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相府的客人

时间:2018-04-08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马宝山  阅读:

唐朝诗人王湾的诗不多,名气却不小。

王湾洛阳人,玄宗先天年间(公元712—713年)进士及第,授荥阳县主簿。主簿是县里掌管文书的佐吏,是个很小的官。掌管文书的王主簿每年替县令写“考绩表”呈报到朝廷吏部。王湾一笔好字,又一手好文章,让吏部考官看了无不称赞,常常呈报到皇帝案上,让皇上御览。皇上也是赞不绝口。这时候朝廷要编辑一套官府藏书《群书四部录》二百卷。王湾就被招进宫里,做编撰辑集工作。

与王湾一同做编撰的有十多人,其中还有和他一同进士及第的同乡彦辉。彦辉长得清秀,一笑一颦透着机敏乖巧。在编撰工作上却力不从心,彦辉就做一些打杂的事。

编撰每五册,都要派人送到礼部尚书那里阅审,这个差事就落在彦辉身上。彦辉乐此不疲,上传下达,把编者的意见报告给尚书大人,再把尚书大人的指示传达给大家。这样一来二去,指手画脚,彦辉似乎成了大家的领班,吏部尚书那边也是这样认为的。

《群书四部录》九年成书。编书有功,朝廷升了大家的官职。王湾受任洛阳尉,从七品,其他人大约也是这样的品级,只有彦辉一人升职正六品文散官承议郎。

淡泊仕途的王湾,自然不去多计较洛阳尉这个官职,喜欢诗词作文的王湾更有闲暇交接文人墨客,游历山水,以诗酒为乐。大约在先天年间或开元初年,王湾由楚入吴在沿江东行途中,泊舟于江苏镇江北固山下。当时正值冬尽春来,旭日初升。诗人面对江南景色,置身水路孤舟。感受时光流逝,油然而生别绪乡思,诗情迸发,当即展纸挥毫写下: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再提诗名《次北固山下》罢,饮酒陶醉于诗酒里。

名字控

这时候,阳光普照青山绿水,一行飞雁正从天上飞过。

《次北固山下》风靡当时诗坛。

在王湾游历山水的十几年里,他的同窗乡友彦辉凭着机敏和伶俐的口舌,在仕途上走得异常顺畅。在张说为相的第一年就升任为礼部尚书,成为相府的常客,也常常进宫见皇上,一颦一笑地说一些让圣上高兴的话,博得皇上一笑。

王湾也是年老,走不动了,就想进京谋一个闲职,安安稳稳地度晚年。这事就拜托同窗彦辉帮忙,便修书至彦辉。彦辉不日就来信说:静候佳音。

说来,一个七品小官进京城,对一个二品大员来说易如反掌,只要彦辉在宰相张说耳边随便叨咕一两句就成了。可是,问题就出现在王湾写的那首《次北固山下》诗上。

原来,宰相张说也是个喜欢诗词的人,看到王湾的《次北固山下》诗,爱不释手,亲自将这首诗题写于政事堂,还“每示能文,令为楷式”。

彦辉看到宰相亲手书的《次北固山下》展示在政事堂里,示为能文,又当楷式。嫉贤妒能的他就改变了主意,给王湾回信说:宰相大人甚不喜欢舞文弄墨,更厌恶因文废事的官员。说王湾四处涂鸦,荒废政事,老夫不免他洛阳尉,算是留给他一个面子……

王湾看过彦辉的信,对宰相张说虽有怨意,过些日子就淡忘了。那年仲秋,王湾与荥阳、咸阳等外地进京的官員一起到相府,拜望张相。王湾在相府政事堂看到,张相亲手题写的《次北固山下》,正在愕然。这时候张相再次夸赞这篇诗文是诗中楷模,诗苑奇葩。有人便说:“写诗人就在此啊。”说着就把王湾推到宰相面前。张相上前握住王湾的双手,激动地说:“王先生啊,久仰大名。做洛阳尉多年了,不觉得委屈吧?”

王湾一笑:“不委屈。不委屈,宰相记得王湾,就不委屈。”

那天,张相只留王湾一人,在府上小酌。宰相告诉他:朝野上下有不少人举荐他做州府道官,我没有答应,为什么?这些地方官员俯拾即是,就是在朝里做个大夫、尚书的官,也不难找啊。可是能写出“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这样艳丽千秋诗句的人,天下有几人啊。我提拔一个官职,却毁掉诗坛一代耀眼新星,其罪可口诛可笔伐的呀。

宰相的这番话,让王湾深为感动。在王湾对宰相的误解消除的同时,对同窗乡友彦辉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这时候,喜欢附庸权势的彦辉,攀附上太平公主,还加入她废掉太子的阴谋集团,事情败露,彦辉与团伙的许多人锒铛入狱。

这个案子由张说宰相审理,张相知道彦辉是王湾的同窗,又是同乡,对彦辉一定有些话要说的。一次闲谈。提起彦辉案的事情,张相问王湾:“彦辉在先生眼里是个怎样的人啊?”

王湾说:“彦辉在我眼里是怎样的人,已经不重要了。他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付出代价,宰相大人按大唐律例裁判就是了。”

宰相看出来了,王湾是个品行端正、行事严谨的人。可惜,这样的人无论在朝廷还是在地方官员里都不多见啊!

名字控

这天,宰相请王湾在府上用餐,两个人再一次小酌。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