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折菊寄到君归处

时间:2013-07-19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童小昕  阅读:

 

  “菊儿,等到下月满月之时,你变提上彩礼去你家娶亲。”

  那一日,康华拉着我的手,说的那样动听,比世上任何的乐声都还美妙。

  我倚在他肩上,淡淡的笑了。

  康华,和我相识二十余载,算得上青梅竹马。

  “康华,这次南阳之行,我同你一道好吗?”我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名字控

  康华只是揽紧了我,“不可,战火纷飞,南阳是个是非之地,在家安心等我便可。”

  我看敖不过他,只得作罢。

  康华还是在某个梅雨飘香的早晨去了南阳。

  没有回信,没有联系,我盼着日头,等着康华说的下个月满月。

  日子如飞梭一般,康华没有回来。

  有人说,康华被攻城的将士打死了,有人说康华在南阳寻了个美丽的妻子成亲了……

  而我始终得不到任何的确切消息。

  我去南阳的时候,已经渐入冬季。

  早晨的薄雾有点凉,江南的初冬是这般的冷人心。

  我突然想起那日康华离去的场景,是不是他也曾像我这样眺望着家的方向。

  踏上南阳的第一天,我晕船了,吐得天昏地暗,可是我知道我的康华在等我。

  我没有料到刚巧是我踏上南阳的这一天,南阳城被攻破。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

  他立于马前。

  “所有将士听令,不许伤百姓一分,不许抢百姓一毫,违者斩。”他的声音如远古清泉直抵我耳边。

名字控

  那一刹我仿佛看到了希望,他是英明的将军,是这天下的主儿,那份霸气没有人能与之匹敌。

  可是,康华,这样第一种可能就排除了,你莫不是真的娶了美丽的可人儿?

  我摇了摇头,排除了这一种可能,康华与我在一起二十多年,我怎可不信?

  我来南阳的第三个月,所有的盘缠都用尽了。

  可是,康华,我还没有找到你,我怎么甘心走。

  我拿着康华一年前订婚的玉佩去了当铺。

  那是我第二次看见他。

  那时候他正问老板有没有收到过一柄镶有蓝色宝石的剑。

  这是第一次走进了看他,剑眉冷竖在额间,徒添了几丝英气。

  “姑娘,你这玉佩最多十两银子。”老板的话有如巨石砸在了心间。

  “这是纯正的玛瑙玉,怎么可能十两?”我有些不可置信。

  康华不会骗我。

  “姑娘,纯正的玛瑙玉这世上也是屈指可数的,这一块的的确确是假的,不信的话你可以去别家。”

  我拿着玉佩的手有些抖。

  康华,是你骗了我吗?

  我跌跌撞撞走出来当铺。

  看着这陌生的一街,康华,为什么我们之间会是这样的?

  ”姑娘,留步。“一个男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我转过身,恰好撞见了他。

  ”姑娘,你的玉佩。“

  他将玉佩递到了我手中。

  我看着那跟着我一年有余的玉佩,眉角微红。

  我红了眼,一个人,一座城,一直在找寻。

  康华,我不怪你。

  ”谢谢。”我将玉佩接了过来。

  他没走,那一日,我跟他走了很长的路。

  我知道他叫君莫宇,南朝的将军。

  我说,此番来寻人,可能过几日便走了。

  他说,若是可以这一日可带我在南阳四处看看。

  我看过一个人,他可以将战场说的像三国中那么硝烟四起,英雄豪杰云起。

名字控

  我看过一个人,他可以指点江山,将琴棋笔墨挥洒的大气磅礴。

  本该留三日,却足足留了半个月有余。

  因此回江南一事,便就此耽搁了下来。

  三年,之后。

  我成了他的妻。

  阿爹说,爱情就是两个人互相喜欢,刚开始恨不得天天能够黏在一起,后来会变成亲人,再也没法分开。

  我依稀记得阿爹说这话时,眼中是泪光,也许是想起了阿娘吧。

  以前,我和康华在一起,只知道,呆在一起久了,便是爱情。

  直到我遇见了君莫宇。

  南阳城的惊鸿一瞥,我终于知道了有一种东西叫怦然心动。

  康华伤我至深之时,是他在身边,彻底相谈。

  突厥来袭,我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在乎他,我为康华,寻至南阳,我为君莫宇,披甲上阵。

  红烛帐中,青丝三千垂落,映照着他英气的脸。

  我知道,此生,这是我的劫数。

  尾声

  康华:

  菊儿,为何你不等我却和君将军成亲了?十里长路,红毯让我的眼睛迷了沙子。

  君莫宇:

  菊儿,那日你将玛瑙玉落在了当铺,我便知道那玛瑙玉是真的,可是偏偏是私心让我没有告诉你,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永远都不会知道。

  菊儿:

  以前我以为我是爱康华的,直到阿爹说的那个人出现,我才知道,我错了,爱情从来都不是你所看到的。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