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七女董永离婚记

时间:2014-03-07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尼溪  阅读:

  七女约董永,春暖花开日,槐荫树下再相会。

  董永满心喜悦,特意穿了一身干净的粗布衣服,带着儿子,早早来到槐荫树下等候。

  午时三刻,天门开处,七女飘然而至。

  与当年“槐荫树下离别”的悲愤和次年“槐荫树下送子”的喜悦不同,这次七女的表情显得矜持、冷漠,见面后,一把将儿子拉到身边,一边打袋里摸出一张“离婚协议”递给董永,说:“我们离婚吧。”

  “娘子真会开玩笑。”董永没看“协议”,只是看着七女,憨厚的笑笑说。

名字控

  “谁跟你开玩笑了?这是我认真考虑后做出的决定!”

  见七女严肃认真的样子,董永才把“协议”从头至尾看了一遍。看后问道:“这是真的?”

  “婚姻事大,怎可儿戏。”

  “那……那……你当年离别时不是发誓‘不怕天规重重活拆散,我与你天上人间心一条’吗?怎么一下子就变了呢?”董永支吾了半天问道。

  “此一时也,彼一时也。不错,那时我是发过誓的,可天地在变,人、仙也不得不变。”七女看了看董永,接着又说道:“我看哪,没变的就只有你董永,还住着那个破窑,还穿着一身粗布衣裳,还是那副寒酸相。你叫我怎么还能跟你生活在一起?”

  董永听了,有些激愤的问道:“那你当年不是说‘寒窑虽破能避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吗?”

  七女摇摇头,显出一脸的无奈,叹道:“你这人吃亏就吃亏在这‘一根筋’上,还死守着当年的许诺。可当年是当年,现在是现在嘛。现在你们人间女孩都知道,‘宁可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在自行车后笑’,何况我们天庭呢?其实,你要是活络点,也不至于落到现在的样子。凭你当年‘卖身葬父’的名气,稍微活动下,还不早就到天庭谋个职位了,也不至于夫妻长期分居到今天。说真心话,我也经常在父王面前为你哀求过,你曾多次为你求过人。可一方面父王对我当年私自偷下天庭仍怀恨在心,一些当年追求过我现在已握有实权的人仍怀着嫉恨;另一方面,天庭也在实行民主法治,反腐的形势也是日趋严峻,特别是在用人方面,强调要公开公平公正,且出台了一系列的负责、追究制度。即使父王和一些好心人再想帮忙,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逮了。即使相聚无望,还不如快刀斩乱麻,尽快离了,好各奔前程。”

  听了七女的一番表白,董永是又感动又愤怒,指着七女,无限哀伤的忆及前情,说是:“想当年,我‘卖身葬父’,在前去傅家上工的路上,是你拦住我,硬要与我配婚,‘只要大哥不嫌弃,我愿与你配成婚,’还拉出槐荫树做媒。接着,我们一同到傅家做工,又是你点‘难香’招来你的姊妹们,一夜织成一百匹锦绢,把我的三年长工改为百日。后来,我们回到寒窑,夫妻恩爱,‘我耕田来你织布,我挑水来你浇园。’再后来,你身怀有孕,你父王派天兵天将来捉拿与你,我昏倒在槐荫树下。你悲痛欲绝,‘董郎昏迷在荒郊,哭的七女泪如涛。你我夫妻多和好,我怎忍心,董郎夫,啊!将你丢抛、将你丢抛!为妻若不上天去,怕的是连累董郎命难逃。’想不到,你一到天上,心变得就这样快、这样狠。”

  “怎么老是当年、当年的!”七女不耐烦的嚷了起来:“当年,一来因我年轻幼稚,二来也因当时天庭过于沉闷、寂静,我才做出了那样荒唐的事情。现在的天庭实行了开放政策,天仙们个个思想解放,形势发展一日千里,怎能还抱着老皇帝不放呢?我们要着眼现在,放眼未来嘛!”

  董永见七女已恩断义绝、心意已决,也就横下心来,说道:“离婚可以,但有一条,儿子要归我。”

  七女有些夸张的“哇”了一声,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婚么?我主要就是为了儿子才决定与你离婚的。”没容董永回答,紧接着又说道:“你说说,就你这穷乡避壤,学校没个像样的学校,教师没个像样的教师,你叫儿子到哪里去上学?就是勉强的读几年书,你叫儿子到哪里去找工作?难道你想我们的儿子、孙子、乃至祖祖辈辈的都像你一样的耕田或打工、当一辈子农民或打工仔吗?难道你不想我们的儿子到天庭接受优质的教育、将来找份体面高雅的工作、有个好的前程吗?”

  “那你把儿子带到天庭读书,但户口要留在人间。”

  七女又气又急,指着董永的鼻子直嚷:“你这人怎么还是那样的愚昧无知,微型小说 www.haiyawenxue.com一点都不知晓天地间的户籍制度呢?儿子的户口不随我牵到天上,就进不了天挺里的正规学校,将来也无法安排工作。”

  董永欲诉无言、欲哭无泪,踌躇了半天,只得在“离婚协议”上签上名。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