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春暖花开

时间:2013-02-21    来源:原创    作者:艾蔻  阅读:
    “你相不相信有一种爱,源于生命最初的血脉?”程墨一脸虔诚地在QQ上敲着字。
    “真有诗意呀你,不过,我不相信。我相信爱是一种日久生成的感觉,不相信你所说的这种面都没见过便隔空喊出的爱情。”依妍回道。
    “那么,就让我见见你吧,你总是拒绝我,让我也没有除了隔空喊爱之外的机会呀!”程墨狠狠抽了一口烟后说。
    “我不见网友,说了很多遍了。因为我不相信网络可以滋生爱情。你们男人不都是为了消遣才喜欢网聊的吗?再说,我很丑,我怕见光死!”依妍执拗地拒绝。
    这样不欢而散的对话不知发生了多少回,这一回,依妍还是决绝地离了线。
    依妍是个善良的姑娘,开朗且爽利,只是她说谎,说自己丑。实际上,她是个美若天仙的姑娘。她有着从十六岁起就蓄起的长发,有着与朱茵一样甜美而靓丽的面容,此外,她还有着让陌生人乍见都会觉得像是模特一般的高挑身材。她美丽又快乐,几乎人见人爱,却一直没有她爱的,所以,28岁了,她居然从不知何为恋爱。
    身边的闺蜜陆续嫁了,周围的女同学女同事也都整天围着小家庭如蜜蜂般忙碌。更恼人的是,上个月连一直跟在她身边像个小尾巴似的表妹也做了新娘。唉,她却依旧单身。本来自己也没觉得单身有什么不好,反正蹭在父母身边,有吃有喝有住的,晚归时有留灯,早起时有人气。单身是单身,依妍却从没有感觉到孤单过。只是,自从24岁的小表妹都嫁了以后,老妈算是按捺不住了,每当周末她懒觉睡得正香时,老妈就会边砸门边唠叨:“睡睡睡,成天就知道睡,生生把自己睡成了一个老姑娘!赶紧起来,不许再睡了!”她恨得牙根痒痒却也没法反抗,心里暗暗决心,要逃出老妈的掌控!
    女孩子逃出老妈掌控,最好的方法就是嫁人。再不讨喜的女儿,往往在出嫁之后都会成为娘家的宝贝。有的是因为,觉得女儿出嫁便是外人了,要客气。有是则是,多谢亲家收留了这讨债的丫头,对女儿好,其实是对亲家的一种感激。不过,依妍想到逃脱老妈掌控的方法却是买房搬家!
    依妍是一家500强广告公司的销售主管,即便当下房价不菲,买套小公寓对于她来说也还不算难事。想到就做,这是依妍一贯的风格。在老妈的砸门声未绝之际,依妍便坏笑着猛地拉开了房门,让老妈一个趔趄之后,她调皮地冲出门对老妈摆摆手说:“老姑娘我去约会咯!”
    出门后,便拨师姐静的号码,静在一家房产公司做企划,不久前聚会时听她谈起好像公司新近有楼开盘。新楼盘居然建在湖畔,虽然只是一处不大的人工湖,但是在都市的喧嚣中,有水的地方便是清雅的所在了。依妍从来都不是一个纠结的人,看了楼盘的位置和户型图后,便十分随意地对售楼小姐说:“合同呢?签约吧!”搞得售楼小姐一怔一怔地连刚从饮水机接来的水都险些泼出。“我就要这套,向阳的,而且能在阳台上看见湖面。”依妍指着楼模说。
    “对不起小姐,这套我选了。”说着,旁边一位高高瘦瘦看上去带点匪气的男子走过来非常傲气地说。
    “什么叫你选了?你付订金了吗?我刚说这套可以看见湖面,你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说你选了,你确定自己没问题吧?”依妍可不是好说话的主儿,一席话说得合情合理又足够梗人。
    “不好意思,小姐。这位先生确实是在你来之前就选定了这套房子,是我的疏忽没及时在楼层图上标记,对不起,请您再看看别的!”另一位售楼小姐紧跟着那匪男紧张忙不迭地鞠着躬说。
    “我们签合同,首付款需要多少,我现在马上就付。”依妍也不理睬那位点头哈腰的售楼小姐便对跟在自己身后半晌无话的售楼小姐说。
    “可是,小姐......”接待她的售楼小姐显然是个新手,突发的状况让她局促而紧张地满脸绯红。
    “算了,你买就你买吧!我大人不计......”匪男摆摆手,话还没说话完便被依妍一个嗔怒的眼神制止了,接着,他摸摸下巴,坏笑了一下说:“我是大人不计美人过,哦,不对,我是大人不跟美人争!你请你请!”说着他夸张地作了个揖离开了。
    依妍买的是现房,精装的单身公寓。所以,第二个周末,不劳老妈砸门她便早早起了床去为新居添物什。到了第三个周末,依妍便可以安稳地睡在自己的小窝里不用担心老妈神经质的咆哮了。
    一个人的生活虽然自由,可是也很冷清。偶尔不用加班和应酬的晚间,依妍都会很怀念在父母家和父母一家三口围坐餐桌旁边吃饭边开心聊天的情景,如今,只能顿顿速食打发。更糟糕的是,依妍发现,其实自己原来是很享受老妈没完没了的唠叨的,有个爱唠叨老妈的家家永远都是有人气的。而如今,电视在墙上自说自话,遥控器按来按去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节目。依妍越来越觉得一个人其实还真是件挺无聊的事儿。于是,便打开电脑,看看新闻,淘淘宝,再上QQ,找人说说话儿。
    依妍的QQ上好友很多,但基本上都是客户和同事。因为她平时工作忙碌,以往下了班也不喜欢再开电脑,所以她其实很少和人聊天。人有时就是这样,在你不需要某些东西的时候,那些东西偏偏要来找你,而你想要的时候,原来常来找你的那些却都遁得无影无踪了。那一晚,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也没有出现,大家都说好了似的头像黯淡着。打开农场那一栏,是好多年前玩QQ农场时加过的陌生人,居然有一个从没有说过话的人头像是亮着的。正要犹豫着是不是打个招呼,天哪,那人彷佛能透过显示屏隔空看心思似的,居然先打了张笑脸过来。
    于是,依妍便乐呵呵地和那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起来。居然聊得还很投机,那个人在依妍很喜欢的那座城市里经营着她最喜欢的一家连锁咖啡馆!
    真有趣!依妍心里想。
    于是,这个有趣的人便隔空陪依妍一起度过了许多个无聊冷清的晚间。
    直到有一天,有趣的人说他离开了那座城市,回到了老家创业。而老家居然正巧是依妍所在的城!真是有趣,依妍冲着电脑傻笑。
    再然后,有趣的人开始提出和同城人依妍相见。屡屡次次,依妍始终拒绝。

名字控


    一个周末,师姐静带了儿子叩开依妍的房门,依妍睡眼惺忪地接过师姐递来的鲜花,却发现家里连只可以插花的瓶子都没有。静摇头苦笑说:“哪有你这样过日子的,这么大的美女,却生活得一点都不精致!走,我们逛街去!”
    依妍被静不由分说地拉上了街,步行街上,依妍不情不愿地跟在静的后面,她一脸委屈得彷佛是在帮静买家居用品。静精神亢奋地买了一袋又一袋,转了一圈又一圈。这时,静的宝贝儿子不乐意了,走着走着便朝一扇玻璃门冲去。
    依妍和静紧跟着小男孩进门,居然是间温暖舒适的咖啡厅。里面音乐慵懒,灯光幽暗。这时,从吧台里走出一个高高的身影:“是你?”
    “是你!”依妍和他异口同声道。
    静在一旁惊呆了:“怎么,认识?”
    “嗯,还不是你......”依妍正要说起那天买房的事儿。
    “旧识旧识!”男子连忙打断,在咖啡厅的灯光下,他的匪气也没有削减。
    这时,静的儿子已经窜到了吧台里,噼里啪啦地敲起了电脑。依妍忙去制止,却见电脑上挂着的QQ上显示的正是她头像的对话框,原来,还是见面了!
    拉过孩子,匪男忙将他们让进隔间里,还没坐定,静就说:“真巧,依妍,这程墨是我发小,半年前才从外地回来!对了,想起来了,你们当然认得,十年前程墨当兵的时候去我们学校找我,还是依妍你给带的路呢!我都把岔给忘记了!”
    十年前?
    依妍刚进大学,便参加了师姐他们的国画社,那天在宿舍楼下遇见一位穿着武警制服挺拔如松的兵哥哥,还没好意思看他一眼就低头想要走过的时候,兵哥哥说女生宿舍不让男生进,可电话又不通,便开口央求她帮进宿舍找下静。那时,依妍正是要去参加静他们组织的社团活动,便将他给领了过去。
    其实,静不知,十年前的那次领路并没有令他们相识。他们依旧在人海中默默地擦肩而过,甚至,如果不是偶然间看了一眼吧台里的电脑,依妍也不会知道这个男人,这个在售楼部与她险些争一套房子的男人就是这半年多来每晚陪她说话的熟悉的陌生人。
    依妍坐进了咖啡厅这洒满阳光的座椅里,微微笑着,看玻璃橱窗外那明媚的春光。她掏出手机,登录QQ,消息飞快地传来,依旧是有趣的人约着相见的邀请。依妍只回了一句:“春暖花开,我们已然相见。”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