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凰求凤

时间:2013-12-13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松雨骄阳  阅读:

  你若只痴心于她,又何必当众倾肠,空惹一片相思

  ——题记

  “小姐!你慢点儿!等等小桃!”“快点快点!这边围了好多人啊!”我费力地挤过人群,自动无视掉旁边的抱怨声,谁也不能阻止我看热闹的决心!

  “喂,大叔,看什么呢?”“哦,天下第一才女卓文君来游湖,那个小伙子不自量力,口吃还想虏获卓大小姐的芳心,这不,全等着看热闹呢!”

  听了这话,我不禁打量起这个坐在地上的“勇士”,一身穷酸学生标志性的白衫,腿上放着一架破破烂烂的琴,长相普通,唯一出彩的也就他那双细长的手了。

名字控

  “小姐!小姐!可找着你了,这人多,不安全,咱回府吧!”“嘘!小桃,别吵!我跟你说哦,那个酸学生居然想勾引卓文君!这下有好戏看了!”“小姐!我们回去吧!不然夫人又要骂我了!”“小桃!你……”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凰,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略显沙哑的歌声伴随袅袅的琴音婉婉响起,和着秋风,恍然间,我闻见了春的气息,懵懵懂懂,一回过神,就看见整整齐齐排列着的小木板,感受着背后吹来的阴森森寒风。

  “小桃,去厨房拿点吃得来,我快饿死了!”“可是,小姐,您才吃过饭啊。”“是……我……我是要你拿来给我当宵夜的,看这情况就知道要跪一夜的。”“可是,小姐,到了夜里,厨房会送来的啊?”“你……你哪来这么多废话啊,让你那你就拿呗!”“是!我这就去。”

  “呼”看着小桃跑出祠堂,调整了下姿势,不禁又想到湖边的一树,一琴,一人,白衣胜雪,映着满地火红枫叶,那时的我,幻想着他是在为我而歌,为我而倡。

  当时我决定,要为他学会弹琴,只是那时的我还没有意识到,这就是爱情

  “诶,听说了吗?卓文君跟人私奔了!”“什么?谁这么大本事啊?”“好像是那天唱歌的,叫什么司马相如。”“当~~”“小云,怎么了?”“没事,爹,只是琴弦断了。”“嗯,我看你脸色不太好,小桃,先扶小姐去休息。”“谢谢爹。”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我都在后悔,自己居然会就那样略掉了父亲目送我时的不舍和悲哀。

  “小桃,收拾东西,走!”“小姐,这么晚了,去哪儿啊?”“不知道。”“啊?那你收拾东西干嘛?”“别啰嗦了,跟我走。”托宴会的福,我和小桃轻轻松松地逃出了丞相府,虽然不知道司马相如和卓文君跑哪儿了,但我还是无法忍受就那样呆在家里,任自己喜欢的人就这样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放开缰绳,放任马儿行走,我始终相信,我会再见到那个一身白衫的男人。

  两个月后,我见到了司马相如,但却不是因为我们有缘分,而是天下第一才女卓文君在自家门口开起了酒楼的消息成了所有人茶余饭后最津津乐道的事情。而当我风尘仆仆地回到京都时,看到的就是司马相如花上晒裈,卓文君当垆卖酒的情形。

  或许那时我就该意识到司马相如注定是卓文君的。可是,可惜的事,我带着小桃登上了酒楼不远处的高台,拿出琴,弹起了那首练了百遍的《凤求凰》。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原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两年后

  “小姐,你快点儿!沈妈妈都催好几遍了!”“知道了,小桃,你怎么还这么啰嗦啊?”打趣着这个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小丫头,我走进房外纸迷金醉的世界,坐在熟悉的位置上,灯红酒绿,一首《良辰美景》倾泻而出,甚至比《凤求凰》弹得还要熟练。

  “绿绮”“妈妈”“跟我过来。”“妈妈,你答应过我的。”“知道,放心,只是有位公子欣赏你的琴技,想要见见你。”跟在沈妈妈的后面,因为知道她为我操了不少的心,我才会答应去见那个等徒浪子,琴技好?这件口未免太烂了点。

名字控

  “司马公子,绿绮姑娘来了。”“谢谢”熟悉的姓氏,熟悉的嗓音,是他。

  “绿绮,站在门外干嘛?还不快进来?司马公子现在可是名满天下的大才子,难不成还会吃了你?”擦掉眼角溢出的泪水,深吸一口气,我举步踏进了这个让我不知该哭该笑的房间。

  “不知公子找绿绮有何指教?”“听琴”这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原本我以为自己会激动难以,但事实上,我只是平静地坐到了位置上,习惯性地弹起了《良辰美景》,“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停”抬起头,不解的看向神色如常的男人,“还是弹《凤求凰》吧。”因为这一句话,我的平静土崩瓦解,他记得我!他还记得我!他居然知道是我!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不得于飞,使我沦亡。”

  至此,京城甚传,皇帝面前的大红人司马相如,成了天芳楼头牌绿绮的入幕之宾,整日流连于烟花之地,吟诗作对,对酒当歌,好不快活。只有我知道,所谓的入幕,是怎样一番光景。

  你总说“绿绮,你这又何苦。”

  而我总是回答“司马,泼出去的水尚不能收回,这送出去的真心,纵有万般能耐,也敌不过那覆水难收。”

  可能是我的一片真心真的感动了你,你不再拒我于千里,偶尔间,你也会带我去参加京中子弟的聚会,曲水流觞,吟诗作对,席间配合默契,你唱我和,我若跳舞,你必弹琴,你若作诗,我便磨墨,好似伉俪情深,神仙眷侣。由于武帝对你赞赏有加,所有人对都是你逢迎拍马,对我也尊重有加。虽然知道不过是逢场作戏,但因为一人的一句“天生一对”,我还是忍不住开心了半个月。

  你为我在小巷深处安置了一个家,把我接出了天芳楼。小院的日子是我一生最快乐的记忆,睁眼就看到你安宁的睡颜,转身就是你温暖的怀抱,随处可见的是我们共同栽下的兰花,哪里都能听到你的琴声,我唤你相如,你叫我绿绮。在桃花树下埋上一坛相思泪,相约来年。

  “相如,写什么呢?”把你最爱的菊花茶放在你的手边。“‘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这是什么?”“家书”封好信封,上面是你灵秀俊逸的字,“文君亲启”。

  “我要娶你。”恍然间,这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情话,默默地将头埋进你的怀里,泪却止不住的落了下来。“好!”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卓文君的信到来的那一刻,就是你我分别之时。即使京都繁华掩盖了你对她的“亿”,即使你想娶我为妾,可卓文君就是卓文君,纵然我有一池泪水,也淹不了你回到他身边的路。对我来说,和你岁月静好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果不其然,一封回信,就让你做回了以前的司马相如,对卓文君一心一意的司马相如。可悲的是,我还见证了你的返璞归真。看着你打开她的信,我知道你我渐行渐远。

  “一别之后,二地相思,只说是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百相思,千系念,万般无奈把君怨。

  万语千言说不完,百无聊赖十依栏,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中秋月圆人不圆,七月半烧香秉烛问苍天,六月伏天人人摇扇我心寒。五月石榴如火偏遇阵阵冷雨浇花端,四月枇杷微黄我欲对镜心意乱。急匆匆,三月桃花随水转。飘零零,二月风筝线儿断,噫!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为男。。。。。。”

  我终于意识到何为才女,什么叫云泥之别,我居然还妄想从她的手里抢你,痴人说梦也不过如此吧。推开我挽着你臂弯的手,你颤抖地抽出后面附的一首诗。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簁簁。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卓文君阿卓文君,一信一词,你就让我输得一败涂地,体无完肤,司马相如眼里透露的只有愧疚了,一首《白头吟》,就能让全世界站在你的一方,更何况后面还有一封《诀别书》,司马相如注定此生只有你卓文君一人!

  默默地回到了房间,摆上一壶酒,两碟小菜,换上他最爱的衣裙,等待他最后的告别。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从暮色四合到万籁无声,从圆月高挂到旭日东升,终究还是没看到那熟悉的白衣。

  自嘲一笑,早该料到了,卓文君怎么可能还会让他有其他的心思,既然时机已到,就要断的干脆,不论是司马相如还是那个她连名儿都不知道的敌人,都不可能逃脱她的掌控。

  “敌人”?或许我还没那个资格吧。

  我只是他功成名就时所遇到的诱惑,与名利无异,现在他醒了,不要名不要利,我又凭什么让他多看一眼。想必卓文早已看透这一点,才会放任司马相如这么久,最后再凭一封信,一首诗,一纸诀别书唤回司马相如,还能令他心存愧疚,后悔一生。全都在她的计算之内,不然,她又怎么知道司马相如要娶我为妾,还将《诀别书》和《白头吟》连同回信一起交到了他的手上,只有冲击够大,才能瞒过司马相如。

  卓文君,我输得心服口服。

  醉醺醺的跑上城楼,只来得及看见你背着琴策马奔腾的背影,如初见时的洒脱,一袭白衣,一架古琴,一匹骏马。我早该知道你终究还是要回她的身边,她唤你长卿,即使是最甜蜜的日子,我也只是喊你相如;你为她弹奏凤求凰,却从未特地为我谈过一首曲子。你带我赴宴会友,却把她藏在心里。

  据说人在死前,一生的记忆会走马观灯的在脑中回现,可我跃下城墙时,想到的只有你我初见时“不得于飞,使我沦亡,姑娘,别来无恙否?”这个有着略微口吃的男人,是怎样如此通顺的将一句长句子说出来的呢?

  魂离躯体,虽然是坠落而亡,但身体却毫发无损,感觉到快要消散的灵魂,急忙向司马相如追去。

  “绿绮,对不起……”晨光中,一身白衣,抚摸着我的琴,轻轻地抱住这个我唯一爱过的男人,“相如……”

  “啊啊啊啊,好热啊!现在是六月伏天啊,你把我喊去海南干嘛!”

  “肖欢,你不觉得你已经懒得够可以了吗?整整在家呆了两个月了你……”

  “要登机了,挂了,拜!”连忙打断小林的碎碎念,想想未来一个月我都要和她在一起,我就觉得前途无望啊。“小姐,麻烦。”抬头一看,好清秀的男生,“小姐?”回过神,“啊!”连忙收起横行霸道的腿,满脸通红的目送他的脚尖回到位置。

  拜海南之旅所赐,我现在也就比以色列人白一点,开学时收到了无数的嘲笑,甚至和一个追我很久的男生打招呼时,他还满脸茫然的问我是谁,一整个早上心情都不好,以至于老师介绍转校生时也没注意,“同学,麻烦。”一抬头,脸好黑!咦?是他!在愣了一秒后,我们相视而笑,“好久不见,小姐。”

名字控

  后记

  最近京城经常会出现在人们口中的一个名字就是绿绮。这人乃是天芳楼头牌,本是宰相之女,刁蛮任性,经常出入下九流之地,喝酒赌博打架样样都来,不学无术,后来不知为何突然消失在市井之间。在宰相被判死刑后,此女再出现时就凭高超的琴技名动全城。结果好景不长,惨遭司马相如的抛弃,最后落得个香消玉殒的结果。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