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十年后,你是谁的谁?

时间:2013-10-14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崗天涯疯  阅读:

  引子

  乍一看到这一句话,欲的脑海中就闪出了那幅画面,淡雅的月色,恬静的荷香,轻盈的波纹,一个穿着粉色睡衣的女子无声地坐在岸边的石头上。

  一

  那是十年前的一幕,经过了十年岁月的磨励,这幅画面依然完整地保存在欲的记忆中,没有一丝的残缺。那夜,酒至微酣,欲独自在澄湖的岸边漫步。风清月淡云稀,天空中只有几颗星星在远远的闪烁着。湖光清凉,似有万千漪涟起,岸边孑影,怡然沉醉月荷中。偶尔的传来几声蛙鸣,牵着欲走向宁静的深处。边走边赏这迷人的夜色,喝酒前的烦躁早已不知去处。目光,追逐的湖中绿叶红蕾,品位着迷漫了一湖的淡淡的荷香。突然,欲停下了脚步,原本还有些脚步声的夜一下子变的更加的静悄。欲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月光下一个袭粉色睡衣的女子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也许她在想着什么心思,也许她也沉醉于这月色荷香,她没有感觉到欲的声息,面朝湖水一动不动地坐着,长发飘飘。也或许她并不知道,在欲的眼中,因为她的出现,使这夜色又更添了几分秀丽。欲陶醉于眼前的景色,如一幅画,却是任何一个名画家也无法画出的境地。不知痴了多久,被一声蛙鸣惊醒,欲不觉间吟道:风动澄湖香露,蛙鸣子夜轻烟。更深鱼浪柳纤纤,一袭红裳遥见。月色争添羞色,荷颜更染娇颜。暗香轻捻寄云间,幸事今宵得见。

  二

  被欲的吟声惊醒,她愕然地抬起头望着我。从她更添羞色的脸颊,欲读出了她听懂了那调《西江月》的意思。“好一首《西江月》,只是让我惭愧”。也许是看欲面善,她转过脸来怯怯地说。貌似新荷,声如黄莺,一时间又让欲怔立在当场。那女子见欲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一时有了些心慌。匆忙的站起,用几乎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说:“打扰了,告辞”。痴痴地望着那女子欲转身离开,欲才象是从梦境中醒来。急促地说:“姑娘请留步”。其实欲原本是个洒脱的人,只是这美景、这奇遇,太出乎了他的意料,才不由的呆了。那女子停了下来,问道:“公子,还有什么指教”?“姑娘,指教不敢,是俺不慎惊扰了姑娘倚月听荷的雅兴。只是说句真心话,几十年来俺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美景,而这美景中若是少了姑娘,就如同少了灵魂,少了灵性”,欲谦诚地说。“多谢夸奖,小女子汗颜”。见那女子如此说,欲赶忙答道:“姑娘,俺的话并非是为夸你,都是真心话。俺叫欲,如蒙姑娘不弃交个朋友,此生足矣“。“幸事今宵得见”,那女子低吟了一句瀚的《西江月》,莞尔一笑说:“偶叫梅,也有幸得遇公子。夜太深了,公子再见”。三望着姑娘转身移步,欲几次想说些啥却终于没有开口。小小说

名字控

  十年,弹指挥间。十年来,欲无数次的走进澄湖,迎过风淋过雨踏过雪,特别是风荷香暗涌的季节,欲更是夜夜留恋于澄湖,暗暗地呼唤着源。今天,距那个特别的日子正好十周年,欲早早的来到当初见到梅的地方。风还是那么的轻,月还是那么淡,荷香却比十年前盛了很多。欲象每一次来时一样,一遍遍地扶摸着梅曾经坐过的那块石头。月光,悄悄地数着欲的白发,坚毅的轮廓中流露出十年岁月的苍凉。似乎忘却了这宁静的月色荷香,欲悄然地坐在梅那夜坐过的石上。目光,凝视着那夜梅消失的方向……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