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吞蛇

时间:2014-04-22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纸葫芦  阅读:

  大明万历年间,岭南地区的人多以耍蛇为业。每到初夏季节,狭窄的道路上就挤满了从四面八方赶来的耍蛇人。耍蛇是一门手艺,也是一项人们赖以生存的工作。这些人中,尤以陈瘸子最为闻名。陈瘸子,祖籍贵州,元末明初时由于各路军阀的四处洗劫,不得已迁居岭南来躲避战乱。由于在捕蛇时摔伤了腿,众人都唤他叫做陈瘸子。陈瘸子玩蛇有两个绝活:一是徒手拔牙,二是生吞活蛇。众所周知,七寸与蛇牙是蛇的命门。没了蛇牙,蛇就失去了它最致命的武器;而七寸不保,这蛇的大限也就到了。要说这陈瘸子也真是个奇人,一把木质虎头钳,一点棉絮,就敢在蛇嘴里动手。再凶猛的蛇到了他手里,也没了脾气。这陈瘸子还敢吞蛇,半米长的幼蛇,放到嘴里,一柱香的功夫从嘴里拿出来,这蛇还能动,而瘸子则毫发无损。仗着这一点本事,陈瘸子的大名在岭南一带可是叫得响得很,众人见了都得称一声祖师爷。

  要说艺高人胆大这话可是一点儿不假,一日,陈瘸子又在大街上拉起了场子。只见陈瘸子灵巧地用手指捻起了一条幼蛇,像吃面条一样,“哧溜”一声就吸进了嘴里。围观者无不拍手叫好,人群中发出阵阵赞叹之声。陈瘸子也越发得意起来,只见他手指青年,眨眼间又是几条蛇进了肚。这时,一个道士拄着木杖走了过来。他凑在人群中看了几眼,不禁摇了摇头,重重地叹了口气。陈瘸子本见这个道士其貌不扬,就心生厌恶,这时又见他又是摇头又是叹气,更是怒火中烧。他跌跌撞撞地冲出人群,一把揪住道士的衣服,就要动手。众人一看这场面,赶快上前阻拦。陈瘸子被拦在一边,只能瞪着一双牛眼,不住地在那儿喘气。

  “大家伙儿给我评评理,我在这里卖艺开场子也有几十年了,还没遇到过这样的主儿。不叫声好留点儿碎银子就算了,还在这里唉声叹气,做什么道理?”陈瘸子还在不住地抱怨道。

  “贫道不过是路过此地,偶然间发现这位先生面色发青,周身似有阴气环绕,此为不祥之兆,故在此叹息啊”,老道说完就欲转身离去。

  “慢着,今天你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就不准走。我在此卖艺几十年,十几岁就跟着师父赶场练把式。这蛇,不论是生吞,还是拔牙,从来没有失手过。你在这里诽谤我有不祥之兆,我看就是想收点卦钱吧。”

名字控

  “罢了,你既然不肯相信,就当贫道在此胡猜吧。万物皆有报应,这蛇也不会例外啊。”老道说着走远了。

  “哼,什么道术,我看就是哄人的把戏罢了”陈瘸子嘀咕着,可心里总有点儿忐忑,也就没了再演下去的兴致,收拾了家伙也回去了。众人一看这出戏没了下文,也就散了。

  这年秋天,陈瘸子又随着戏班子去邻村表演,这吞蛇的节目照例是压轴出场。陈瘸子娴熟地展示着自己的耍蛇技巧,那一条条毒蛇在他的手里仿佛成了供人们娱乐的玩意儿,或吞或吐,不时引起台下的观众一阵阵惊呼。虽然已经是黄昏,可台下还是挤满了远道而来的观众。陈瘸子表演得也格外卖力,表演完吞蛇,又开始拔起了蛇牙。一番表演完毕,村长又设宴款待众人。陈瘸子本不想再停留,奈何村长盛情邀请,再加上陈瘸子也是贪杯之人,半推半就之下就喝到了深夜。眼看着窗外的夜色不断地加深,众人这才与主人告别,踏上了回村的路。

  这天晚上的气氛格外的阴冷,昏黄的月光,风吹着树叶飒飒作响。一群人行走在乡间的野路上,由于是深夜,狭长的路上空无一人。在酒精的麻醉下,众人不知不觉就走进了一片荒林之中。这荒林十分的诡异,几棵古柏成点状排列,棕黑色的树皮上泛着点点银光,细看上去,似乎正在微微颤动。正在这时突然刮起了一阵狂风,本来清晰的道路一瞬间就失去了踪迹,朦胧中好像眼前的柏树开始剧烈的翻动,一道人影被卷到了空中。众人急忙围做一团,一时慌了手脚,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不知是谁突然喊了一句,“瘸子呢?”众人这才反应过来,陈瘸子不知什么时候与大伙儿走散了。眼见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众人只好倚靠在一起,待到天明时再想办法。这一晚,黝黑的夜空中,不断传来低吼与惨叫的声音。众人挤在一起,仍是吓得瑟瑟发抖,虽然折腾许久,已经很疲惫,但却无人敢睡,就这样挨到了天亮。

  第二天的太阳似乎出来的格外早,看着眼前熟悉的路,大家急忙起身往回赶。回到家,把所有的人问了个遍,可都说没见到陈瘸子。村长也着了慌,立刻差人沿村路搜寻。一群人又把把昨天晚上的怪事和大家一讲,所有人都吃惊不已。大伙正议论时,一位老人走了过来。此人身着青衫,手拄松杖,颇有种仙风道骨的感觉。他看着众人惊慌失措的模样,就随口问了几句。听到那片荒林时,老人也皱起了眉头。他对众人说道,曾经在村子附近有过一处蛇林,里面住着一条花斑巨蟒,凶猛无比,来往的旅客若是遇到,断没有活着的道理,可这次为何没对众人下手就不知道了。众人听了,不禁心有余悸。不一会儿村里派出去的人也回来了,他们在一棵枯树下发现了瘸子的尸体。奇怪的是,他的身体上没有任何伤痕,唯独喉咙被咬穿了个洞。破烂的衣服上,星星点点的分布着几片蛇鳞,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瘆人的白光。众人方才想起道士所言,纷纷感叹造化弄人。自此之后,岭南再无耍蛇人,这门技术也逐渐消亡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