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争宠

时间:2019-04-10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李永生  阅读:

大太太是个有心计的人。

大太太是大家闺秀,三十年前嫁给吴家大少爷成了大少奶奶。吴家家规严,规定男人四十岁以前不许纳妾。但吴大少爷花心,想纳妾不敢,就偷偷在外边偷鸡摸狗。火急火燎地熬到不惑之年,就好像憋足劲准备起跑的运动员听到发令枪响,大少爷迫不及待地开始纳妾。大少奶奶当然不高兴,但却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况且大少奶奶理亏,大少奶奶理亏的原因是她不生养,嫁到吴家二十年没生下一男半女。如果不是那个家规囿着,说不定大少爷早就姨太太成群子孙一把了。

大少奶奶虽说不会生养,但大少爷一点不敢小瞧她。大少奶奶的娘家家财万贯,哥哥还在涞阳县府当差,有钱有势。大少奶奶出嫁那天,光陪嫁就装了六马车。吴府的家人从车上卸嫁妆,有个小伙子抱被褥,大冬天竟抱了一身汗,事后夸张地说:“大少奶奶家陪送的被褥又多又厚,能不捂出汗么!”啧啧!这家茬,谁敢小瞧!大家茬出来的孩子见多识广,办事“站位高”,大少奶奶举手投足就显得很大气,也处处透着精明。人若精明了,干什么都不吃亏。

说这话的时候,大少爷的爹娘都不在了。大少爷就成了老爷,大少奶奶就成了大太太。

吴老爷一连纳了三房姨太太。大太太心里多少有些窩火。过去,吴老爷归自己独有,今天却被几个女人“瓜分”了,虽说大太太不是个小肚鸡肠的人,但还是一时接受不了。而吴老爷偏偏是个看不出火候的主儿。自打娶了三房姨太太,几乎就不到大太太房中留宿了,夜夜去姨太太房中睡。用现在的话说,吴老爷不会照顾“平衡”,用官话说出来,就是没学会“弹钢琴”。到最后发展到一月也不去大太太房中一回。大太太受到老爷的轻蔑,自尊心受到伤害,就由窝火变成了恼火。但是大太太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大太太明白自己之所以失宠全是因为自己没三个姨太太年轻,而自己确实也到了人老珠黄的年龄。衰老是不可抗拒的,要想继续得到老爷的宠爱,就必须让自己年轻起来。

大太太开始刻意打扮自己。过去大太太觉得自己四十多岁的人了,就不注重打扮了,穿戴不讲究,也不怎么化妆。现在大太太开始改变自己的想法,重新开始擦胭脂抹粉,绫罗绸缎珠光宝气,把自己打扮得袅袅娜娜仪态万方。这一“刀尺”,大太太就又重新焕发出青春找回了自信,重新黏住了老爷的眼珠子。吴老爷说:“到底是大家茬出来的,老大打扮起来比她们仨一点不含糊。”就开始隔三差五地光顾大太太的房中。

haiyawenxue

然而,这只是成功了一半。

大太太最终是要把几个姨太太“比”下去。

那天大太太生日,大家喝了好多酒。二姨太讨好地说:“大姐真是越来越年轻”。大太太抿嘴一笑,借着酒劲接着话茬说:“再怎么打扮也不行了,老了,和几个妹妹站一起,我也就是个老太婆。要我年轻,除非你们变老!”说着忙捂嘴笑着连喊三个“醉了”。

大太太说的每一句话,几个姨太太都得好好嚼嚼。

第二天,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二姨太就脱下了那件新做的杭州真丝双绉裙子。大太太就拿了十块大洋送到二姨太房中,说你娘家爹不是病了么,请个好医生。

第三天,三姨太的高跟皮鞋就换成了家作布鞋。大太太就让丫鬟送去了一对玉镯,说你娘家妹子不是要出嫁了么……

四姨太也渐渐悟出了这一层……

大太太的奖励越来越厚。几个姨太太也越发识趣,最后彻底告别胭脂香粉,把漂亮衣服压了箱子底儿,老四竟还柴禾妞儿一样穿了件粗布大褂,外人一看只当吴府又添了个使唤丫头。

这时候,大太太就越发把自己打扮的风光无限,和几个素面朝天的姨太太站在一起,就有了鹤立鸡群的感觉。

不过,大太太觉得几个姨太太做的有点“过”,说明她们把自己的心思看得太透太透,大太太是个要面子的人,自己心里那点小九九被别人打了小算盘,虽然这正是她需要的结果,但仍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大太太是个说上联的人,就开始拿话“找补”:“妹妹们懒成什么样了?连妆也不画了!”二姨太意味深长地看大太太一眼,“吞儿”地一笑说:“费那劲!晚上脱了衣服,还不都一样。”大太太竟也被逗笑了。

至此,大太太才算彻底的胜利。大太太明显地感到老爷的目光越发热切起来,但到她房中的次数却并没增多。不过,大太太成了胜利者,姿态越发高了,却不再计较这些了,年龄大了,那事也就淡了。

那天,老爷去四姨太房中留宿。偏巧大太太那晚失眠,在床上烙了半天饼,难受,想借着月光到花园溜达溜达,经过老四住处时,见屋内还亮着灯,不时传来轻轻的说话声,大太太刚要迈过去,却听到话语中有“老大”。出于好奇,凑上耳朵,又偏巧窗帘没拉严,睁一眼闭一眼往里一瞄,见老爷斜靠在床上,四姨太正坐在镜子前描眉画眼。四姨太穿着好久都没穿过的绸缎旗袍,油光水滑的发髻上插了一根凤头簪。四姨太放下眉笔,用小手托起自己的脸蛋对着镜子端详了自己半天,就又拈起口红纸叼在嘴上,又捏起香粉团轻轻往脸颊扑打。收拾利落了,四姨太起身,对着镜子转了半个圈,就荡出了一股香风闪出了一片光灿。四姨太把口红纸“喷儿”吐老远,朝吴老爷一笑,说:“老爷,比大姐漂亮么?”接着把一只镶玉水滴耳环拿起来朝老爷晃晃。吴老爷会意,起身伸个懒腰,趿拉上鞋子缓缓踱过去,接过耳环边给她戴边说:“你们几个比你大姐透灵,一夜夫妻百日恩,这夫妻感情关键在‘夜’上,白天不打扮,哄了老大那么多钱,到了晚上,一个个却变成了狐狸精……”

大太太的身子就慢慢矮了下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