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铁匠

时间:2017-02-17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邱云安  阅读:

  武所虽小,却是名震闽粤赣三省繁华之地。

  盐上米下形成了武所独特的地理位置。来往的客商都是冲着这里业已形成的盐米交易市场而来。

  牛家曾是武所最大的盐商。江西来的米商专找牛家做生意。生意做得大了,自然被土匪给盯上了,牛老大一夜之间在武所没了踪迹,后来人们在长安岽发现了他的尸体。据说是躲藏在长安岽的土匪徐老妖所为。

  没了牛老大,牛家日趋没落,直到牛黑子开了家打铁铺。

  牛黑子自幼师从李铁师在下坝墟上学打铁。由于经常接触炭火的原因,他的皮肤像生铁一样黑黢黢的,所以人们干脆叫他牛黑子,真名叫什么倒是不记得了。

名字控

  他的铁匠铺开在武所城门墙下一个避风处。所谓“铺”,只是一间破房子,门面不大,矮矮的古屋,盖一层薄瓦。屋顶的边角延伸出去,挑出低低的檐。屋檐下是门框,窄窄的木条挡板没有卸完。门里屋角是砖石垒砌的火炉,风口时不时飘出烧尽的炭灰,伴着热气,把屋檐熏得老黑。门两侧钉着几束钉子,钉子上悬着细麻绳,下边挂着黑黝黝的锄头、镰刀。卸下的门板上吊着一块旧木招牌,招牌上拿红油漆写的字:打铁,打刀、农器具,改铁器……牛黑子每天就在这不足十平米的破房子里打铁。

  武所是个奇特的地方。集镇所在地仅一万余人,却有一百零八种姓氏。相传明洪武年间,贼寇作乱,朱元璋派十八将军前往剿灭,平定贼乱后,十八将军在此落籍,渐渐形成独特的方言,谓之“军家话”。这里的人多习武强身,防范土匪,因而铁匠铺是个热门的行当。刀、枪、剑、戟、犁、耙、锄、镰、菜刀等都是牛黑子每天要锻打的铁器。

  牛黑子打铁很讲究方法,他把铁器先在火炉中烧红,然后再将烧红的铁器移到大铁墩上,先让徒弟手握大锤进行锻打,他左手握铁钳翻动铁料,右手握小锤一边用特定的击打暗号指挥徒弟锻打,一边用小锤修改关键位置,使一块方铁打成圆铁棒或将粗铁棍打成细长铁棍。铁块由白变红再变黑后,牛黑子就把它放在炉火里继续烧,烧好后再打,他们时快时慢,反复地锤击,在叮叮当当的声音中,铁块在他们的锤下很快就变成了他们要打的东西。碰上兵器,像菜刀、镰刀、砍柴刀之类的铁器,牛黑子还要用更加锋利的、硬度更强的刀刃人工削出一定的刀口后,再用磨刀石磨出亮堂堂的、用手指皮肤横擦刀口有刺感的锋刃。所以方圆几十里,牛黑子的铁器都很出名。

  小小铁匠铺供应着当时闽粤赣相邻五县农家的生产生活用具,常常外省的人也翻山越岭来买牛黑子的产品。牛黑子因此得意,有人挑三拣四的,他还不乐意呢;人家问得多了,他爱理不理。

  父亲死后,牛黑子打铁时喜欢咬着嘴唇猛劲打,久而久之成为了一种习惯。人们说那是牛黑子把铁当成了杀父仇人,在咬牙切齿雪仇恨。牛老大生前倒不是很喜欢牛黑子,说他拗劲,不适经商,因此当年牛老大带着刚满五岁的儿子赴下坝墟,见牛黑子在李铁师的打铁铺门口哭闹着不肯离去时,就决意让牛黑子学一门手艺。牛黑子倒也是块打铁的料,学艺甚精,十几年后,成为李铁师最为得意的弟子。牛老大被徐老妖撕票后,牛黑子就拜别师傅,回武所开了打铁铺维持一家老小的营生。

  虽说武所城打铁铺不止一家,但牛黑子很注意树立自己的品牌。在产品定型后,牛黑子会在自己的产品上“盖章”,就像书画家完成作品后的落款。牛黑子的章是钢制的,中间有个“黑”字,淬火前趁产品未冷却,用火钳铗住小铁章,在铁章的上端用小锤子一敲,方形的“黑”字就永久地印在上面了,有点像早期的产品商标。这一做法也很有道理,曾经有人说:“牛黑子,你打的砍刀——刀口卷了,钢气不足。”牛黑子拿来正反一看,面无表情地说:“你弄错了,这把砍刀不是我打的。”原来,上面没有“黑”字商标。

  牛黑子人缘好,生意也一直很好。谁家的犁、耙掉了角,只需带一小块铁来,他便可免费将犁、耙掉的角补上。其他活计,价钱是不必问的,全凭牛黑子开口,然而好多时候牛黑子也缄口不语,任凭乡亲们随意给。风箱旁边摆放个盛钱的小木匣,乡亲们将钱往里一放,说声钱放木匣里了,取了锄头就走。牛黑子回一句:“行,再来啊!”他一眼都不往钱上瞅,仿佛往木匣上甩个眼神,都会伤了乡亲们对自己的信任似的。

  因此牛黑子的打铁铺总是生意兴隆,常常半夜还传来叮叮当当的打铁声。

  牛黑子就这样天天在打铁铺里忙着赶制从闽粤赣三省五县慕名而来的订单。

  没出五年,日本人侵占了武所,武所城笼罩在一片血雨腥风中。

  这天,牛黑子正在打铁,突然闯进两个陌生人,一个在门外望风,一个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立即把他拉到一旁拿出一张图纸,要牛黑子七天内打铸一百副长矛和大刀,说是对付日本鬼子用。

  听说是打鬼子,牛黑子丢下那些订单,顾不得吃饭,连夜赶制。

  交货这一日,趁着天黑,牛黑子把长矛和大刀全都装进麻袋里,那两个陌生人验货后立即和一个老大模样的人说:齐了。凭借门缝的光,牛黑子认出此人正是杀父仇人徐老妖。一股深仇大恨涌上心头。牛黑子怒目切齿,双目喷火。趁徐老妖不备,只要牛黑子一锤下去,即可报仇雪恨。牛黑子手中的大铁锤不停地颤抖……

  忽然东城门那边传来一阵狗叫声。“快走,鬼子来了!”徐老妖也在牛黑子迟疑间一刹那认出了牛黑子,一怔后立即当机立断带着他们消失在夜幕里。

  几天后,传来了徐老妖的队伍和鬼子激战断塔岗的消息。那些倒下的鬼子身上,插满了牛黑子打造的长矛和大刀。

名字控

  徐老妖抱着一把血淋淋的大刀靠在断塔上,血流遍地,已经没了气息。

  第二天,武所的人们发现牛黑子关了打铁铺,不知去向。

  几年后,外出经商的人回来说,八路军中有一名将领脸很黑,很像铁匠牛黑子……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