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水墨青花 (二)

时间:2013-03-16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姚小邮  阅读:
  “别怕,会有人来找我们的。”  
十岁,苏墨为她挨了苏爸爸的一顿揍,整个暑假只能在房间弹钢琴。  
“苏墨哥哥,你这个年纪应该好好读书对吧。”  
“嗯。”  
“早恋是不是应该扼杀在摇篮里。”  
“嗯。”  
十五岁,苏墨因为她交给苏妈妈的那份情书,被杜绝了与一切女同学的来往。  
一诺的二十岁,苏墨是讨债来了。  
这场接风,她只记住了一个人,两件事,他有女朋友了,他回来是办手续的,要去英国读研究生。  
不知道酒会是怎样结束的,她喝了很多酒,看到苏墨谈笑风生,靠在他怀里的宋辰笑靥如花。  
苏墨哥哥,她是你的独一,而你却是我的无二。  
兜兜转转,少时的相濡以沫,如今的相忘于江湖。  
(三)  
他说爱你的时候是无心之过,别轻易感动。  
过了元旦,就进入了期末考试。图书馆,自习室,貌似全部人都忙了起来。往日喧嚣的校园此时冷冷清清。  
“我叫乔非,欠你99元的乔非。”  
原想俩人的交集不过那场偶遇。显然她低估了乔非的存在感。  
她去上自习,桌上会莫名出现一杯热奶茶,抬头对面是嘴角含笑的他。  
她去图书馆,踮起脚拿夸美纽斯的《大教学论》,一只修长的手不费劲的抽下。回身,仍是他。  
图书馆很安静,睡眠质量一向很差的一诺曾一度将图书馆作为补觉的最佳场所。  
冬日午后日光正当好,明亮的大玻璃窗下,浮尘小小的,碎碎的。一诺很不客气的打起了瞌睡。  
微笑爬上了坐在对面乔非的嘴角。  
感受到目光注视的灼热,一诺睁开了眼睛。  
粲然的光芒中,逐渐清晰了面孔,阳光越过窗棂抚摸他笔直的肩线,挂在嘴角的那一抹笑容堪比三月春风。一诺承认,在这样的时光里,对面是很美的风景。  
“等期末过后我们交往吧。”一诺发誓,这是她20年来说过的最不负责任的话。她只知道他叫乔非,他说他对她一见钟情。  
若你不肯放弃,终有一天,时间会告诉你,一念执着那么多余。她拿这样的理由来安慰自己苏墨的离开。  
之后的一个多星期,乔非仿若人间蒸发,再也没出现于一诺的视野。她怀疑那几天是不是一场梦。梦里有一个人叫乔非,他说,他欠她99元。  
最后一场考试结束的时候,天上飘起了雪,苏墨哥哥的胳膊会疼么,五岁时的那场事故,她害苏墨留下了这个毛病。  
“一诺,期末考试结束了,我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乔非的出现打断了一诺的沉思。  
“好。”简单的一个字,乔非的一颗心总算落了地。  
“乔非,临床医学。”  
“周一诺,汉语言文学。”  
“你认识大鸟?”一诺刚反应过来,大鸟好像也是临床医学专业的。  
“室友。”乔非也不隐瞒。  
“你处心积虑。”  
“你也可以理解为用心良苦。”  
后来,一诺知道,自己被大鸟卖了。  
大鸟的反驳是,一诺你应该知恩图报,苏墨回来那天是乔非把她背回学校的。“一诺,乔非很适合你,忘了苏墨,他当你是妹妹。”  
有些事一开始就是错的,可只有到最后才不得不承认。  
寒假总是不期然而至。就像无声飘落的雪花,装点了世界,泥泞了道路。  
接到乔非的电话时,一诺正在收拾行李,晚上的火车。  
乔非责怪她没事先通知,她说车票是十天前就订好了的,那时他们还没确定关系。  
“一诺,你都不问我回不回去,你知道我家是哪里的么?”乔非很受伤。  
因为没有放在心里,所以表现出来漠不关心。  
不知道他的身世,不知道为什么喜欢自己,抛开男朋友的身份,她对他一无所知。她也有过纳闷,明年就要毕业的他为何扯上她谈一场“黄昏恋”。  
“我送你。”话筒那边传来瓮瓮的声音。乔非有时真佩服自己在一诺身上的好脾气。  
不等一诺答话,电话就挂掉了。一诺,如果我用你待我的方式来待你,恐怕你早就离开了。  
(四)  
那些刻在椅子背后的爱情,像水泥上的花朵,开出寂寞的森林。  
“乔非,你的信。”这是本周大鸟第三次作为信鸽了。“你小子真是命好,春天里开不败的桃花,秋天里收不完的菠菜,这么多的妹子主动投怀送抱。”大鸟很是不平。  
家世好,学习好,能力强,这些他都忍了,偏偏又生得一副好皮相。说不嫉妒乔非那是鬼都不信。  
可这人从不恃宠而骄,对朋友又慷慨大方。大鸟这个信鸽当的也算是心甘情愿吧。  
接过信,乔非顺手丢进了抽屉。实验室里的事情都已经够忙了,哪有时间对付这些儿女私情。  
“被小妹妹看到那心不得碎一地啊。”大鸟啧啧的惋惜。  
乔非轻轻一笑,低头专心对付小白鼠。  
第一次见到一诺是九月,新生刚刚开学,她来找大鸟,从窗户望过去,一个精灵般的女孩正低着头用脚搓着地,时不时的撩一下吹散的头发。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后来,他从那眼神中读到了失落,望着她渐渐走远的背影,乔非的心里猛地一抽。  
旁敲侧击的,他从大鸟那知道她叫周一诺,一诺千金的一诺。她为了苏墨而来。  

名字控


每天早晨六点,湖畔传来法语的朗读声。他在对岸,依稀可辨。一来二往,竟成了习惯。  
有时会捡到不小心落下的笔记,那隽秀的字体让他赞叹不已。有时会看到她对着湖面里盛开的睡莲发呆,那落寞的表情让他想拥她入怀。他陪伴了她一年多的光阴,她浑然不知。  
她不知道大鸟从哪里捡到她丢失的笔记,她纳闷大鸟知道她感冒发烧。更诧异一个医学院的学生竟然知道王蒙先生要来学校举行讲座。  
思念不需结果,它只是证明在心里有个人存在。  
乔非知道,没有承诺,左不过一路走一路被辜负。一诺心里有苏墨,他的好友,惺惺相惜的情敌。  
“我喜欢一诺,想与你公平竞争。”乔非忍不住向苏墨摊了牌。  
“乔非,我不是你的情敌,你的情敌是一诺的心。”对于乔非,苏墨是没有隐瞒的,而且乔非这个人,他信得过。  
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  
(五)  
对于一诺认为的日久生情,乔非给它定义为权衡利弊。  
情人节对一诺是没有概念的,走在路上,会时不时看到斗嘴的情侣。  
大屏幕上放着蒂凡尼年度最新广告,她被那款项链刺痛了双眼,当日宋辰戴的就是这一款。苏墨哥哥,你应该很爱她吧,听大鸟说,宋辰工作室的名字就叫“墨守辰归”。“妹妹”这个称呼让一诺连吃醋的资格都没有。  
那,祝你幸福。  
生活中总是有很多意外,譬如,从天而降的乔非。  
“节日快乐,一诺。”跟乔非一起降落的还有那一束眨眼的玫瑰。  
虽然最中意的是雏菊,但第一次收到花的喜悦如何也掩饰不了,乔非瞬间觉得自己的疯狂是值得的。  
“你怎么来了,怎么知道我在这?”  
“我在你身上安装了全球定位系统,你不该拥抱我一下吗,我可是下了飞机就直奔你来了。”冬天还没有过完,衣衫单薄的乔非额头竟有微汗。  
“怎么穿这样少。”不可否认,他感动了一诺。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关心我么?哈哈,谁知道你们这还这么冷,我们家早都春装上市了。”说完还很配合的打了个喷嚏。  
“你家哪的?”  
“一诺,你果然没心没肺。”乔非一脸的哭笑不得,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彻底的忽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