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孔雀东南飞

时间:2015-11-30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十里流歌  阅读:

  闻曰: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庐江府内。

  月夜情境,湖中亭内,女子垂目刺绣,白衣男子拂袖斟茶,甚是佳景。

  “仲卿,我与你成亲可有几年了?”女子缓缓抬起头,轻柔地说。

  “芝儿,约莫有三年了。”仲卿温柔地一笑,“是我福气好,拐来了这么个贤惠的美人儿。”

  “那我再问你。”吟芝的声音有些颤抖,“三年里,我待你如何?”

名字控

  “自然是甚好。”仲卿又斟了满满一杯茶。

  吟芝闭上眼,轻叹了口气,说:“怕是以后没有人能这么好好待你了。”仲卿手中的茶洒出来了一半,怔怔地望着吟芝:“芝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十七岁嫁到焦府,如今也有三年了。”吟芝背过身,“仲卿,”她长叹一口气,“我可能要走了。”

  仲卿一把抓起吟芝的手腕,有些生气地吼道,“芝儿,你嫁给了我,还想走哪儿去?”

  “如果是娘让我走呢?”吟芝偏过头,眼眶有些红。

  “那我现在就去找娘说理。”吟芝慌忙拽住仲卿的衣袖,“都这么晚了,算了吧。”

  “芝儿,”仲卿低头凝视吟芝的眼睛,“我娶你是要让你享尽荣华富贵,不是来让你受委屈的。”他放开吟芝,转身离去。

  吟芝就这么一直望着那抹白色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

  画竹阁里,灯火依稀。冷冷的月光透过红木雕的窗户,女子头发上的一支凤凰步摇闪烁着银光。她挚爱的人,仿佛还是昔日的少年模样,那个坚定地说会永远爱她的模样。

  “吱”得一声,仲卿推开门,步履有些踉跄。吟芝正坐在床边,青丝从耳际垂下,看不清她脸上是喜是悲。

  “芝儿——”

  “别说了,明日我就会离开。”吟芝垂下眼帘。

  仲卿走近吟芝,伸手轻轻勾过,搂入怀中,温热的气息在吟芝耳边流淌。仲卿略带沙哑地说:“芝儿,待我从太守府归来,我定会去接你,到时候随我远走高飞,再也不回来,你可愿跟我?”

  怀中的人儿点了点头。

  “芝儿,信我——”一滴泪水滑落到颈间。

名字控

  年少时,他信誓旦旦地说要娶她回家。

  成亲之日,他握住她的手,许给她一世幸福。

  如今,他给她暂时的温存,央求她信他。

  但愿他依旧白衫如初,她还能红裳如故。

  华山脚下坐落着几间简朴的草屋,屋前的高地上,坐着一位素衣女子,眉宇间生有一颗朱砂,极为标志。手中握着的一支凤凰步摇却黯淡了些许。

  一位老妇人从屋中缓慢走了出来,轻声唤道:“芝儿。”

  女子仿佛如梦初醒般,抬起清秀的脸庞,两行泪痕清晰可见。

  “太守府派人来说媒,你可愿再嫁?”吟芝不应,只是一个劲地摇头。

  “唉,罢了罢了。”刘母长叹一口气,“也是我刘家高攀不起,别再让你受委屈了。”

  夕阳的余晖将近,草屋前人影绰绰。

  “你听说了吗,焦府的仲卿公子要娶庐江城第一美人秦罗敷为妻,虽然是焦母逼迫的,不过也真的是才子配佳人——”

  吟芝僵立在原地,早已走远的两人的谈话中有着她不想触及的事实。手中的碗早已摔得七零八落,引得过路的妇人嗔视。

  望着身旁高大的梧桐树,不知是该笑还是该泣。

  明知是南柯一梦,学还是自缚双眼,义无反顾。

  走进屋,刘母正咳嗽着从里屋出来,银丝中夹杂着几缕黑发。

  心中一阵心酸泛过。

  “娘,”吟芝上山一步,声音微颤,“我嫁。”

  婚期定在三十日,太守家五公子与吟芝的婚事在整个庐江城传得沸沸扬扬,太守府中忙内忙外,张灯结彩。

  夜里,熟悉的马蹄声由远及近,急促却忧伤。男子伫立在屋外,白衫如初,只是笑容多了几分苦涩。

  仲卿双眼通红地拉过眼前的女子,近乎低吼地说道:“为什么,我说过会带你走,为什么不肯信我?”

  吟芝低头,僵硬地挣脱了仲卿的怀抱:“你也要娶秦姑娘了吧,我们终究还是有缘无分,就此别过吧。”转身离去。

  仲卿伸手去抓,却只抓住一丝清风。他不知道,吟芝转过身的一瞬间,有一滴泪珠从她衣袖上划过。

  你违背不了你的母亲,我也抛不下我的亲人。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此生别过。

  大婚前夕。

  一身嫁衣的她仿佛一朵绽放的红莲,青丝绾起,眉间一点朱砂,鲜红似血,宛如未出阁时的模样。手中攥着的一支凤凰步摇依旧冷冷地闪烁着光,那是,他亲手为她盘起长发。

  她纵身一跃,像一片命殒的枯叶,坠入冰冷刺骨的江水中。远处丛林中,鸳鸯哀鸣三声。

  次日,庐江府内,一缕白绫飘落。

  华山上,立有两块墓碑,墓旁种有松柏和梧桐。

  丛中有双飞鸟,自名为鸳鸯,仰头相向,夜夜哀鸣。

名字控

  (完)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