在车里,皮笑肉不笑地道:“怎么又是你啊?”

小马表现出似乎很不以为然的表情,回应道:“哈哈,是我啊。令你失望了吧?”

“瘦猴”假装得毫不在乎,然后道“哪里,哪里,有什么失望的呢?我们一天见的补考者太多了。”

小马上车后,自觉地系好安全带,等待着“瘦猴”发出指令。可是“瘦猴”大半天不发令,只顾着跟小马说话。一直在启发小马要表示表示,否则难以通过。然而,小马故意装作不明白他的暗示,一直没把妻子塞给他的前掏出来。“瘦猴”一直等到最后,看小马简直就是个生瓜蛋子,对他说的话毫无反应时,问小马:“你在哪个单位上班?”

“报社。”小马答道。

这时,“瘦猴”激灵地道:“哦,难怪你跟其他人不一样。好了,启动。百米加减档,开始。”

小马按照“瘦猴”的指令一个一个动作基本准确完成,但遗憾的是在倒车时,一个轮子稍微压了点线。小马听“瘦猴”说了这个问题后,心想这下又完了,肯定又要被卡,估计还是不能通过。车开到起点处后,小马准备下车时,“瘦猴”满脸堆笑,那张瘦小的脸顿时变成了一朵“菊花”似的,伸出双手与小马边握手边说道:“恭喜你,你通过了。”

小马对“瘦猴”说了声:“谢谢。”然后下车,高高兴兴地回家了。在回家的路上,小马越想越觉得好笑,便自言自语道:“看来‘报社’这两个字还挺值钱的,也蛮管用的!嘿嘿,有意思。”

小马到家后,妻子正好在家。他一进门,妻子见他气色不错。问他:“考过了?”

小马微笑着说:“过了。”

“你给钱了?给了多少?”妻子问。

“没给。”小马回答。

“那你怎么能过的呢?”妻子一脸迷惑地问道。

“考官问我单位,我告诉他我是报社的,然后就让我过了。”

这时,妻子好像明白了点什么,原来这些考官还是害怕媒体给他们曝光啊!

又过了两个多月后,小马又被通知考科目四。对于这次考试,小马充满了自信。他认为自己对这次所考内容还是练的很到位的。去考试的那天早晨,小马早早地出了门,迎着和煦的阳光、暖暖的春风,哼着小曲,意气风发地走在去驾校的路上。一路上,见了熟人他又是点头,又是打招呼,并逢人便讲他去驾校考最后一科,马上就能拿驾照了。

到了驾校,候考区还没多少人。小马得意洋洋地排在队伍的前面,站在队伍里不时地与他前后的候考者交流着学车和每次考试的感受。当他们聊得正欢的时候,他听到点名处点他的名。然后,他过了通道,兴冲冲地径直向车走去。

haiyawenxue

来到车旁,他向车内瞅了瞅,今天的考官是个身材敦实、面呈古铜色、一脸凶相、大约四十岁的男子。小马打开车门,面带微笑地向考官点了点头,然后就上了车。上车后,考官就一直眼巴巴地瞅着小马。小马装作没看见,只管按程序系好安全带,调试了一下座位,然后问考官:“可以发动了吗?”

考官凶巴巴地一声没响,只是微微地点了一下头。

小马发动了车,然后按要求出发。本次考试内容是路考。当车行至一段颠簸路段时,小马忘记了减速,车子颠簸了几下。这时,考官凶神恶煞般地吼道:“不长眼吗?看不见路面颠簸?为什么不减速呢?下去。”

小马只好灰溜溜地下了车。下车后,小马一个人垂头丧气地默默地走在返回驾校的路上。他边走边想:“当今,上面反腐力度如此之大,为什么地方的腐败现象还如此猖獗呢?这天还是共产党的天,地还是共产党的地,为什么这些单位的风气依然就如此糟糕呢?”

小马越想越糊涂,越糊涂就越想,结果只顾着低头走路,走着走着就突然撞到了路边的一棵杨树上。真是祸不单行,小马的额头上被撞出了一个大包。他越想越气。此时的小马也顾不得什么斯文了,气愤地骂道:“想吃老子的贿赂,门都没有!老子倒要看看,你们这帮蛀虫究竟能怎么样。总有一天,老子要你们这伙吸血鬼死都不知是怎死的!咱们走着瞧。”

小马颠颠撞撞地,气呼呼地回到了家。一进家门,妻子见他的额头长了个大包,着急地问:“你这是怎么啦?跟人家打架了?”

“没有。”小马气呼呼地答道。

“那是怎么回事呢?”妻子火急火燎地追问着。

“唉,今天的考官想要好处费,我臭的没理他。他就以我不注意路面而导致车辆颠簸,中途把我撵下了车。我从下车地点往回走的时候,没注意就撞到了树上。唉,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啊!我迟早要揭穿这帮败类,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

妻子一边嘴里嘟嘟囔囔地数论着小马,一边找药给他的那个包上涂抹,然后拿了块纱布敷上,再用胶带给粘住。小马故意撒娇似地“呻吟”着,假装痛的很厉害的样子。妻子看到他痛苦的样子,责怪他:“谁让你那样死脑筋呢?”

第二天早上,小马带着被包扎着的伤包去上班。当他一进单位院子,正好遇见几个往日里关系比较好的同事。那几个同事一看他头上包扎的纱布,就开玩笑地问:“这是怎么回事啊?让媳妇给抓得吧?哈哈......”

“去,去,去。”小马边说边径直进入了办公楼。

三个多月后的一天上午,小马接到一个电话,又是驾校通知他去参加科目四的补考。

第二天一大早,小马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驾校。到了驾校,他先去交费处交了补考费。

“你准备练几圈?”收费员问。

“什么练几圈?”小马迷惑不解地问。

“考试前可以练习几圈后再正式考试。最少要练习三圈,每圈收费260元,你看你要练习几圈呢?”收费员耐心地给他解释道。

“那我就练习三圈吧。”小马无奈地说。

“那就共缴费960元,三圈是780元,补考费180元。”收费员详细地给小马解释着。

小马无奈地交了960元,然后面无表情地去考场入口处候考。

等了许久,他才听到叫考员点到了他的名字。

进了考区,小马来到考试车前,向车里一看,考官又是上次那个“凶神”。他一看到这个“凶神”,就泄气了,但也只好上车。

一上车,小马看到那个“凶神”一眼顶着他,不说一句话,似乎等待着什么。可是,小马也不睬他,系好了安全带,发动了车,然后给“凶神”说:“我申请练习三圈。”

这时“凶神”一声不响地点了点头,同意他开始练习。

小马按照科目四的考点要求,小心地练着。练习了一圈,小马感觉良好。然后,他又继续练了两圈,回到出发点。到了出发点,“凶神”问小马:“准备好了吗?”

小马自信地答道:“好了。”

“出发。”“凶神”发令道。

出了驾校门,小马驾着车行驶在路考的道上,感觉自己开得很熟练,很轻松。此时的他,心情愉悦,脸上洋溢着满满的自信。坐在车里,他看到车外的树在微风中向他招手,树上的鸟儿在为他歌唱。他自信地认为今天他一定能通过,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地哼着曲子,逍遥自在地向前开着。正在他得意地驾着车向前行驶的时候,前面路口的红灯突然亮起,不经意间,他的车头将要接近红灯区界线。这时,“凶神”大喊一声:“不长眼吗?红灯了,还硬闯呢?不想活了?滚下去。”

小马被这突如其来的责骂给搞的一头雾水,莫名其妙。最后,他抬头一看,前面的红灯亮了。他捶胸顿足地深叹一声,把车停稳,便下了车。

下车后,小马专门看了一下,车并未越线。可是“凶神”把车掉了个头,“呜”的一声,便一溜烟地把车开走了。

小马一个人无精打采地走在回驾校的路上。他想不通为什么现在的人都变成了这样,考个驾照都要行贿受贿,不知道现在还有什么事情不需要贿赂才能顺利办成呢?他苦思冥想良久,最终也没得出答案。他一直懒洋洋地走着,尽管周围阳光依然明媚,树枝依然在微风中摇曳,鸟儿依然在歌唱,可是此时的他感觉心里阴云密布,风中热浪涌动,鸟声烦躁。他真想找个空旷无人之地大吼大叫一顿,消除他心里积压已久的闷气。他百无聊赖地像丢了魂似地走着,漫无目的地走着......

不知何时,小马浑浑噩噩地回到了家。他进了家门,将手包向空中随便一扔,随身倒在沙发上就闭上了眼睛,嘴里不由自主地嘟囔着:“我本来可以考过的,我本来可以考过的......”

妻子见状,吓了一跳。妻子自言自语道:“他这是怎么了?病了吗?”她关心地摸了摸他的额头,感觉有点发烧。然后,她拿了块湿毛巾给他敷在额头上。

小马自回家倒头就睡,一直昏睡到第二天早上才清醒过来。醒来后,他问妻子这是怎么回事?妻子告诉他发烧了,并要求他请个假在家休息。可是,他起床后,洗了把脸,然后就急匆匆地去上班了。

又过了三个月,小马又被通知去补考。

补考的那天早上,他来到驾校又交了960元,又练习了三圈,然后上路去补考。这一次,他终于通过了考试,因为这次的考官是“瘦猴”。尽管小马通过了考试,可是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这次之所以通过,并不是因为他的技能好,而是因为他的职业才过的。他们是害怕自己被曝光才让他通过的。

拿到驾照的那一刻,小马双手捧着驾照,泪眼婆娑,感慨万千。为了考这个驾照,小马从报名至拿到它,历时两年多,参加正式考试和补考共计10次,总计花去报名费和补考费近万元。这驾照考试不仅耗去他大量的时间,而且耗资大,更重要的是还造成他精神上、人格上的侮辱。小马越想越不是滋味,自言自语道:“所有的事情都是要偿还的。该让这帮蛀虫偿还一切了!”

一周之后,小马工作的报社的报纸周末版上发表了作者马前卒的一篇署名文章——《驾校考试中的猫腻》。文章反映了在驾校学习和考试中存在的索贿受贿、逼请吃喝、性侵女学员、考试舞弊等违纪、违法问题。此文一出,当地电视台、广播电台等都做了转播。

市委、市政府、纪检等相关部门的领导看到这篇文章之后,立马要求纪检部门组成调查组,对文章中反应的问题进行了调查。调查组经过深入驾校和学员中调查,证实本市各个驾校确实都存在这方面的问题。

最后,大快人心的一天终于到来了。小马学习的那个驾校一次就带走了十几人,有教练、有考官,其中也有校长。该驾校领导班子集体解散,驾校暂停招生,停业整顿。连锁反应,对其他驾校的违纪、违法人员也做出了相应的处理,敦促有问题的驾校进行整改。

当那十几个人被带走时,在驾校的所有学员全都聚集在通道两侧拍手称快,都大声呼叫:“好,好,大快人心!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