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我曾站在这凝望你

时间:2016-07-14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黑夜蒲公英  阅读:

  一

  十年了,我时常一个人走在空旷的路上时便会想起你,脑海的另一个自己不停地反问自己值不值得,不停追问那没有结果的答案。实际上,对你的爱,还是一直低微至尘埃。

  在出国之前,我回到了你我相遇的那所城,那所我们一同生活了三年的学校。听着琵琶语,走过你曾走过的街道,去了我们曾一起走过的路,我想只有这样才能捕获你曾在这里所遗留的气息。

  这是现在的我所能做的,也是我还能唯一能这样做的事情,以此来证明我们有过怎么样的关系,又或者证明曾经的我到底有多爱你。在我的眼里,你记不记得我都无所谓了,之所以站在这里,只是为了让自己感受到曾如此卑微站在这凝望过一个人。

  落日的余晖下,看着阳光把我的影子拉长,在落寞中捡回过往的曾经。或许,离开这所城后,我轻微的气息也将如同你的消失我眼前般,就此消散,而我是否也真的能做到不再爱你了。

  二

名字控

  时间过得真快,在下个月底举办一场同学聚会,我本来想着我要以怎么样的姿态再次出现在你的面前,成熟?文雅?温柔娴淑……还是亦如曾经这般不曾改变?对不起,亲爱的,我决定放弃了这个念头,就像多年前你所说的感觉我总在逃避某些东西一样的逃避。是的,我只是在逃避对你的情感,你不曾知道,如此这般,那又如何?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你再次听到我的名字,隐约间会想起我,想起有那么一个女生的存在,只是想不起长什么模样。又或者你什么都已经想不起了,不过没关系,只要能从其他同学的口中听到我的名字,对我来说就已足够。我承认,我的确有点固执得可笑。

  如今回想,与你见面在什么时候,我也忘了,没想到我连这么重要的事情我也会忘记。虽然我们是在同一个班级,但知道你的名字也是一个月后,有点奇怪,明明在一个班级却并不知道同班同学的名字。或许是因为我的生性古怪,与我无关的事情从来都懒得去理,更何况是一位不曾有交集的人。

  还记得那天,阳光懒散,一个人闲来无聊便坐在靠近篮球场的那棵树下。随意翻阅随身携带的书籍,就这样,毫无防备,一个篮球刚好滚到了我的脚边。只是突然的抬头,与你的目光相触,短短的一瞬间,我却感觉时间似乎定格了一样。眼睛掠过你的身上,瞬间被你的眼眸吸引,心里瞬间起了涟漪。意识到了自己的唐突,像是做了坏事的小孩般低下了头。你似乎并不在意,定是因为有很多女生这样看着骄纵惯坏的你。我以为你会把球捡起来后直接走远,没想到你会开口问了我一句:“同学,我们好像是一个班的吧,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我叫谢子川。”

  “许静。”我冷冷回答。

  “嗯,人和名字一样。”你调皮般的对我说这句话,有点戏谑。

  “嗯。是吗,谢谢!”这是我一贯的作风,外冷内热。语气中透露出懒得理睬的高傲。

  我的不冷不热似乎让场面有点尴尬,毕竟我是不太爱言语的女生,能不说话时就尽量不说话。你有点难为情的低下了头,然后玩弄手心了篮球。我想,你定是第一次遇见像我这般无趣的女生吧,还是应该说你比较腼腆?可能是我的自作多情的幻想吧。就这样顿了几秒,还好你的队友叫了你一下,打破了这沉默的尴尬。

  你转身走的那一瞬间,回转过头一脸诚恳的和我说了句:“许静,认识你真高兴。”

  这是第一次有人和我说想要认识我,有点吃惊,脸上瞬间布满了红晕。看着残余的阳光洒落在你的身上,把你的背影拉得欣长,我竟有一种戏剧性的错觉,毫无预兆,彻底沉沦。“谢子川……谢子川……”我心里一直默念你的名字,生怕一不小心就轻易忘记。这是我们的第一次算是意义上的相识,没有过多的话语,仅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

  我想,要是当时你的球没有滚落在我脚边,或者你没有和我说认识我是件高兴的事,那我就不会知道你的存在,也不会记住你的名字,可惜,没有太多的如果。我更愿意去相信是一种缘分。

  三

  日子波澜不惊,没有太多的忧伤与悲哀,毕竟生活不是小说或电视剧,哪来那么多偶像剧的剧情。偶尔与你在班级上见面,你都会“嗨!”一声朝我微笑。我会故意把脸转向一边当没看到,其实还是忍不住背地里偷笑。

  在大学,有一种特别无聊的课程叫:“马克思主义哲学”,这课程的专门提供给学生聊天,睡觉,旷课的课程。我靠在临窗的位置,从窗外看下去,看着人来人往的校园,然而,在偌大的校园里,我始终的孤独的一个人。我抬头看着天空,正处于无尽的遐想时,你坐到了我的身边,吓我一跳。

  你凑近我的身旁低声和我说:“许静同学,在盯着天空发什么呆呢,每次都这样,和你打招呼干嘛总不理我。小脑袋瓜子在想什么呢?”回转过脸,便看到你温润的笑脸,干净又美好。感觉你的语气中透露点暧昧。

  “没想什么,就是静静的发呆。”我盯着你眼睛回答。

名字控

  “哦。”

  和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有点相似,至少是同样的尴尬,这样的场景维持的几秒,你再次的开口打破了可怕的寂静,你说:“真想不明白你脑袋里想的事什么,我们来聊聊吧,上这课快闷死了。”

  “聊什么?”

  “嗯……要不我们逃课吧?”

  我犹豫了一下,在思考要不要和你一起逃课,毕竟这么多年来,虽然我成绩不好,但至少从来没有逃过课。

  我都还没来得及反应,你就拉着我的走偷偷溜出了偌大的教室。这是我第一次成为别人口中的坏学生,也是第一次牵着男生的手,是不是所有男生的手都会像你手般的温暖,有着说不出踏实安全的感觉。

  随你穿过大街小巷,你走得太快,我拼命似的跟上的你脚步。或许是因为我走得太慢了,你再次回转过头伸手握着我冰冷的手。那一刻,你的手握住了我整个荒凉的青春。你感觉到了我的不安,慰藉似的说:“许静同学,你该不会是第一次逃课吧?”

  “嗯,还真的是第一次,你打破了我乖乖女的形象了。”我叹了口气回答。

  “听说,在读书的时候没有逃过课的青春是不完整,你应该感谢我。”你调皮的冲我说了这话。

  “呵呵,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跟你跑出来,真傻,我能说我后悔了吗?”语气中表明了我的无奈。

  “不能,可能是因为我比较重要。”你一脸认真。

  我自然的“切”一声,不在意的笑了笑,努力的把你说的这句话当成一句玩笑,心里却犹如惊慌的小鹿东奔西窜。

  这是我们第二次真正有意义的交集,是不是在疑问我们在那天下午有什么样的故事发生,很遗憾并没有。我们不过是在街上随意乱逛,静静的度过一个闷热的下午。只是从那一刻开始,我们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普通朋友,而那天的场景在我未来的脑海中占据了重要的部分。

  四

  从那次逃课后,我们间的关系并没有像小说的情节般从此一日千里,又或者你会喜欢上我,然后我们就像校园里的小情侣般在一起。我们不过是再次回到了原来的生活轨迹,我不知道在你生活中充当什么样的角色,我们貌似熟悉,却是不曾靠近的陌路。

  你我两次的交集,对你来说是并没有太多的意义,我不过是班上的同学一个普通的朋友,但对我来说,却是在心底长出了一朵花蕾,含苞待放。我想我定是爱上你了,毫无迟疑。但我不会告诉你,而我不过是无数个暗恋你的女生中的其中一个,就算说出来,也只会显得有点唐突。

  不过从那天开始,我就偷偷关注你的一切,对你的生活想要打听并不难,我们在同一个班级,而且你还是学校里的篮球校队队长,每次在打篮球的时候身边都会有一群女生围在篮球场上为你惊叫。所以你关于你的一切都显得轻而易举,但你对我的生活却一无所知。

  我也曾去球场上看过你打球,那是学校的一场联谊赛,在球场上的你真的不一样,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微微上扬,高挺的鼻梁,加上深邃的眸子,显得有点傲岸不逊,和往日见你的感觉完全不同。球场上像是你一个人的舞台,只见你轻易的把球旋转在身边,接着右手单独抛去球,篮球在半空中划出了优美的弧线,“砰”一声,完美入篮。每次完美的投篮都能引来无数的尖叫,或许,这才是真正的你吧。比赛的结果很明显的胜利,看着你被一群女生围着,而我只是远远的站着,不曾靠近。

  因为那场比赛,你显得更加出名了,偶尔我走在校道时也会无意间听到女生们对你八卦的议论。就连同宿舍的女生也会在宿舍里讨论你的事情,只是我从不参与,每次都假装不在乎的看书,然后竖起耳朵来听关于你的一切。

  再见面,也是在一周后,这并不奇怪,大学的生活又不是整天都有课程,也不是所有的学生都会像我这般只要有课都会来上。那天,在校园的小店里门口看到你牵着一个女孩的手,是你先看到我的,你笑着朝我挥了挥手,一脸幸福。只是我的目光没有定落在你的身上,而是你身边可爱的女生,皮肤白净,就像是瓷娃娃般,大大的眼眸,水灵灵的感觉,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女生。我认识她,外语系的系花林苏夏,也听舍友说过你们的事,我起初以为只是一般的言论,没想到却是真的。

  凝望着你们走远的背影,真是般配。从那一刻,我开始注意了自己的不足,在乎了自己的其貌不扬。我希望有一天站在你左边位置的人会是我,我也渴望能有那么一天变成你身边的林苏夏般美好的女生。

  五

  有些人,一眼便是一万年,有些爱,是否注定只能掩于岁月,止于唇间。如果我没有爱上你,有或者我不自卑,然后站在你面前大声的和你说,谢子川,我许静已经爱上你了,怎么办?往后的你我的故事是否会更美好。

  但从那次开始,我经常能看到你和林苏夏走在校园的各处角落,她也经常会出现在我们的教室门口,轻声的叫着“子川,子川……”每次听到她的声音,你都会笑着走出去,然后温柔轻呢的用手抚摸她的长发……

  凝望着你走远的背影,心底泛起了一阵阵的疼痛。或许,这就是我们的之间的隔阂,你始终都不会爱上我,我们注定不会是同一路人,这是无法逆转的事实,始终的荒芜。

  我承认自己有点傻,我开始讨厌阳光,因为它会把我本黝黑的皮肤晒得更黑,从不接触化妆品的我,用了大半的生活费买了昂贵的胭脂,换下一成不变的牛仔裤和白T恤穿上了不曾碰触的裙子,放下高高绑起的马尾,做了当下最流行的烟花烫。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人儿,妩媚而陌生。

  我开始学插花,学舞蹈,学画画……只要是林苏夏会的事情,我都努力的去学,我知道这有点像东施效颦,但只要能让你能注意到我,无论我做什么都无所谓。

  对于我一夜间的改变,舍友都无法理解,更多的是在八卦我是否爱上了某个男生,我微笑不语。

  毕竟是在男多女少的理工学院,在路过男生宿舍时我开始听到了男生的口哨声,就连同你也注意到了我的改变。

  那天,我正抱着一大束向日葵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一个漂亮的女生手捧着一大束的花的确是引人注目的。我不再自卑,更像一个高傲的公主,很多人会猜想这些花定是喜欢的男生所送的花。然而,这并不是男生送的,而是我自己在花店里一株一株精挑细选的送给自己的礼物。也并非没有男生的追求,只是都被我一一拒绝了,因为我的心始终都只有你一个人,是的,只有你。

名字控

  远处的你迎面走来,站在我的面前,好像我们间好久没有像这样靠近的站在一起了吧,你一脸的疑惑看着我,问道:“许静,你喜欢的是向日葵?”

  “嗯,你喜欢么?要不要送你?”我抬头看着比我高一半截的我,我不喜欢这感觉,就像是向日葵抬头仰望着太阳。

  “还是算了,毕竟是其他男生送你的,我拿着也怪变扭的。有时间么,去走走,或者请你吃饭吧。”你一脸期待的等待我的回答。

  “好啊!”我故作一脸的无所谓,其实,我等你这话等了很久了,只是你不知道。

  坐在学校旁的那家日本的料理店,喝着奇怪的麦子茶,有点苦涩的感觉,我一点也不喜欢。

  在我对面的你好奇问道:“我怎么发现你变了,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每次看你都觉得你是个奇怪的女生,总喜欢抬头仰望天空,真的很奇怪唉。”

  我笑了笑,极力掩饰坐在你面前的紧张,假装固有的淡定,其实手心却一直在冒汗,思考了下回道:“哦,是吗,你不说我还真没有发现,嗯,突然我好像也发现自己变奇怪了,有点陌生了,不过你好奇的不更应该是我为什么会喜欢向日葵么?要不要告诉你关于向日葵的传说。”

  你耸了耸肩,一脸的无所谓。

  我低头抚摸了下放我身旁的向日葵,像是在回忆一个遥远的故事,其实我那一刻所想到的却是你我第一次相识的场景。轻呼了一口气,说:“那你听好咯,曾经有一位水泽仙女,一天,她在树林里遇见了正在狩猎的太阳神阿波罗,她只看了他一眼,然后就疯狂地爱上了他。可能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不过有点可惜,阿波罗连正眼也不瞧她一下就走了。那位仙女热切地盼望有一天阿波罗能对她说说话,但她从那次以后,再也没有见过他。于是她只能每天注视着天空,看着阿波罗驾着金碧辉煌的日车划过天空。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阿波罗的行程,直到他下山。每天每天,她就这样呆坐着,头发散乱,面容憔悴。一到日出,她便望向太阳。后来,众神怜悯她,把她变成一大朵金黄色的向日葵。永远向着太阳。所以向日葵的花语是沉默的爱。”说完,我偷偷关注你的表情。然而你却一如既往。

  “哦,原来是这样啊。”你似懂非懂得回答。

  你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瞬间的失落。

  “那你找到你的太阳了吗?”你随口问问,可能也只是为了配合我讲了那么久的故事。

  “嗯,找到了,只是太阳心里永远都没有我。”

  “说得和真的一样,差点就信了。那花明明就是喜欢的男生送的,想骗我没那么容易吧。”

  是的,我所说的都是真的,只是你永远都不会相信。沉默如我,凝望着坐在我面前的你。

  这是我们第二次靠得如此之近,像熟络的朋友在寒暄。尽管时间不是很长,但我们都存在。

  六

  我承认,一直以来我都是在欺骗我自己,幻想着一个又一个没有结果的故事,就向日葵般的执着,明知道不能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当还是一直仰望到憔悴,直到死亡也不愿意低头。

  可是那又能这样呢,我能做到不见你,但却做不到不去想你。这只会让自己更加痛苦而已,这我也知道。好朋友劝说,何必要这样折磨自己,我微笑不语。

  那天,傍晚,我一如既往的在操场上散着步,我看到了你们,你和她在看台上打闹,林苏夏从你的左边绕到你的背后,然后双手轻轻的环在你的腰间,把头靠在你的背上,轻声的在你耳畔不知道说了什么动听的情话。你轻笑转身把她拥入怀,宠溺般的用手勾了下她高挺的鼻尖,然后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如此温馨的画面,我居然转身泪流满面,半跑似的逃离,滚烫的泪水夺框而出。

  后来,我每天假装忙碌,假装没有时间理会一切,也不是没有关注你的事,毕竟是在同一个班级,只是我不想我好不容易得生活再次被打乱而已。在空闲的时候,我还是会喜欢坐在窗前或树荫下抬头仰望天空,仰望属于我一个人的悲伤

  偶尔你会走到我身边,我都会假装没看到。在班上不可避免的会组织一些活动,但我总可以找到理由不曾参与。

  七

  我依旧清晰记得,那是在2004年的夏天夜里,风簌簌的吹着,凌乱了我的头发,我独站在公交的站台,站台边上只有依稀的几个和我同样寂寞的人。听着林海的琵琶语,努力让自己平静,这首曲子是我在路过一家唱片店的时候意外听到的,回来后我在网上找了很久才找到这首曲,爱上它也并不是没有理由,感觉曲子像是在诉说着我的故事。或许是太过于沉醉,并没有知道你的到来。

  “好巧,你也在这里吗!”你一脸欣喜若狂,“是不是等了很久了?”

  我摘下耳塞,定了定神,脑海中不断在思考该怎么回答你的问题,明明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我却没有办法回答。因为我并不知道所谓的久与不久的时间大概有多长,就像我喜欢了你两年的时间,我觉得时间却不曾漫长一样,毕竟你一直出现在我的身边。

  突然想到了曾经看过的一个心理测试,便开口问站在我身旁的你。“谢子川,问你,如果你等了半小时的公交车,但车还是没有到来,你会选择一直等下去还是换别的方法到达目的地。”

  你不带任何思考很快的回答:“我不会傻到等那么久。”

  “哦。”

  “你该不会傻到一直等吧。”

  我刚想开口告诉你我的答案,车就来了。如今,多想告诉你,如果是我,我会一直等,等到累了,等到我彻底绝望,坚信车肯定不会再来为止,就像等你发现站在你身边的女生也一直喜欢你。不过到现在都已经十年过去了,你还是不知道,真傻。

  八

  深秋的夜,有点寒冷,风把道路两旁的树叶吹得簌簌响,满地都是飘零的落叶,脚踩在上面,便传来叶子破碎的声音,像是在诉说痛苦的一生。一个人从走在街道上,穿得有点单薄,忍不住用双手环肩,路上只有寥寥几人,显得无数的孤寂。

  远处,我看到了你,无论你在哪里,我总是可以第一眼就能发现你的存在。你坐在路旁的椅子上,穿着松松垮垮的衬衣,眼神在游离,看起来很无趣,和你往日的形象截然不同。静站在离你不远的地方,想走过去,犹豫了下还是没有勇气抬起脚。就这样站了好几分钟,你也没发现我的存在。

  你把手捂着头的那一刻,我还是忍不住走向了你。手握成了拳头,但还是故作轻松的走近你,一步,一步。

  “怎么了,好像心情不太好的样子。”我直接坐在你隔壁。

  你转头看了我一眼,定了定神,然后站了起来,说:“陪我去喝酒吧。”就像当初要我陪你逃课那样,完全不需理会我是否同意,又或者你知道我永远都不会拒绝你的请求。

  “嗯。”据我所知,你是一个不爱喝酒的人,但我还是义无反顾。

  在酒吧,你递了瓶啤酒给我,我二话没有说,就直接整瓶拿起来灌进喉咙。这是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静静陪你喝酒,很久都没有说话,直到你微醺般的说:“你知道吗,我失恋了,林苏夏要出国了,她决定前途放弃你们间的爱情。原来爱情他妈的就是这么不堪一击……”还没说完就趴在吧台上抽泣起来。

  在酒吧里,你一直喝酒,一直在胡言乱语,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如此颓废的你,与往日气质完全不符。可惜你的颓废并不是因为我,而是林苏夏。我想,这辈子,我都不可能会成为能让你怀念到哭泣的人吧。你不胜酒量,没喝几杯就整个人昏昏沉沉了,嘴里不断念叨着林苏夏的名字。

  我不禁感到痛心,然后靠近你耳边轻声问道:“谢子川,如果没有林苏夏的出现,又或者你们分手后,你会不会喜欢上我?”

  我知道你不会听到我的问题,也不会看到我泛着泪的眼,而我也并不想知道你的答案,因为这样的感情,注定是我一个的人卑微,如此痛苦的事情,由我一个人承受就够了,毕竟感情永远都是一个人的事,只能自我了断。

  回去的路上,我扶着不省人事的你,这是我第一次靠得你如此近,近到清晰的看到你长长的睫毛,近到低头便能亲吻到你。好不容易把你送回你住的地方,那天夜里,你醉到不省人事,一直在念叨着你深爱的女孩,说着你们的往事,像一个委屈的孩子。我不得不一直守在你身边,确定你已经完全睡着后才独自离开。是不是想知道在你喝醉后我们有没有发生什么事,这是我一个人是事,我没有打算告诉任何人。

  九

  一厢情愿的情感,到头来被感动的人只会是自己,但心里还是不停的告诉自己,从此再也不会遇见如此这般美好的少年。嗯,真傻。

  第二天,你找到了我,和我说为了感谢我昨晚的照顾,也没有把你失恋的事情说出去,决定请我看一场电影。

  那并非我所喜欢的电影,不过只要你在,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美好。然后我假装认真的看电影,偶尔还偷偷看你几眼,像是劣质的小偷在偷窥你的一切。看完电影回去的路上,刚好遇见一个小女孩在买玫瑰花,小女孩一脸期待的站在我们的面前,稚嫩的声音说着:“哥哥,你女朋友真漂亮,能买一枝花吗?”你定了定神,无奈的笑了笑,然后买了一支玫瑰花,随手递给了我,笑着说:“送你吧,反正我拿着也没用。”

  我接住这支第一次收到的花,一时没忍住就拥抱着你。你整个人楞了一下,但并没有把我推开。我想,定是我突如其来的热情吓到了你。我伏在你耳边轻轻说了句:“亲爱的谢先生,谢谢你,这是感谢的拥抱,别多想了,我有男朋友了。”离开你的怀抱后,你用着复杂的眼神看着我,我故作没事发生的说:“走吧,回去了,再不走我就进不了宿舍了。”

  在黑夜里,我们的影子始终都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你知道吗?那一刻,我真的觉得自己和你恋爱了,有着小情侣般的浪漫。

  那天晚上回到宿舍后,我把那支花插在了花瓶里,然后放了一颗维生素C,这样就可以保持很久,不过没过几天,花就凋谢了,我把它弄成了花干,一直保留至今。

  可是,那晚分别后,我们间再没有说过什么样的话语,见面也只是点头微笑,似乎一切都不曾发生,一如平常一般的生活。我们都心照不宣,时光太短,岁月太长,而我也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你心中第二个林苏夏。

  本以为,我会耗尽一世的目光来凝望着你,我渐渐的懂得,其实在那段时光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转身或许才会遇到更好的自己。所以,我在大学快结束的前一个月离开了厦门,离开那座有我三年青春印记的城市,也有着我深爱人。

  我们的生活恢复了平静,像是所有的一切都不曾发生,爱与不爱,那又能怎么样呢,好聚好散吧。

  2005年,听说徐静蕾导演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上映了,我独自一人去看看那场属于我一个人的电影。

  开篇的竟是那首我听了无数次的《琵琶语》。那是我看这么多的电影里唯一一部让我哭泣。里面有一句台词,直到现在我都还记得,“我毫无阅历,毫无准备,我一头栽进我的命运,就像跌进一个深渊。从那一秒钟起,我的心里只有一个人——是你”

  是的,我爱你,你并不知道,我也不会让你知道我对你的喜欢,如此不美好的自己连同我的爱,对你来说,只会让你的情感世界更显苍白。你也永远都不会知道你身边曾有个女生对你如此的深爱。

  我也没有打算要让你知道,就像这部电影中的女主角一样,因为这样的感情,由我一个人承受就足够了。

  十

  很多事发生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错了,也有很多人的遇见从一开始就是命中注定错误的开始,而遇见你那一刻,我毫无防备,一脸惊慌失措像一位劣质的小偷一样出现在你的面前。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你的出现不过是为了成全我仓促的青春里还没来得及完结的故事。

  所有的故事都有后来,后来,我和班上的很多同学都有联系,唯独没有联系过你。也听说林苏夏回来了,你去找过她,只是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再在一起。

  再后来,我在曾经的同桌的口中听到了你要结婚的消息,只是新娘不是林苏夏,听她说,那个女孩没有林苏夏好看,只是一张平凡的脸,不过听他们说,那女生抬头仰望天空的样子特别唯美。

  现在的我坐上飞往挪威的飞机。我想,那个地方会更适合我。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