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春梦

时间:2015-12-30    来源:原创 www.haiyawenxue.com    作者:河豚  阅读:

  春天,窗口阳光倾斜,暖融融的照在酣畅淋漓你的身上,那春日融融的美在恬淡着你的香,他如饮醉般的沉醉,时而飘忽,时而轻悬,就象那软绵绵的情思在他眼前荡漾,那袅袅飘忽的美,象融着你的体香,扯着那微妙轻泛的涟漪飞奔,就象你那美丽玫瑰花的香,在他爱的潜意识里飞奔。他的玉美人;他的酣畅淋漓的美;他的暖衾饮醉的美,真的如花般的沉醉,他象被慵在春水塘里,和你共宿鸳鸯的情,那样溶溶曳曳,起伏荡漾着两具光滑的美,你象花影照雪般的美丽,那如玉如肌的美,摇着他的眠香,进入你美丽的梦乡。他象醉落魂的飘荡,说是梦,还不是。说不是梦,还是那么的真切。他象被绑在春水塘里的一个美男人,还象被晾晒在楼顶上的一个余欢挣扎的男人,你临风晾晒着他的光华,你用你柔和的鬓丝撩拨着他的美,那软柔柔涤荡的美,在他那光滑的背脊上柔摸顺滑,你爱不释手的样子,是那么的陶醉。你象在翻转那种美,他象你手中软柔旋转的陀螺,在你美丽的意识里旋转。你的狂欢,你的尽兴,你兴奋得一下把他抛在半空,然后从楼上投掷而下,象撇下一个睡美人把他扔在楼下的青草丛里,你一下也接着飞奔下来,你想找到他,却不见了。你哭成了一个泪美人,悔恨自己太投入了,太莽撞了,爱得太痴情,爱得太痴狂,却放纵了自己的个性。

  你的放纵,再也找不回来了。他象会入地似的,就不见了。其不知,就在你抛下他落地的一瞬间,发生了奇怪的一件事。他一下没有被抛在地上,而是软绵绵的抛在一片软柔的草丛里,他的身子接着下沉,那些浮草又浮起来,乍一看,确实没有看到他,而看到的都是草丛。他接着降落,降落,不知降落到何时,他才从朦胧间醒来,他一看自己在往下落,在往下一看那是万丈深渊,他害怕了,他想抓住什么东西,却什么也没有,那降落的速度,就无法比喻。他确定自己必死无疑,不知降落到何时,也不敢睁开眼睛看,就觉得什么东西荡了一下身子,他再次睁开眼睛,面前出现了一帘黑纱布,从悬崖顶泼泻而下,正涤荡着他的身体,他一下一用力,一下抓住了那块布,他就象猴爬树似的往上爬,也不知什么时候从悬崖的四周出现许多美丽的女裸体人,都打着光亮的灯光,向他投来,都在观看这美丽的场面。她们都不约而同的投去羡慕的目光。她们都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美丽的胴体,在黑纱布的衬托下,是那么的美丽和动人。他象爬到一段时间,已经是力不从心了,再也爬不动了。

  她们都一口同声地说:“你们看他爬不动了,真的好美,太可爱了。”

  还有的说:“要不给他救上来吧?掉下去太可惜!”

  他这时已经要抓不住了,眼看要掉下去,突然,在他的面前,一下飘下来一个花蓝,另一端用藤条拉扯,从崖旁飘来,落在我的面前,他还没有回过神,就要掉下的一瞬,一下就把他接住了,他象被俘一样,被拉了过去。

名字控

  这时,他一下被拉到那些女人的面前,一下就把他从花蓝里捉到,把他四仰八叉摁住,就象欣赏一个美丽的艺术品一样欣赏着,她们几乎都象疯了一样,蜂拥的围上来,看着这美丽的男人体。

  有的禁不住的叫了起来,“真的好美,太光滑了,太白嫩了,我们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美的男人,太有诱惑的美了。”

  有的在一旁馋得直吧嗒着嘴,爱惜着说:“我要是得到他该多好哇?”。

  这时,突然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走过来,赤身裸体的款动着她的身子,来到他的身旁,俯下身子摸了摸他的肌肤,然后又看了看他的一切,把脸一背,一摆手,傲慢地说道:“给我抬进去,杀了。”

  这下,在场的女人们都叫道:“主子,别杀他,他多么漂亮啊?你看他长得多么俊,特别他的皮肤,多么白,以及他多有阳刚之气,杀了可惜。”

  他在一旁一听,一下就吓得昏死过去。不知什么时候起,他又被弄醒,这时他被那个美丽的女人抱着,她象一个爱惜珍贵宝物一样的摸抚着他,爱恋着他,他无法躲闪,因为他的身子无法动弹,就象被她制住似的,他那个东西也已经被她控制,直到为她付出了她想要的真情。她象咀嚼似的,在吞咽。然后又象轻舔似的,趴在他性感的区域里轻舔,她尝到了他男人给她的滋味,她得到了满足。此时的他,还象是看到了你一样,在痴爱着他,抱着他,恨不得把他吃了。

  这时,她又把他让给了那些女人,她们都蜂拥而至,都想得到他。

  而那个漂亮的女人发话说:“没有我的允许,你们不得去摸那个我喜欢的东西,看可以,但摸一下他的身子也行,让你们都沾一点喜气,美气。

  就在她们还意犹未尽时,那个漂亮的女人,一下命令道:“给我送入洞中,我要把他吃了。”

  她这么顺嘴一说,在一旁一个小女子抿了一下嘴说:“太可惜了,他长得可真美。”那个漂亮的女人一听,就回过头来问道:“怎么你喜欢他?”她这么一问,就把那个小女子吓得不敢再说了,哆哆嗦嗦的站在她的身旁不敢知声了。

  她又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个吓得不成胆的女子,就又说道:“你喜欢他,我就不吃了他,先给你看看好了。”

  那个小女子一听她这么一说,就来了精神,一下站得笔直,给她打了个立正,说道:“谢谢美主子了,你真好。”

  他这时一下被放在那个小女子身边,她痴情的看着,爱惜的摸着他的肌肤,在一旁的女子都馋得掉下了哈喇子,谁也不敢上前抚摸,只有那个小女子例外。

  那个小女子摸完了他的全身,但她不敢去摸那个最敏感的东西,因为那属于那个最漂亮女人的,她只有看得份,没有摸的份。

  在那个小女子摸完他的全身后,那个漂亮的女人吩咐道:“给我抬进去,我一点点给他吃了,他的一切属于我。”

名字控

  此时漂亮的女人就象你,在他的眼前晃动。

  他这么一听,就又再次吓昏死过去。因为他说不出来话,就象一具任人宰割爱的躯体,在等待着宰割。

  说来也怪,不知何时他醒来,原来自己还睡在自己的房中,而那春暖花开的房间没有了,也没有什么春日的阳光、悬崖、藤条以及那些裸体女人,而是一种美丽可怕的梦境。他也许是想你太累了,也许你的美,叫他想入非非。真的要是那样,太可怕了。现实怎么能那样呢?他又摸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是自己还在,没有死。以后再也不敢这样想了。可是自己又怎能控制得了,一个男人想女人真是想疯了,才做出那样的梦。

  现实有时真的叫人匪夷所思。有时一个男人想喜欢的女人都想疯了,而那个女人还是无动于衷,甚至做出出格的举动。女人想喜欢的男人也只不过如此,只是表示出一种害羞造作的姿态,而是她们的内心深处比男人还强烈。梦有时就是真的,男人的美丽和魅力征服了女人的一切,而女人也是如此。爱你在梦境中,爱你在相思里,死了都要爱,这真是真的吗?

  梦在你的心中,梦在你的梦境里,这就是春梦。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