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上邪

时间:2015-09-05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 Denny妮  阅读: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欲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大胤皇朝,敬帝十年,皇后甄氏诞下一皇女。此女爱笑,笑容如那正盛开的桃花,敬帝喜之爱之笑之曰:“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不如名为桃夭。”

  桃夭为其小名,正名为宁和。桃夭这名只有亲近之人才可喊之,其余人皆得恭敬称其一声“宁和公主”。

  是日,桃夭于庭院中抚琴,琴音袅袅,绕梁三日,可见琴技了得。

  一曲罢,桃夭接过侍女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手。

名字控

  “哎,天天如此,不是琴棋书画,歌词诗赋,便是女工刺绣!这日子如何过得下去?烦死了!”桃夭嘟嘴抱怨,满脸哀愁。

  如今正是十四岁的年纪,爱玩,好奇心重,却被困在这重重宫殿,每天面对一样的景色一样的人,做着一样的事,无奈烦躁。

  “公主,听说,魏大将军骁勇善战,用兵如神,把北疆打得那个叫落花流水啊!过几天,就要班师回朝了!还听说,陛下派了五王爷出城迎接呢!那时,肯定是一大盛况!真想去看看!”侍女玉琼接过桃夭擦完手的帕子,顺便对她说了这事。

  “魏大将军是谁?还要五哥去接?”

  “魏大将军便是魏延,短短五年时间,便从一个小兵,当上了将军,真厉害呢!这次又打了胜仗,估计又少不了丰厚的赏赐。”

  “是么?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宫里的姐妹都在传,所以我就知道一些。”

  “嗯!”桃夭点头,大眼睛滴溜溜地转啊转,突然有了主意。

  三日后,天朗气清,惠风和畅。这日是魏延班师回朝的日子,五王爷并几个朝廷大臣,早早等候在城门口,可见,敬帝对魏延的重视。

  百姓们也早早占据了城门前的街道,只为看一眼传说中的勇猛的大将军。

  此时,离城门很近的茶楼的二楼窗口,出现了两道身影,乍一看是清秀俊雅的小公子,仔细一看,嗬,竟是两个小姑娘。

  没错,这两人便是偷偷逃出宫的桃夭及其侍女玉琼。桃夭待在宫里已腻了味,早就萌发出宫的想法,如今趁着魏延回朝,宫里的人都在忙碌,看管她的侍卫比较松懈,便偷偷跑了出来。她想看看这个魏延长得什么样。

  “怎么还没来?都等了好久了!待会还得赶紧溜回去呢,被父皇知道了,那还了得!”桃夭有些焦躁不安,毕竟自己是偷偷跑出来的。

  “公主,”呃,在桃夭的瞪视下,赶紧改了口,“公子,别着急,马上就来了。您先喝杯茶,吃吃点心。”

  桃夭无奈,返回桌前,坐了下来,无聊啃着点心。

名字控

  没多久,外面一阵沸腾。

  “公子,来了来了。”

  桃夭放下点心,走到窗前,只见百姓们都沸腾了,一边热烈的交谈,一边往前方看去。

  桃夭望去,只见一条黑色巨龙正在缓缓前行,肃杀之气迎面扑来,百姓们也逐渐的安静下来。

  巨龙越来越近,桃夭终于看清了巨龙前方的那个人。嗬,没想到这人这般的俊美,剑眉斜飞入鬓,眸若星灿,鼻梁高挺,薄唇紧抿。俊美中透着英气,怎一个俊字了得!

  魏延端坐爱马若风之上,缓缓前进。桃夭看着他俊美的脸庞,潇洒的身姿,脸上浮现一丝可疑的红晕。

  看着他经过她的身旁,桃夭留恋看了一眼,收回了目光,她该走了,不然被人发现她偷偷出宫,麻烦就大了。

  转身之际,却瞥见对面楼顶出现一黑衣人,正拉弓对准了下面的魏延。桃夭震惊地张大了嘴,看着那人就要发射弓箭了,突然趴在窗口,朝着下面那人大声喊:“小心!”

  “咻!”箭朝着魏延直直射去。

  魏延转身拔剑,一剑砍断飞来的箭矢。在桃夭出口之际,他已感知到危险。

  无数的黑衣人从四处窜出,攻向魏延。魏延的亲兵,五王爷派来的御林军,与黑衣人战成一团。百姓们尖叫着,惶恐着四处逃窜。场面非常混乱。

  黑衣人虽然功夫了得,训练有素,配合默契,毕竟人数少,一会儿功夫便被魏延等人歼灭。

  扯下蒙面布巾,竟是北疆人面貌,看来是北疆不甘战败,便派人潜伏至京都,寻机刺杀魏延。

  “将军,安好?”五王爷上前紧张询问。

  “末将见过王爷,无事。”魏延抱拳。随后命人清理现场,安抚百姓。

  “哎呀,你们放开我!扭疼我了!”

  “疼死你最好,如何偷出宫来?”五王爷看着被侍卫扭送过来的桃夭玉琼,不悦道。刚她喊小心的时候,他便觉得声音熟悉,派人去把人带过来。

  “哎呀,放开放开!”桃夭很气恼地挣扎着,要死了,被抓到了。

  五王爷挥挥手,侍卫放开两人退了下去。

  “如何穿的这般模样,出的宫来?”

  “哼!”气恼跺脚不回答。

  “你这丫头,做了错事还这般模样,平时先生是怎么教的!”五王爷有些愠怒。

  魏延看了看眼前打扮成小公子模样的小姑娘,心想这该便是那位公主——桃夭了吧。其实很好猜,宫里就一位公主,年纪也对得上。

  娇小玲珑的身姿,面容清妍秀丽,虽不见得多么美丽动人,也别有一番风味。特别是此时,白皙的小脸儿,因生气布满了红晕,懊恼的神情,怎么看怎么可人。魏延眼里浮现了笑意。

  “王爷,还是先进宫面圣吧,莫让陛下等急了。再者,魏延还得多谢宁和公主,刚才出声提醒,魏延得已防范。”

  魏延开口转移了五王爷的注意力,同时也为桃夭解了围。

  “你怎么知道我是宁和,以前你都没有见过我啊?”桃夭有些小兴奋,急急问道。

  魏延淡笑不语。

  “你笑起来真好看!”

  呃!面对眼前言笑晏晏的人儿,魏延抽了抽嘴角,迅速恢复回以前不苟言笑的神情。

名字控

  “咳咳!好了,赶紧进宫面圣。桃夭也一块儿走。”说完率先走了。

  进宫面圣,无非是汇报一下军情,听皇上几句的褒奖,接受一些赏赐。

  只是殿上出现桃夭,引起了一点小轰动。五王爷说明了情况,替她求了情,皇上心情好也就不追究她私逃出宫的事了,只是严厉训诫了一番。

  “公主,公主,公主!”

  “啊?什么事?说话这么大声!”惊魂未定的桃夭放下书本,拍拍胸口。

  玉琼有些委屈道:“奴婢都喊您好多次了,您都没听见。公主是不是不舒服啊,这两天都魂不守舍的,这一页都看快半个时辰了,还没看完。”

  桃夭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微微泛红,摇摇头,“没事。”

  “可是公主这个样子不像没事啊。脸都

  红了,是不是生病了,奴婢去请太医!”说完急急忙忙要走。

  “诶,回来,我没事!你去换杯茶来,茶凉了。”

  玉琼换了茶,桃夭端起,抿了几口。

  “对了,公主,明天晚上有宫宴,所有四品以上大臣及其嫡子嫡女都会参加,为魏将军接风洗尘,您要参加吗?”

  桃夭因为得皇上宠爱,对于宫宴,除了特别盛大的,其余的是否参加均随她意。这次宫宴算是特别盛大的,所以玉琼才会询问。

  玉琼说起宫宴,桃夭又想起了那个人,微微低头一笑,“去啊!”

  第二天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宴席上,觥筹交错,歌舞升平,好一派热闹景象。

  很多大臣都来恭贺魏延,向他敬酒,魏延一一回应感谢,不一会儿,酒已喝了几壶。可是他依旧面不改色,看来酒量很好。

  桃夭坐在席上,时不时的瞥一瞥他。他今天穿了常服,脱了铠甲,显得更加的俊美。那酒一杯一杯毫不犹豫地饮下,嘴角微微翘起,眼睛迥然有神,好个意气风发,帅气潇洒的少年郎!

  桃夭想着,笑出了声,脸上泛红,有点热。

  “公主怎么了?”

  “没事,我出去走走,有些闷。”

  桃夭起身出了宫殿,夜风袭来,吹散了热意,反而有些冷了。

  “玉琼,你去拿件披风来。”

  “是。”

  玉琼走后,桃夭百无聊赖,四处走走后,看见前方有个凉亭,便走了过去。

  “吓!”

  走上台阶,抬头看见突然眼前出现的人影,桃夭吓了一跳,反射性的后退一步,却忘了后头是台阶。

  “啊!”

  意料中的痛楚并没有传来,而是跌入了一个微凉的怀抱。

  “没事吧?”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桃夭刷的一下睁开了双眼,呈现眼前的是一张俊美的脸庞。

  她怔怔地看着他,他笑意盈盈地看着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桃夭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别人怀里,忙挣脱了出来。

  “谢谢!”声音细若蚊鸣。

  “公主怎么在这?”

  “我出来透透气。”

  “我也是。”

  “哦。”

  “呵!”安静的环境里,这一笑声是那么的突兀。

  桃夭抬起了头。

  “传说中的宁和公主是个大胆率真可爱的人,怎么魏某看起来不像啊?”魏延笑了笑,打量着眼前的人儿,她穿女装,比男装好看多了。

  “哪里不像了?”

  魏延看着她,淡笑不语。

  桃夭被他看得不好意思,脸不争气的红了,“看什么看,竟敢这般看着本公主?”声音有些大了。

  桃夭只有在生气,或者没底气的时候,才会大声说话,并自称“本公主”,一般情况下都是喊“我”的,她并没有什么公主架子,这也是很多人喜欢她的原因。

  这次自称“本公主”,显然是后者的原因。再怎么说,她还是一个小女孩,被自己有好感的男人看着,还是会害羞的,没什么底气,没有了平日里的沉稳。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