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孽债

时间:2018-01-07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颜士富  阅读:

拴牛从身上摸出最后两毛钱,说:“全买小糖块。”拴牛拿了糖块走出小卖部就亮开了嗓子唱——

嗳——

什么鸟儿不孵卵哪

听那年年杜鹃啼唷

嗳嗨哟……

名字控

听到拴牛的歌声,九儿从屋里跑出来,拴牛拿出糖块说:“喊爹。”

“爹。”九兒喊。

拴牛给了一块糖给九儿,说:“喊亲爹。”

“亲爹。”九儿又喊。

“哎——”拴牛把糖全给了九儿。

九儿得了糖便一溜烟儿地跑回家。九儿娘见了便问:“九儿,是哪个给的?”

“拴牛叔给的,他让我叫他亲爹……”

“你叫了?”

“叫了。”

“啪!——”九儿娘打了九儿一嘴巴,“贱种,到底谁是你爹?”

九儿“哇”的一声哭了。九儿娘又心疼地一把将九儿搂到怀里,说:“乖儿子,下田耕地的是你爹。记住,你只有一个爹,懂吗?啊!”

九儿“嗯”了一声,便不再哭了。九儿娘就去找拴牛。见了拴牛,九儿娘说:“以后你可不能这样教孩子,让他爹见了,可受不了。”

“九儿是谁的,你最清楚……”

“拴牛,”九儿娘说着便给拴牛跪下了,泪流满面地说,“你就原谅我吧,我下辈子做牛做马去报答你……”

听了九儿娘的话,拴牛沉默了,他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中——

名字控

拴牛和九儿娘从小青梅竹马,一块儿上的学,天天都是拴牛背着九儿娘趟过砂礓河。中学毕业后,拴牛因家庭成分是富农没有继续求学的资格。于是,拴牛便早早地到生产队参加劳动。

鬼使神差,拴牛停学后,九儿娘也离开了学校,他们在一块儿干活,却很少有讲话的机会。尽管如此,当拴牛和九儿娘眼光相撞的一刹那,拴牛就读懂了她的心思……

一日傍晚,挂在树梢的太阳直往下滑,渐渐地大地披上了层淡淡的轻纱。此时,队长吹响了收工的哨子,拴牛便收拾好家什从棉田往外走。走着走,突然有人拽了他一下,是九儿娘……

他们的幽会终于被人发现了。从此,九儿娘就再也没有出过家门。拴牛因此也遭了殃,成了挨批斗的活靶子。

九儿娘被牢牢地看在家里,终日以泪洗面。眼看她的肚子渐渐地隆了起来,她的父母便草草地把她嫁了出去……

拴牛两眼模糊,嘴里不停地呼唤:“九九,九儿……”他无数委屈憋在心里,为什么骨肉相见而不能相认,我到底错在哪里?拴牛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哭了……

转眼九儿到了上学的年龄。九儿娘说:“叫九儿去上学吧?”

“九儿能打杂了,让他去队里放猪,也能给家里挣点儿工分。”他爹说。

“让孩子识些字,我们家连个会念信的人都没有。”

“屁!”九儿爹眼一瞪,“不识字能过,不识世也能过吗?”

九儿娘便不再理论。

拴牛是光棍汉,给队里放猪。九儿每天在前面领着猪走,拴牛跟在后面赶,这样队里给九儿一天记半日工,九儿爹很高兴。

九儿和拴牛把猪赶到一块空地上,让猪自由觅食。九儿便跟拴牛侃。九儿不再是两年前的九儿了,他不再跟拴牛叫“爹”了。于是,拴牛就教他唱——

什么鸟儿不孵卵哪

听那年年杜鹃啼唷

谁言杜鹃不孵卵呀

都说光棍下蛋眼子孵喔

……

在歌声中,九儿悄悄地长大。土地大包干那年,他就跟着他爹学种田,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

自此,拴牛和九儿在一起的机会少了。他时不时揣着烟锅愣神,有时见着九儿了,便盯着九儿出神地看……

晚秋,收种完毕。村里开始搞水利,工程按各户人口划到户。划工时,九儿爹和拴牛发生了矛盾,两人竟交了手。九儿爹吃了拴牛的亏,就回家找九儿。九儿听完爹的诉说后,就去找拴牛算账。

见了九儿,拴牛说:“九儿,我是你爹。”

“日娘,我是你爹!”九儿抡起一拳,将拴牛打倒在地,接着又是几脚,自此拴牛就再也没有站起来……

九儿犯了故意伤害罪,公安局抓了九儿。在上警车时,九儿娘哭着说:“九儿,你爹害了你,他不是你爹,拴牛是你亲爹……”

听了娘的话,九儿如同五雷轰顶……九儿被塞进了警车。警车鸣叫着开走了,

九儿仿佛听到拴牛在吼——

什么鸟儿不孵卵哪

听那年年杜鹃啼唷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