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十里梨花

时间:2018-07-01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周海亮  阅读:

她知道他们一直在较着劲。她知道他们的名字,叫粟,叫锦。

她在梨园里见过粟,在斑竹林里见过粟,在老君山和观音寺里见过粟。他们从未打过招呼,她只知他种田,英俊,有父亲留下的十里梨园。她经过他的梨园,见他站在似雪的花海之中,她的心即刻柔软,如同梨花织就的云絮。又飞出蜂,飞出蝶,哪怕她离开梨园,蜂和蝶也在,每天绕着她翩翩起舞,让她快乐并且不安。

她也在梨园里见过锦,在斑竹林里见过锦,在纯阳观和观音寺里见过锦。锦跟她打招呼,她应一声,提了白裙逃开。他知道锦在身后看她,他知道锦的眼神里充满爱恋。他还知道锦住在县城,做药材和丝绸生意,家族显赫。锦还有一个戏园,没事时,锦喝着茶,眯着眼,听戏台上的女子咿咿呀呀地唱。锦富有、儒雅并且悠闲,县城里几乎所有年轻貌美的女子,都想嫁给他。

梨花开的时候,她又一次在梨园里见到粟和锦。两个人正在下棋,锦占了上风,喝着花茶,悠哉游哉;粟满头大汗,苦苦支撑。她捂着嘴笑,却出了声,粟和锦一起扭头,她红了脸,匆匆逃离。却不知是因为粟,还是因为锦。

那天锦心情很好。他在南河边请粟喝酒,又喊来戏园子里的头牌。女子浅浅地吟唱,引来诸多看戏的乡人。女人莲步轻移,长袖轻舞,乡人们便醉了。加上免费的酒,便有乡人蹿上台,唱花脸,唱小生,直把南河变成露天戏园。后来她也去了,被乡邻强灌一点酒,又被乡邻强推上台。她大着胆子唱几句大青衣,台下便静了,锦便痴了。锦看看头牌,头牌垂了头,略显尴尬。——假如她去到戏园,头牌的位置,便非她莫属了。

名字控

她一直喜欢听戏,无人时,也喜欢小声哼唱几句。她聪慧伶俐,身子和嗓子,都像一泓春水。那天锦向她发起邀请,她低了头,不应,亦不拒。

像她这样芬芳的女子,只该属于县城而不是乡野,属于灯红酒绿而不是粗茶布衣。很多人都这样说,她信。

五月初五,南河龙舟赛,有粟,也有锦。鼓声震天之中,木桨激出的水花在河面上架起彩虹。龙舟们行至中途,粟与锦已遥遥领先。两个人都是鼓手,他们将鼓击出飞翔的节奏,眼睛却瞪着对方,似要将对方一口吃掉。两个龙舟并驾齐驱抵达终点,胜负难分。然后便是漫长的裁决,粟和锦的目光,都在寻找着她。她坐在河岸,撑一把伞,盯着河面上的彩虹,目光里的那片梨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锦最终胜出,他兴奋地跳进河水,大呼小叫,又掀翻自己的龙舟。

那天锦照例请乡邻们喝酒,那天粟注定闷闷不乐——不仅仅因为他输了比赛,还因为他输了她。那天她终于答应去他的戏园。她知道去戏园意味着什么,也知道被困乡间意味着什么。她父母双亡,她想她也许需要一个真正的依靠。

她在戏园子里唱戏,头牌黯然失色。她很快成为新的头牌,甚至成为戏园的号召。在县城,不管达官贵人还是凡夫俗子,都以能听到她的戏为荣。锦对她更是宠爱有加,百般呵护,日日盯着她看,如醉如痴。然她却时时想起粟,有时候,正唱着戏词,眼前一片梨花似雪。她分了神,却依然将每一句戏词唱得水灵灵湿漉漉。她天生是唱戏的料,每一个人都这样说。

不仅戏台上,很多时,在梦里,她也会见到粟。粟一袭长衫,或蓝或灰或白,锦看着她,或笑或呆或讷。还有梨园,梨花,阳光,柳絮,锄头,蝶和蜜蜂……她告诉锦,她想粟了。锦埋起头,想了很久,说,一起去看他吧。锦备了马车,备上酒,于是,又一个春日,他们在梨园里相见。

她在梨园赏花,他们在土屋里喝酒。她聽不清他们的话,她感觉自己一会儿是戏子,一会儿是农妇,一会儿又是戏子……从上午到黄昏,锦和粟喝光整整两坛烧酒。两个关公摇晃着出来,月亮隐至花间,下人恭恭敬敬地候着他们。锦看看她,说,回去?她看看粟,说,去听戏?粟摇摇头,表情扭曲。马车驶离梨园,她回头,见锦已换好长衫,月亮下一尘不染。

那夜有她的戏。她想那也许是她的最后一场戏。

回去途中,锦说他已为她购得一处宅院,宅院前,一方荷塘,十亩桃园,二十亩斑竹林。她问,有梨园吗?锦笑。当然有。

当然有,只是不在为她购买的宅院前。那是粟的梨园,锦已买下。粟当然不肯卖,但似乎,方圆三百里之内,绝没有锦买不来的东西。有时锦买东西,绝非仅仅用钱。

锦坐在台下,喝着浓茶,醉眼朦胧。四个保镖埋伏在周围,深醉里的锦,仍然预料到了什么。她描了眉眼,飘上台,绣着云手,唱着戏词,看着台下,湿了睫毛又湿了双眼。她见一袭白衫的粟冲进来,她见粟被两个保镖架到锦的面前,她见粟恶狠狠地盯住锦。她见粟挣扎着,保镖从他的怀里搜出一柄雪亮的匕首。她见锦接过匕首,打量着粟,笑着,摇着头,眼睛里喷出火。她咬住痛,唱一句戏词,腰间掏出一把梨花。那是梨园里的梨花,她将它们撒向空中,然后,第二把,第三把……梨花纷纷洒洒,遮了她的眼和身子,似雨打过梨园,粟与锦再也寻不见她。当花雨停下,他们惊惧地看到,她正手持一把剪刀。剪刀对准她的喉咙,她不说话,只盯住锦。

锦怔愣半天,长叹一声。锦挥挥手,示意保镖放开粟。锦说,那宅院,斑竹林,梨园,算是送你们的贺礼吧!锦扭头,看看台上的一片梨花,终流出眼泪。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