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木纹黄

时间:2018-07-01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张晓林  阅读:

题记:青田石的一种,黄色,有千奇百怪的木纹形状。

金海陵王听文臣给他讲过一首词后,才知道南方有个汴州,那里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有杨柳岸晓风残月。更具诱惑的是,有嫦娥一般妖娆的美女,这些美女一律明眸皓齿,腰肢如柳枝一样婀娜多姿。他瞥一眼身边黑铁一般的山丘和黑铁一般的女人,便挥舞狼牙棒南下了。狼牙棒所指之处,一切化为齑粉。

他闯入一座寺院,身穿缁衣的小沙弥双手合十接见了他。在这之前,小沙弥正在抄经,墨迹尚未干透,散发着淡淡的墨香,中间还夹杂着一种暖昧的味道。金海陵王对这些没有兴趣,但那种味道他似乎很熟悉,可他没有去探究。他朝小沙弥咆哮:“给本可汗上生驴肉来,外加三瓮浊酒!”小沙弥面若止水,淡然说道:“寺内只有斋饭,没有其他。”金海陵王不知道斋饭为何物,但他不满意小沙弥那种波澜不惊的神态,便擎起狼牙棒朝小沙弥刚抄好的经书砸去。瞬间,狼牙捧的狼牙颗颗崩落。金海陵王疑惑地拿起经书,恍惚间他看到字迹深处似乎有江山万里与庭榭楼台,而在经书的另一面,他看到了隐隐血痕与累累白骨。金海陵王跪地叩拜。

金海陵王在寺内住了下来,然后派密探去汴州打探消息。第一拨密探回来,他问:“打探到汴州皇帝的消息了嗎?”密探吞吞吐吐地回答:“汴州皇帝在皇宫下挖了一条密道,然后偷偷去与一个歌妓幽会,不巧被躲在床下的词人听个透彻,写了一首词,现在大街小巷都在传唱这首词。”金海陵王微微一笑。第二拨密探回来,他问:“探听到了什么?”密探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说:“那个昏君曾七天不上朝,却去和一个姓蔡的太师躲到某个隐秘的角落作画去了。然后,又召见一个疯子到朝堂大谈书法。结果他所喜爱的珊瑚笔格被那个疯子装疯卖傻给赚了去,他事后越想越气,就把那个疯子贬出京城去了。”金海陵王咧开大嘴哈哈大笑起来。又一拨密探回来了,金海陵王大声问道:“这次可打探到奇闻?”密探满脸的愤怒,说:“作为一个皇帝,竟然以与禁军太尉校场蹴鞠为常事,还带着花花绿绿的宫女,宫女的尖叫声数里可闻!”金海陵王神情激昂,拍案而起,说:“汴州必亡!”

于是,金海陵王挥师南下,汴州成为人间屠场,白骨遍地,河水尽赤,昔日金碧辉煌的宫殿化为焦土。金海陵王将汴州皇帝囚于地笼之中,将大臣的宫邸和汴州宫中的妃嫔、公主以及大臣家的小姐赏赐给他麾下豺狼般的将士。将士们夜夜狂欢,并开始喊他为“万岁”!慢慢地,桀骜的将士性情有了变化,他们不再喜欢吃带血迹的生肉,硬要他们吃他们会作呕。金海陵王还吃惊地发现,一些将士开始跟着汴州的女人学习诵读经书;另一些将士不再热衷于刀枪棍棒,而是捻起细小的竹管开始作诗画画。将士们的性情也变得温驯和腼腆,昔日的粗犷暴躁没有了踪影。金海陵王隐隐感到不安,他谋划着发动挥师江南的军事行动。但他的计划遭到将士们的拒绝。他们私下里说:“这已经是天堂般的日子了,谁还愿意去流血送死呢!”金海陵王气得扭曲了脸孔,他开始辱骂和威胁将士们,将士们觉得金海陵王的面孔异常狰狞。一个狂风怒吼的夜晚,将士们设计杀死了金海陵王。

名字控

他们将都城迁至汴州,在有着十里荷花的杨柳岸边夜夜笙歌,纸醉金迷。不久,更北边的蒙古兵挥师南下,历史的惨剧注定在汴州重演。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