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山寨危急

时间:2018-09-10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刘学柱  阅读:

明朝时,皖西猪头尖上啸聚了一伙强人,打家劫舍,无恶不作。这伙强人中有个前不久刚入伙的,叫张忠,他手脚功夫了得,为人机灵,喜欢四下走动。大当家的“知人善任”,给了他一个“走动”的职位,专门从城里采购盐巴、布匹、药品等山寨的必需品。

这天,张忠挑着从县城采办的物品回到山寨,疲惫不堪,早早休息了。不知过了多久,山寨外传来一阵阵厮杀声,将他惊醒。这是怎么啦?张忠跳下床,冲出门想找人问个究竟,不想与一个人撞了个正着。那人看了看他,拉着他就跑,边跑边说:“大当家的找你!”

张忠问道:“大当家的找我有啥急事吗?山寨出了啥事?”

那人说:“许知县派官兵打来了,这次不同于往日,来势汹汹,山寨有点吃不消啦!”

张忠心惊肉跳,跟着那人跑到大当家的面前。大当家的见张忠来了,连忙将他拉到一边,低声说:“张忠兄弟,我知道你刚回山头,十分疲惫,但眼下山寨形势紧急,不得不请你过来。官兵逼我山寨太紧,唯有一计可以解山寨之围。”

haiyawenxue

张忠见大当家的如此恐慌,不敢怠慢,铿锵有力地说:“大哥用得着小弟,小弟必当竭尽全力!”

大当家的拉着张忠的手说:“你机灵过人,功夫了得,对县城又很熟悉,这事只有你能办。你现在就动身去县城,寻机干掉许知县。他一出事,官兵就无心围剿了,山寨也就得救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你再辛苦跑一趟!”

张忠抱拳说:“放心,我这就去办,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大当家的取过一颗夜明珠和一包银子,递给张忠,说:“这夜明珠是山寨的宝贝,我平日里连给人看看都舍不得,现在送给你了,需打点时就用上,用不上你就自己留着。兄弟,拜托了!”张忠觉得责任重大,也不多推辞,将夜明珠和银子揣进怀里,转身就走了。

张忠打扮成收山货的,从一个山崖顺藤而下,一不小心扭伤了腿脚,但好歹躲过了官兵。张忠顾不得疼痛,一瘸一拐地朝县城走去。

也不知走了多久,张忠远远见到一个布幡,上面写着“茶”字,原来是个路口茶水摊。张忠以前来过几次,摆茶水摊的是个干瘦的老头,专供路人喝水,奇怪的是,路人只管喝水,老头却一个铜子儿不收,强塞铜钱给他,他却说:“我摆这茶摊,只是方便路人,一向不收钱的!”

那老头似乎并不认识张忠,张忠累极了,端起茶碗,灌了个够。他在心里盘算道:我在这茶摊喝过几次茶水了,老头从没收我一个铜子儿。这次我肩负差事,生死难料,再不给钱,死了都欠老头的。我虽身为强盗,却不占这小便宜。于是他说:“老丈,我腿摔坏了,还有许多路要赶,能否帮我找个牲口骑着,马、骡子、毛驴都成!”

老头看了看张忠的双腿,点了点头,说了声:“你等等!”

不一会儿,老头牵了一头毛驴来,将缰绳交到张忠手里。张忠看了看毛驴,从衣兜里摸出几锭银子,说:“老丈恐怕不认识我吧?我在这儿喝过几番热茶了。今日骑走这毛驴,或许就不再回来了,这点银子,算是茶水钱和驴子钱!”

老头却摆摆手说:“我摆茶摊就是方便路人,要钱有违我初衷!至于这毛驴,也别说银子,我老头在这儿要银子有啥用,你只管骑去,能还我更好,不还也没事!”

老头很执拗,死活不要银子。张忠有事在身,不敢多耽搁,于是骑上那毛驴,拼命向县城奔去!

张忠到了縣城,偷偷摸到县衙大院旁蛰伏起来。等到天黑,张忠爬上县衙外面一棵高树,顺着枝丫,轻轻越过院墙,瞄准一间点着灯火的屋子,挺刀轻步踅去。不想“汪”的一声,不知从哪儿冲出一只恶狗来。张忠身子一闪,躲过了恶狗,接着拖着伤腿,闪转腾挪,与恶狗周旋。要是平时,一条恶狗,张忠几招即可将其毙命,但今日腿脚不便,心有余而力不足。张忠心急如焚,害怕惊动县衙里的差役……

这时,一个老人从那屋里急急走出来,厉声吆喝几声,那狗就不叫了。老人问张忠:“你是何人?深更半夜的,到县衙来何事?”

张忠藏起短刀,满脸堆笑,毕恭毕敬地说:“老人家不要害怕,我官兵正在攻打猪头尖,我有要紧事要禀报许知县。”

老人“哦”了一声,说:“难怪,这狗对县衙的人从不吠叫的,原来你是攻打猪头尖队伍上的。你可能走岔道了,许知县今晚刚去了猪头尖,亲自督阵去了!”

haiyawenxue

张忠傻眼了,在县衙大院转了几圈,除这老人外,再不见第二个人。张忠心急如焚,许知县去了猪头尖,他如何杀得了许知县?大当家的交付的差事,他如何完成得了?忽然,他灵光一闪:这老人莫不是许知县的爹?如果把许知县的爹挟为人质,许知县还有心思攻打猪头尖?主意打定,张忠单刀直入:“老丈是许知县的老父吗?”

不想老人摆手道:“我是许知县接济的一个孤老头,留在县衙打打杂。许知县确有一老父,却不在县衙住,一直守在九井老家!”

张忠不由得上下打量起老人,只见他一身粗布衣裳,皮肤粗糙,面色黝黑,果然不像许知县的爹。老人还在一边没完没了地说:“许知县真是爱民如子的好官啊,我一个孤老头,许知县却把我安顿在县衙照料……”张忠哪有工夫听老头絮叨,他迅速离开县衙,骑上毛驴,连夜出了县城。

张忠几番打听,天明时才找到那个叫九井的地方,四顾一看,见一条官道的路口有个简陋的凉棚,一面偌大的布幡在风中飘荡,布幡上一个“茶”字分外醒目。这不是那个老头摆茶水摊的地方吗?

张忠正发愣,那老头摇摇晃晃地跑过来,惊喜地说:“去县城办完事啦?我等你等得好苦啊!”

张忠以为老头等着他还毛驴,想想又不像,正纳闷,老头“啪”地将一个东西拍在他手中,张忠一看,是一颗夜明珠。原来,张忠喝了茶摊上的茶水,借了老头的毛驴,要给银子,与老头拉拽之间,不觉将夜明珠弄掉了。这个老头是识货之人,知道这夜明珠是无价之宝,一直在这儿苦苦等着张忠过来,把夜明珠还给他。

张忠大吃一惊,却又不动声色地将夜明珠揣进怀里,他急急地问:“老丈,我要找许知县的老家,许知县的爹住在老家,我有急事过来拜访他,有劳老丈指点。”

老头狐疑地看了看张忠:“你找这老头有何事,跟我说吧。”

张忠压低声音,说道:“我是许知县派来捎话的,有要紧事!”

老头听了,一本正经地说:“我就是许知县他爹……”

张忠蒙了,结结巴巴地说:“这、这……别开玩笑了。许知县的爹会在这儿摆茶摊?”

只听老头说:“我老朽虽没什么用了,却不能白活着,应该做点有益的事,于是就独自住在九井老家,在这路口摆个茶摊,给南来北往的人送碗热茶。我儿俸禄虽少,尚可供我一口吃的,所以我绝不收人一个铜子儿,更别说你丢了夜明珠这等宝贝,我就是拼了这把老骨头,也要把它交到你手中!”

张忠以为许知县的老屋一定是高宅大院,他爹一定是个锦衣玉食的乡绅,不想是这么一个摆茶摊供路人喝水、却不收一个子儿的干瘦老头!张忠心中翻江倒海:许知县的爹是这样的大好人,许知县自然也差不到哪儿去。相反,猪头尖山寨干的事着实有点儿……

现在,张忠要挟持许知县的爹易如反掌,他却怎么也下不了手!

张忠看看老头,又朝猪头尖的方向望去,许久才回过神来,他向老头连鞠了几个躬,一拐一瘸地朝着猪头尖相反的方向慢慢走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