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赶考

时间:2018-04-08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麦浪闻莺  阅读:

天顺七年(1463年)二月末的一个下午,当彭教风尘仆仆地赶到北京城的时候,这天距大明王朝三年一度的春闱之期,已整整过了五天时间。

早春的京都,北风嘶吼,大雪纷飞,天地早已混然成白茫茫的一片,哪里还分得清哪儿是高高的大前门,哪儿是威严肃穆的紫禁城?仆人彭伯擦着浑浊的老眼,满怀愧疚地说:少爷啊,尽管我们一路晓行夜宿,快走紧赶的,可还是耽误了你的春闱之期呀。唉,说起来,这都怪我啊!

彭伯,快别这么说!彭教掸了掸棉袍上的雪花,一脸笑意。误了就误了呗,不是还有三年后的春闱吗?走吧,我们找江西会馆去,先安顿下来再说……

其实,无论是照路程计还是按时间算,彭教本不会误了这次春闱的。只是他在赴京赶考的路上,从衡水返回了青山镇一趟,才多耽误了半个月的时间。

彭教是江西吉水人,字敷五,号东泷,生于明英宗正统三年。他自幼聪颖出众,四五岁便开始习字绘画,七八岁就能出口成诗,二十四岁便以乡试第一的成绩高中举人,被誉为吉水的第一才俊。眼看春闱大比之期将至,彭教就在去年的十月初收拾好书籍衣物,携家人彭伯从吉水老家启程,一路步行北上进京赶考。

名字控

因家境贫寒,所带盘缠不多,彭教主仆二人一路上不是借宿在农家,就是寄居在山神庙里。过个三五天,彭伯才迫不得已地掏出十几枚铜钱,找一家简陋的小客栈住下,以便少爷能好好地洗漱一回。这种拮据而艰辛的旅程,彭教不以为苦,反以为乐。古人不是说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吗?他就趁这次北上春闱之机,遍游沿路的名山大川,好不惬意快哉。待走到河北衡水时,眼见京师在望,彭伯慷慨地选了家稍大点儿的客栈,并破天荒地点了一盘生爆牛肉,外加半斤衡水老白干,说是要好好地慰劳一下日见消瘦的少爷。

彭教掩嘴窃笑,说彭伯啊,您今天是怎么了,咋就这么大方,不再让我吃红薯加稀饭呢?

嗨,哪是哟!彭伯顿时两眼放光,哆嗦着手从怀里掏出了一支闪亮的金釧,凑过头来压低声音说:少爷你看,咱不是有这个吗?!

嗬!彭教问:您哪儿来的?

少爷,你可记得七天前,我们在青山镇四海春客栈住宿过一晚?彭伯压低嗓门说,第二天早晨起床后,我站在店门前等你出来,哪知楼上突然泼下一盆水,竟淋了我一头!我正准备发火数落楼上那个年轻女子时,忽然看见地上的水渍处,有一支金钏,就悄悄地捡起来。这不,路上一直都没舍得用哩。

彭伯,那天怎么没见您说呢?彭教腾地站起来。埋怨道,我看,您得赶快将这支金钏送回去!

送回去?彭伯瞪大了眼睛。凭啥?再说,又不是我偷来的。

把金钏送回去吧。彭教冷了脸,现在就去!

啊不,少爷!彭伯慌了,赶紧拦住彭教说:如果这样来回赶的话,肯定会耽误你的考期!毕竟,十年寒窗不易啊……

彭伯,我想这支金钏,必定是那位姑娘的心爱饰物。彭教严肃起来,如果姑娘的父母不见了这支金钏,定会紧紧追问这位姑娘的;如果这位姑娘说不清金钏哪儿去了,她父母就会苦苦逼问她的;如果姑娘的父母逼问得太急,姑娘又交不出金钏,说不定就会闹出人命的!您说,是人命事大,还是我考试的事大?

少爷,你这是何苦呢?彭伯说,算我求你了,行吗?

彭教说,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啊!说着就朝外走去。

事情果真如彭教所料想的那样。返回青山镇四海春客栈时,那位丢失金钏姑娘的父母,以为女儿将金钏私赠予人定了终身,而他们早已将姑娘许配了别的人家,正逼问那姑娘呢。那姑娘既说不清也道不明,只好整日以泪洗面,哭闹着要上吊自杀。姑娘的父母见彭教他们主仆二人送回了金钏,才算作罢。

这样,等彭教从青山镇经衡水再到北京时,春闱之期早过啦。

补记:据《英宗实录》载,天顺七年二月会试,闱中失火,焚举子九十余人矣。彭教因送还金钏故,聿免于难。帝怜众举子难,特颁旨赐进士身,谕祭于郊。礼部尚书姚夔伏地痛哭,哀动百里。是年八月补试,彭教第二。翌年廷试,彭教夺魁。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